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2067章 汪五娘(1)

第2067章 汪五娘(1)

    小瑜在符府住了十来天心情也平复了,准备回公主府时晏哥儿不愿意了,说要长长久久住在符家。

    符家有许多新鲜好玩的东西,晏哥儿有些乐不思蜀了。

    清舒笑着说道:“孩子喜欢就多住一段时间,等景烯回来你们再搬回公主府也不迟。”

    “祖母一个人住诺大的府邸也冷清,我还是要回去的。”

    清舒没有再劝了。

    晏哥儿不回,说道:“娘,你就让我在清姨家再住一段时间吧!娘,我不想回去。”

    小瑜让莫琪将她塞进马车内带回了公主府。

    大长公主看到她时很欣慰地点了下头说道:“气色不错,让你去符家住几天是对的。”

    小瑜靠着大长公主,轻声说道:“其实她并没怎么劝我,就与我说了一些她见过的一些人的事。”

    清舒将自己见过的那些生活艰难困苦却顽强反抗的女子与小瑜说。听多了小瑜就觉得自己很幸福,受了委屈有家人的袒护闺蜜的安慰。这么一想,关振起背弃誓言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事。

    大长公主听完以后沉默了下说道:“清舒也没说错,相比那些女子你已经很幸福了。”

    自小锦衣玉食没受过一丁点委屈,唯一不顺的就是姻缘,可有她护着关家的人也不敢过分,最多就行一些下作伎俩。小瑜的痛苦主要来源于她自己看不开。

    小瑜点了下头。

    大长公主看向她说道:“既你想通了那等关振起写信来说他要纳了殷氏,你直接写下和离书送去关家就是。”

    小瑜沉默了下说道:“爹娘可能不会同意。”

    “你爹自小就疼你,知道你受了这么大委屈肯定会同意你和离。至于你娘那糊涂蛋暂时别跟她说,等和离完了再告诉她。”

    其实封夫人也不是糊涂,她就觉得有了孩子就该好好过。和离的话,对孩子不好。

    小瑜苦着脸说道:“祖母,到时候娘还不得念叨死啊!”

    大长公主摇头说道:“木已成舟她念叨也没用。可你要跟她商量以她的性子肯定会拦着的。”

    若小瑜是性子坚韧国公夫人拦也无所谓,可她很容易受别人影响。封夫人要日夜劝小瑜十有八九又会动摇,所以还不若瞒着她。

    小瑜虽然害怕她娘的念叨,但也不想让大长公主给她担这事:“祖母,我到时候会跟娘说的。她能理解最好,不能理解也没办法。”

    大长公主觉得她的性子真变了许多,若换成以前肯定又踌躇不前了:“你膝下有三个儿子,和离了也有儿子养老。你娘知道最多就念叨你一段时间,不会逼你再与关振起和好的。”

    “祖母,您这么大年岁还为自己操劳孙女真是不孝。”

    大长公主笑着说道:“以后别再让我操劳就行。”

    “不会的。”

    休沐这日清舒带了窈窈去了青山女学,半年没来了再一次踏进学院内倍感亲切。

    很快,玉霞就跟费嬷嬷过来了。两人将女学这半年内发生的大小事都与她说了,说得很详细。也是因为有她们两人在,所以清舒对女学内的情况了如指掌。

    费嬷嬷是管着女学内的杂事,汇报完工作后与清舒说了一件事:“夫人,前几日我们招了几个女工,其中一个姓汪的女工我觉得不大对。”

    “怎么不对了?”

    费嬷嬷说道:“她说自己是农家妇,可我看她的言行举止不像村妇倒像个官家夫人。”

    清舒知道费嬷嬷的眼神很厉害,既这般说那肯定不会错了。

    “你问了她没有?”

    费嬷嬷点头说道:“问了,她不承认咬死了说自己是农家妇,我本想辞退她但路先生不同意。”

    “为何不同意?”

    费嬷嬷说道:“她说汪五娘不是坏人,没说实话肯定是有难言的苦衷,还说若汪五娘做了不利书院的事后果她一力承担。

    “你说她叫汪五娘?”

    符景烯在信里就与她说了,给元荷花新办的户籍名字就叫汪五娘。想到这里,清舒说道:“去将她叫过来,让我见见。”

    费嬷嬷不赞同,说道:“夫人,这人来历不明还是不要见了,万一她包藏祸心怎么办?”

    其实清舒今日不来女学,她也准备这两日去一趟符府与她说这件事,放这么一个不明底细的人在女学她睡觉都不安心。

    红姑说道:“只要不让她近身,有我们在她伤不到夫人的。”

    费嬷嬷无法,只得让人去将汪五娘叫了来。

    很快汪五娘就过来了。就见她穿着一身很显老气的黛青色衣裳,一头青丝梳着了圆髻,耳朵上戴着一对银耳坠。

    见到清舒,她跪下来说道:“民妇见过夫人。”

    听到这称呼,清舒就知道她是不准备让别人知道她的身份了。清舒朝着费嬷嬷与玉霞几个人说道:“你们先都下去吧!”

    玉霞有些犹豫,反倒是费嬷嬷很是利落地拉着她出去了。

    出了院子,玉霞奇怪地问道:“嬷嬷,你怎么不劝下夫人就拉着我出来了呢?”

    费嬷嬷说道:“夫人与她认识。”

    刚才清舒神色淡然没半点异样,但红姑却是一脸的惊讶。看她那模样费嬷嬷知道清舒是认识这个汪五娘的。

    玉霞非常的惊讶。

    屋子就剩下三个人,清舒与她说道:“别站着了,坐下说话。”

    荷花倒也没矫情,点头坐下了:“夫人,谢谢你刚才没有拆穿我。”

    清舒笑了下道:“我还以为你来京城会来找我呢!”

    荷花猛地抬头,一脸震惊地问道:“夫人,你怎么知道我来京的?”

    清舒也没瞒着她,说道:“我与我家老爷说若是你碰到什么难处让他搭把手。那户籍与路引都是他给你办的,船票也是他给的,所以我就猜测你应该会来京城。”

    荷花跪在地上,给清舒磕起了头:“谢谢夫人,谢谢夫人。”

    红姑上前将她扶起。

    清舒有些奇怪地问道:“你怎么进了女学呢?”

    荷花擦了眼泪说道:“我到京城后无意之中听到女学在招人。我正好也没地方可去,想着来这儿做工也不错。”

    说完,她苦笑道:“只是没想到费嬷嬷那么厉害,没两天她就怀疑我的身份想将我辞退。我挺喜欢这里的不想走,所以就去求了路先生。”

    清舒笑着说道:“嬷嬷是大长公主身边的人,目光如炬。你是官家夫人,言行举止与农妇天差地别她自然怀疑了。”

    元荷花在这事后也知道了问题所在,正努力改变的言行举止。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