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1079章 福哥儿(2)

第1079章 福哥儿(2)

    封小瑜是真的被临安侯世子给恶心到了,哪怕你纳个勾栏里的清倌人也比纳这么个东西强啊!

    清舒问道:“那你大嫂呢?”

    封小瑜说道:“那女子进门当日,我大嫂没吵没闹,只是没喝那女子敬的茶还将她安置在最偏远的院子。然后发了话,不许她去请安。”

    “也是大嫂脾气好。若是关振起敢做出这样事来,我挠花他的脸让他没脸出门。”

    清舒笑着说道:“放心吧,关振起曾经说过这辈子都不会纳妾的。”

    在临安侯府这样的环境下关振起竟然态度坚决地说不会纳妾,也是独秀一枝了。

    封小瑜嘴角扬起。

    “啊……”

    两人正说着话,福哥儿突然哭了起来。

    封小瑜听到他的哭声笑着道:“这哭声怎么这般秀气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小姑娘。”

    清舒摸了下襁褓发现是干的就将他抱起喂奶。一边喂奶,一边笑着说道:“他爹知道是个儿子时,还质疑孩子被掉包了。常嬷嬷当时的神情,我到现在还记得。”

    封小瑜哈哈大笑,说道:“符景烯也是个人才,常嬷嬷换你们家孩子干什么?而且还是将女儿换成儿子,难道觊觎你家万贯家财。”

    清舒也笑了起来:“我家的万贯家财,跟你们家比起来九牛一毛。”

    福哥儿吃了一刻钟的奶以后,又继续睡了,半点不吵闹。

    封小瑜这才认真打量他,点了下他的鼻子说道:“福哥儿的鼻子跟嘴巴都像符景烯,若是眉眼再像你,那长大绝对是个美男子。”

    对孩子的长相,清舒是一点都不担心:“我家没长得丑的人,不管像谁模样都不会差的。”

    林承钰跟顾娴样貌是一等一的,安安除了有点黑五官并不差,而男孩子黑点也无妨。

    封小瑜笑着将福哥儿抱起来,亲了下他的额头道:“当初你怀孕时所有人都说你怀的是个女儿,结果呢生了个儿子。可见女美娘儿丑娘的这些话都是哄人的。”

    清舒摇头说道:“能流传下来,表明这些话还是有一定的道理。只是凡事都有例外,像我这种体质特殊的就违背了这种常理。”

    封小瑜说道:“我是想要在生个女儿,不过老二还是个儿子我也不生了,太痛了。这事我跟振起商量了,他也同意了。”

    清舒点点头道:“孩子不在多在精,培养好了一个抵得过别人家十个了,若都没用生再多都枉然。

    封小瑜嘿嘿说道:“对,所以我们要好好培养晨哥儿。清舒啊,你打算生几个啊?你可要多生两个,我还想跟你结儿女亲家。”

    清舒对这个没计划:“我顺其自然,不过景烯说最多生两个,我们两个都忙孩子多了没那么多精力与时间教导。”

    瞧着两人说了快有半个时辰,符景烯端了一碗鲫鱼汤进来说道:“清舒,常嬷嬷说这个下奶,你喝点吧!”

    这个鲫鱼的汤熬成奶白色,看起来颇有食欲。清舒没吃鱼肉,只是将汤都喝光了。

    符景烯说道:“大夫说刚生产完要好好休息,你躺下睡会吧!”

    封小瑜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嫌我耽搁了清舒休息就直说吧,不用这般拐着弯地赶我。”

    符景烯看着她,面无表情地说道:“你儿子说不准现在正四处找你呢,还不赶紧回去照顾孩子。”

    封小瑜给了他一记白眼,说道:“整天板着一张脸,也就清舒受得了你。”

    等她走后,符景烯很是嫌弃地说道:“她自己也生过孩子,难道不知道产妇需要多休息吗?”

    清舒笑着说道:“小瑜是看我精神很好这才陪我聊天的,不然她早回去了。”

    符景烯这才不吭声。

    看他坐在床边,清舒摸着福哥儿的头嗔怪道:“孩子都出生一天了,你都还没抱他一下。好歹也是我怀胎十个月生下来的,你就这么嫌弃。”

    这可是他跟清舒的孩子,也就嘴上说说哪会真嫌弃。符景烯赶紧解释道:“他全身软软的,我怕不小心伤着他。”

    清舒叫来了常嬷嬷,让她教符景烯怎么抱孩子。

    等他学会了如何抱孩子,清舒说道:“嬷嬷,你再教导下老爷怎么给孩子换尿布。这样晚上孩子哭,就不用我起来了。”

    符景烯立即认真地学了起来。

    其实这并不是什么难事,只要认真学很快就学会了。符景烯正想展示给清舒看,结果抬头一看清舒睡着了。

    符景烯给她与福哥儿盖好被子,然后与常嬷嬷出去了。

    到了外面,符景烯说道:“嬷嬷,我家福哥儿是不是太小了一些?邬家三奶奶跟孝和县主的孩子生下来都六斤多,我家福哥儿才五斤六两。”

    常嬷嬷笑着说道:“五斤六两不算小了,而且哥儿的身体很好,老爷你不用担心。”

    “真没事?”

    常嬷嬷摇头说道:“昨日我们请了黄女医给孩子看过了,她说孩子非常健康。老爷你也不用担心哥儿体重太轻身体不好,只要太太的奶水充足哥儿很快就会胖起来的。”

    有句老话说孩子迎风长,就是说孩子只要吃得好睡得好长起来就很快了。

    符景烯有些纳闷道:“黄女医给福哥儿看过,我怎么不知道?”

    常嬷嬷含着笑说道:“太太一发作邬三奶奶就让人请了黄女医来。太太生完后黄女医给太太把过脉,确认没问题太太才眯眼准备睡觉。老爷你进产房的时候黄女医正在给哥儿诊脉,当时你就只顾着太太所以我也就没回禀这事。”

    就是福哥儿昨晚也是她跟祝斓曦两个人照料。

    符景烯听到这话有些小小的内疚,好像确实将儿子给忽视了:“嬷嬷你也去休息下吧,孩子我来照顾。”

    常嬷嬷笑着说道:“不累,昨日晚上哥儿就哭了一次,我跟三奶奶也休息得很好。老爷,哥儿这么小就如此乖,长大以后肯定是个孝顺的。”

    符景烯想也不想就说道:“若是他敢不孝顺,我就打断他的腿再将他赶出去。”

    辛辛苦苦将他养大,要不孝顺那还不如赶出去眼不见为净呢!而且等这小子到十岁后得培养独立能力。什么养儿一百岁常忧九十九,只有无能的子女才会让父母担心。

    常嬷嬷囧了一下。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