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887章 有意义的事(2)

第887章 有意义的事(2)

    符景烯过来的时候,给清舒带了一盆玫瑰花来。

    清舒看着鲜艳欲滴的玫瑰非常喜欢:“你从哪弄来的?”

    符景烯笑着说道:“我在街市上看到的,知道你喜欢就将最漂亮的给买下了。”

    也因为知道清舒喜欢花花草草,他准备等菜都收上来后将菜地修成花圃。等清舒嫁过去以后,到时候想种什么就种什么。

    “林菲,将花放在我屋里。”

    符景烯这次过来,是跟清舒说安安的事:“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我觉得翰林院侍读学士谭大人的侄子谭经业很不错。”

    清舒立即精神了:“怎么个不错法?”

    符景烯说道:“谭家是菏泽大族家中子弟众多,如今出仕的就有六位,年轻的举人有八个。而谭经业有三兄弟,他排第二,另外谭大人是他亲叔叔。”

    顾老夫人就希望给安安找个大家族的子弟,这样以后有什么事也能有个帮衬。所以谭经业的背景,符合她的要求。

    清舒有些惊讶了,问道:“你是说,谭经业是嫡长一脉?”

    符景烯点头说道:“对,谭经业的爹是他们这一房的嫡长子。不过因为他在考中秀才后除了意外摔断了一条腿,没治好落下残疾所以不能参加科考。”

    科考也是有要求的,不仅身世要清白五代可查,还得身体健全没残疾。

    “他本人怎么样?”

    符景烯笑着说道:“样貌清秀,性子温和,才学不算出众但很刻苦。”

    清舒有些迟疑。

    符景烯直言不讳地说道:“清舒,若是样样都好也轮不到安安了,谭家肯定会给他选更好的姑娘。”

    关键是安安才学一般样貌只能算小家碧玉,家世也不给力,她这条件想要找个各方面都很优秀并不现实,要一个样样出众的看上她,符景烯还得担心对方别有所图呢!

    清舒暗叹了一口气,她其实很想给安安找个条件好的,可惜现实不允许。

    “谭家那边的意思呢?”

    符景烯说道:“谭经业在家里并不受重视,只要他自己答应这婚事就没问题。”

    不过符景烯是个办事周全的人,自不会落下后患:“我隐晦地跟谭大人提了这事,他没有意见。说只要谭经业同意,他会让谭太太上门提亲。”

    清舒听了以后觉得不大对,问道:“不管如何谭经业都有举人功名,并且他还来了京城念书,谭大人这态度好像并不重视他啊?”

    一般读书人家,对家中出众的子弟都会格外的重视。毕竟书香门第,最重要的是出人才。

    符景烯笑着说道:“我刚才不是说了谭经业学问并不出众吗?他乡试的时候大家都没抱希望,结果他竟然考中了。虽然名次很差是倒数第二,但总归是考中了。”

    “那他运气很好。了”

    这话符景烯赞同:“对,运气很好,多少人考了一辈子都考不中举人他一次下场就考中了。不过我觉得运气也很重要,有才无运一辈子都不能得志;有运无才也白搭。像谭经业这种,有才有运的就挺好。”

    清舒有些不解,问道:“他考了个倒数第二家里人还愿意送他来京念书,怎么你还说他不得家里人重视啊?”

    符景烯摇头说道:“谭家人不同意他来京念书,是他自己执意要来京城的。来到京城就住在谭大人家中,不过会试后就搬出去了,如今与另外几个家境比较差的举子一起租房住。”

    “你不是说他性子温和吗?为何会在谭大人家住不下去了?”

    符景烯笑着说道:“性子温和不代表他就软弱可欺,相反他很有主见的。谭家人对他不好,他不愿受人白眼就搬出去。搬出去后没钱吃饭住宿,他就抄书摆摊帮人写信。

    “清舒,有骨气也能吃苦,作为士族子弟能放下身段。除了才学差一些,我觉得没什么可挑的了。”

    清舒有些奇怪地问道:“他既这般好,为何你还要考察他?”

    符景烯笑着说道:“我之前听说他的事担心他脾气暴躁,这样的话跟安安就不合适了。可接触了下发现他脾气很温和,那跟安安就非常般配了。”

    清舒点点头,又继续问道:“听你说我觉得他挺不错的,可这么好的孩子为何家里人不喜欢他?”

    符景烯脸上闪现过一抹不屑:“他是倒着出生让谭大太太受了大罪,所以谭大太太觉得他不吉一直都很讨厌他。”

    “那谭老爷呢?”

    符景烯摇头道:“谭老爷倒不是迷信的人,对他们几兄弟一视同仁。也是谭老爷,他才能三岁启蒙五岁入族学念书。不过谭老爷病不管庶务,所以他也吃了不少的苦头。”

    他就想给安安找个吃过苦受过罪懂人情世故的人,而谭经业很符合他的要求。

    清舒点头说道:“听着不错,我问下安安。若是她觉得好,咱们安排他们见一面。要安安满意,我们就跟外婆说。”

    这也是防备顾老夫人觉得谭经业好,到时候不顾安安意愿将亲事定下来。清舒是宁愿晚些,也不想再起什么波澜。

    符景烯自然是没意见的:“想见他很容易,他赶集时就在西城借口摆摊帮人写信。”

    安安去看也就看下对方的样貌了,其他东西她能看出什么来。

    清舒点点头。

    想着自己准备做的事,清舒心里衡量该怎么开口。

    符景烯多敏锐的人,一见她这模样就问道:“清舒,我说过不管什么事你都要与我说,有困难咱们一起商量。”

    清舒嗯了一声说道:“景烯,我不想在礼部做了。”

    “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清舒将心底的想法告诉了他:“景烯,我想去刑部。”

    “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个想法的?”

    清舒说道:“去年开始我一直都在看各种刑侦方面的书籍,也找了几个老捕头听了他们说破案时会遇见的各种问题。”

    “从去年就开始有这个想法了?”

    见清舒点头,符景烯说道:“长公主在刑部没影响力,你要去了刑部可就不仅仅受到排挤,很可能还会被刁难欺负。”

    “这些我都考虑到了可我不怕。可在礼部整日拿着俸禄不做事,尸位素餐。也是因为想去刑部我才一直忍着,不然我早辞了这差事。”

    ps:抱歉,中午更新要推迟三个小时。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