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1856章 理念不同

第1856章 理念不同

    有道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不知道是谁放了风声出来,说符景烯养了个女子在总兵府。

    清舒下差回家陪两个孩子说话,芭蕉进来走到她旁边轻声说青鸾过来了。

    看着她挺着那么大个肚子,清舒赶紧走上前扶着她说道:“身子不方便就不要过来,有什么事让彩蝶走一趟就好。”

    “这事比较急,让彩蝶来我不放心。”

    清舒有些纳闷了,问道:“什么事这般急切的?”

    见福哥儿跟窈窈都望向自己,青鸾说道:“姐,咱们去别处说吧!”

    这事让孩子听到不好,特别是福哥儿早熟知道怕会担心。

    清舒朝着福哥儿说道:“你陪着妹妹玩,娘很快就回来。”

    两人到了主卧,青鸾拉着清舒一脸焦虑地说道:“姐,不好了,姐夫在福州纳了个小的。”

    清舒先是愣了下,转而失笑道:“别人无聊传这种谣言也就算了,你怎么也傻乎乎地信了。”

    冷了青鸾一年以后,姐妹两人的关系也渐渐地开始缓和了起来。

    青鸾原本是不信的,但这事传得有鼻子有眼的她也开始摇摆起来了:“姐,这不是谣言,是真的。”

    “那女的今年十六岁,长得跟花骨朵似的。她父亲是远沣商行的二当家,姐夫在去他们家喝酒时相中的,然后就接进府里。”

    清舒听完后好笑道:“远沣商行的二当家阮平有两子一女,女儿最小今年才九岁。”

    青鸾咦了一声道:“姐,你怎么知道这个阮平的底细?”

    她不仅知道这二当家的底细,远沣商行几位负责人的底细她都知道。

    清舒笑了下说道:“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你只需这些都是谣言。你姐夫一心扑在军务上,没时间跟精力找女人。”

    青鸾犹豫了下还是说道:“姐,总要查过才能确定。这要万一是真的咱们都被蒙在鼓里,到时候你可要吃大亏了。”

    清舒摇头道:“没必要,我相信他。”

    “姐……”

    清舒看向他说道:“我曾经与他说过,若是他敢纳小的我就不跟他过的,所以他不敢做对不起我的事。”

    青鸾懵了,半响后说道:“姐,你这、这话也说得太满了。”

    “我可不仅仅说说,她若真敢纳小我就带着孩子跟他和离。”清舒轻笑道:“我可不想将时间与精力花费在争宠这些无聊又没意义的事上。”

    青鸾觉得她太极端了,说道:“姐,姐夫现在功成名就,你要因为这么点事就跟她和离只会便宜的是那些小贱人。”

    “这点事?”

    青鸾真觉得纳个妾不算什么大事。毕竟周边的人家,纳妾是很寻常的事,不纳妾反倒有些鹤立鸡群。

    清舒摇头说道:“别人我管部这。但我忍不了这口恶心,然后夫妻同床异梦地过日子?这样的日子太没意思了。”

    青鸾找不到反驳的话,半响后说道:“姐,我说万一,你真就甘心将符夫人这个位置让给其他人吗?”

    清舒笑了下说道:“相对符夫人这个称呼,在外我更喜欢别人称呼我林大人。”

    青鸾还是无法理解:“你与姐夫那么恩爱,你真就舍得吗?”

    “舍不得也要舍,不然我一辈子都会过得不痛快。”

    青鸾又道:“那福哥儿跟窈窈,你总得为孩子着想吧?你跟姐夫分开,最后受罪的还是两个孩子。”

    清舒笑了起来,说道:“我相信你姐夫。不过真有那么一天,我相信福哥儿跟窈窈也不会怪我。”

    见说服不了清舒,青鸾愁得不行。

    清舒提醒道:“这事若是真的,舅舅跟姨婆肯定会写信告诉我的。所以啊,你的担心完全是杜宇。”

    青鸾想想也觉得是,遂转移了话题:“姐,上次收到外婆的信,她在信中说很想姨婆。你说,咱们要不要安排她们见上一面。”

    “外婆以后住在平洲,等姨婆回常州两人就能见到的。”

    青鸾咦了一声后问道:“外婆不是说要长住太丰县吗?谁说服她改变主意了?”

    清舒笑着说道:“舅母与我说太丰县没有好的先生,准备带着两个孩子住在平洲。外婆以后想日日见到两个孩子,只能住在平洲了。“

    青鸾惊讶道:“舅母准备回平洲了?”

    “嗯,船都已经包了了,五日后出发。”

    “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告诉我?”

    清舒看了她一眼,笑着说道:“消息是下午送来的,我相信舅母肯定也着人送了消息去你那。”

    青鸾是直接从青苔女学过来的,她说道:“姐,你看舅母都知道夫妻不能分开太久,你跟姐夫总这样也不是个事啊!”

    哪怕这次是个误会,分开太久保不准就出事。不管是从感情还是从利益,她都不希望因为这种事导致两人分开。

    “放心,你姐夫最晚明年年底就会回京。”

    青鸾又惊又喜,问道:“姐,皇后娘娘跟你透了话?”

    清舒笑着说道:“没有,明年年底是皇上给他的期限。而且这个家也不能少了他,福儿跟窈窈也需要他的陪伴。”

    青鸾说了与祁老夫人一样的话:“姐,福州那儿现在也太平了,你可以想办法调过去啊!”

    清舒摇头道:“福州那儿的教学水准可比不上京城,为两个孩子将来着想也不能去福州。”

    当然,就算她想去易安也不会放人,所以她压根没想过这个事。

    都是当娘的人,她的顾虑青鸾也可以理解:“姐夫现在在福州干得那么好,回来是不是有些可惜了?”

    “那也没办法。”

    其实她觉得没啥可惜的。符景烯又不会打仗,之前的三次胜仗都不是他指挥的。

    眼见着天色越来越暗,青鸾也没多停留:“姐,我回去了,等我休沐的时候带了初初过来。”

    “好。”

    自傅苒回了福州以后青鸾每逢休沐,就会带着初初过来,晚上也留宿。刚开始福哥儿很排斥,清舒跟他认真谈了一次后就摒除了偏见,现在与初初相处得很融洽。

    晚上的时候,青鸾与谭经业说了这事:“唉,我现在只希望这次的事是个误会,不然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谭经业也没想到清舒竟这般决然,不过他笑着说道:“你放心,姐夫那般爱重大姐不会纳小的。这次的事肯定是别有用心的人散播的谣言,你以后也别听风就是雨。”

    青鸾说道:“我这不是担心嘛!”

    “有什么好担心的。我可听说姐夫连酒宴都不参加一心在军务上,你说他哪有时间红袖添香。”

    青鸾点点头,没再继续说这事了。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