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975章 公差

第975章 公差

    符景烯先去翰林院应了个卵,然后就转道去了东宫。

    原本符景烯打算得好好的,准备等太孙回来就去请假,结果都不等求见太孙就将他叫进了书房。

    太孙见到他就说道:“江西连降数天暴雨,淹没了大片不少的良田跟田地,还倒塌了不少的房子。皇祖父已经点了工部左侍郎安大人为钦差去江西视察情况,顺道再巡查沿江的堤坝水渠。”

    符景烯说道:“有没有死人?”

    “有,下面上报是十六人,不过估计不止这个数了。”

    天灾不可避免,可若是大面积的死人却是官府的责任。这些官员为了推脱责任,一般都会瞒报伤亡人数。

    太孙说道:“这次安侍郎为钦差,我准备让你跟着一起去。”

    符景烯能力魄力都有,缺少的是经验与实践。所以但凡有外派的差事,太孙都会让他去。结果也是喜人的,符景烯成长得很快。再过些年,就能成为他的臂膀了。

    “什么时候启程?”

    听到明日就启程,再联想清舒说的话符景烯不由苦笑了下。

    “为何这种神情?可是有什么难事。”

    符景烯摇头说道:“没什么难事。就是昨日我与我媳妇说,等她休沐的时候我也告假两日陪她去庄子上玩两天。现在看来,我要食言了。”

    “这好办,等你从江西回来我给你放五天假,让你好好陪陪林大人。”

    符景烯笑着说道:“好。”

    听到江西连降暴雨,清舒有些担心地说道:“也不知道平洲那边怎么样?受到的影响大不打?”

    “十年前那么大的洪水外婆都没事,这次肯定也不会有事的,你不用担心。”符景烯说道:“清舒,等我回京时顺道去将外婆接回来吧!”

    清舒摇头说道:“万一耽搁公务怎么办?还是让舅舅去接,或者让沈伯伯送回来吧!”

    “我就怕她乐不思蜀,以后就留在平洲不想回来了。”

    清舒叹了一口气道:“上了年岁身体大不如前了,现在越来越怕冷了。到冬天都窝在家里不出门也不是个事。”

    “咳,若是沈家的人待外婆好,让外婆留在平洲也是好事。不过就沈家兄弟的行事,她可不放心让外婆留在平洲养老。

    符景烯说道:“若外婆还是想在平洲养老,那我们想办法将舅舅调回平洲去!这样也算两全其美了。”

    “看外婆跟舅舅的意思了。”

    虽舍不得顾老夫人的,只是顾老夫人整日说她孤单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清舒心里也不是个滋味。

    不过现在说此事还为时尚早,清舒说道:“这次出门大概要多久才能回来啊?”

    “没三五个月是回不来的。我今日原本是想回绝的。可惜,太孙没给我这个机会。”

    清舒笑着说道:“别想求都求不来的机会,你要是回绝岂不是傻啊?而且不过就三五月了,很快就过去了。”

    符景烯抱着清舒,亲了下她的脸说道:“可是我舍不得你,清舒,我不想跟你分开。”

    清舒也搂着他的腰,闷闷地说道:“我也不想跟你分开这么长时间,可这不是公务在身吗?”

    这一晚,夫妻两人一直闹到下半夜才睡。等清舒醒来,早就不见符景烯的影子了。

    看到林菲,清舒瞪了他一眼说道:“怎么不叫醒我啊?害我都没能送老爷出门。”

    林菲笑嘻嘻地说道:“是老爷吩咐不准吵醒你,说让你睡饱。太太,可是饿了,我让人传饭吧!”

    “传什么饭?我这都还没洗漱呢!”

    穿好衣裳下床,结果腿一软差点坐地上去了。

    林菲吓了一大跳,忙问道:“太太、太太你这是怎么了?大夫,快去请大夫。”

    清舒脸红了一下,转而呵斥道:“大呼小叫的做什么?生怕别人听不见啊!扶我坐到椅子上。”

    陈妈妈听到叫声小跑进来,一脸着急地问道:“太太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清舒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就腿有些酸,下地的时候没站稳差点没摔倒。没什么事,都是林菲大惊小怪的。”

    林菲看到陈妈妈说道:“陈妈妈,太太以前可从没这样,还是请个大夫看下吧!”

    陈妈妈作为过来人哪能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当下笑着说道:“太太,虽说没什么大碍,但还是要好好休息。”

    清舒红着脸应了。

    用过早饭清舒就去了裕德巷。顾霖跟安安两人都不在家里,家中就只有封月华了。

    封月华出来迎了她进屋:“可是有什么事?要不要派人去请了你舅舅回来?”

    清舒笑着说道:“不用,景烯外出公干可能要三四个月才能回来。所以,我想接安安去我那住几天。”

    说是住几天,那肯定是要住到符景烯回来了。

    封月华听到这话不由说道:“又外出公干了?这次是去哪,需要多长时间啊?”

    听到江西出现洪涝,封月华有些担心地说道:“娘还在那呢!早知道就不让她回去了。”

    清舒摇头说道:“外婆不会有事的。只是暴雨淹没了许多良田跟土地,今年粮食肯定要减产的。”

    封月华将这话记在心里:“清舒,还是要将你外婆接回来。让她一个人在平洲,我这心里总是不踏实。”

    “景烯这次还与我说,他办完事折道去接外婆。只是他还要跟着钦差巡视堤坝,哪能因为私事耽搁不了公务。而我也请不了那么长的假,没办法去接。”

    “让你舅舅请假去接。”

    清舒笑了下说道:“若是舅舅请不到假,还是等端午后就让沈伯伯送外婆回京了。”

    反正沈涛跟霍氏都要回平洲,有他们在也不愁没人照料官哥儿了。

    “这样也行。最好让你娘也跟着一起来,这样你外婆也没牵挂了。”

    清舒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她以为封月华会很讨厌顾娴不希望她来京。

    看到她的神情,封月华笑着了:“你娘的性子是有些左,但并没什么坏心。”

    顾娴也就说几句不中听的话对她也造成不了伤害,她要这般琉璃心早就没命了。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