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864章 偶遇

第864章 偶遇

    苍劲翠绿的松树柏树,高傲的挺立在厚厚的野草之中。

    走到一颗高大的梧桐树下,安安指着不远处说道:“彩蝶,那边的菊花长得不错,我们去摘吧!”

    这些菊花坐落在一个陡坡上,主仆三个人慢慢地爬了上去。

    摘了一捧菊花,安安气喘吁吁地坐在石头上擦着汗说道:“累死我了。”

    彩蝶笑着说道:“让你跟大姑娘一起习武你不愿意,现在知道不行了吧?”

    她一直都希望安安也跟着习武,这样不仅身体强壮万一有什么遇见突发状况也不怕,可惜姑娘不听她的。

    “就你话多。”

    一阵山风吹来,舒服得安安都想躺在草地上睡觉了。

    然后,她真躺在草地上去了。

    彩蝶急得不行:“姑娘,你快起来,若是被人看到多不好啊!”

    这模样太不雅观了。

    安安眯着眼睛说道:“没事,今天寺里没几个人。”

    主要是天太热了,除非是特别虔诚或者有所求的其他人不会来上香。

    彩蝶可不管她,与彩霞一起将安安拖起来说道:“姑娘,你要睡回屋睡去可不能在这睡,受凉了怎么办?”

    怕受凉是一方面,要有人来了看到自家姑娘名声都要受损。

    安安拗不过她们,只得起身回去了。回去后她就躺床上睡了,一觉睡到申时过半。

    洗漱好梳头时,安安突然呀了一声说道:“我的蝴蝶戏花珍珠簪呢?”

    彩蝶跟彩霞两人互相对望了一眼,然后说道:“可能刚才丢在草地上了吧!”

    安安忙说道:“我们赶紧回去找下!”

    回到刚才躺着的草坪,找了一圈也没找着。安安有些泄气地说道:“算了,回去吧!”

    正准备转身回去,就听到一道声音响起:“姑娘是落了什么东西吗?”

    那声音粗糙之中还带有一股破裂嘶哑,难听得安安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转过头,安安就看见了个比她高一个头的少年。

    就见这少年穿着一袭蓝色的布衣,乌黑的头发也用青色的布巾包住置于头顶。简单无华,弱冠之年却又一身的书卷味。长得也端正,就是跟他说话的声音很不相配。

    这少年又问道:“姑娘可是在找东西?”

    安安点点头说道:“是,在找一支珍珠发钗,难道你捡到了?”

    这少年从袖子里掏出一支蝴蝶戏花珍珠发簪,轻声说道:“是不是这支?”

    还真就是她丢的这支发簪,安安面露警惕地问道:“你是怎么捡到的?”

    见少年往前走两步,安安不由退后两步说道:“你想干什么?”

    少年哭笑不得,将手中的发簪举起说道:“当然是还你簪子了。”

    安安板着脸说道:“你走那么近做什么,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什么还簪子,我看你不怀好意。”

    少年也觉得刚才的行为有些孟浪,诚心给安安道了歉。

    她越是这样安安越是防备,想当初他爹不就躲在暗处然后趁机讨得她娘的欢心。说不准这少年刚才也躲在暗处偷窥她,然后趁此机会捡了她的发簪。

    想到这里,安安说道:“彩蝶,你将簪子拿好。”

    取回了簪子,主仆三人就赶紧回去了。

    少年看到主仆三人急匆匆离开,有些摸不着头脑,怎么感觉这姑娘将自己当洪水猛兽呢?

    不过将东西还回去也算了了一件事,少年很快就将这事放下了。

    安安害怕再遇见那少年,当晚闹着要回去,所以第二天一大早祖孙两人就回去了。

    清舒回到家时看到两人,不由讶异道:“不是说要在山上住两日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顾老夫人有些无奈:“安安闹着要回来,也不知道这孩子怎么回事?”

    说去灵山寺的是她,闹着要回来的也是她,这孩子做事都由着性子来。

    安安抱着清舒撒娇:“姐,我就想你了。姐,你想没想我啊?”

    清舒笑眯眯地说道:“想,一直在想。”

    看着姐妹两人腻歪的样子,顾老夫人笑着摇摇头没再说话了。

    吃过饭姐妹两人在园子里散步,安安就与清舒说了昨日发生的事:“姐,你知道吗?当时可吓死我了,没想到这种戏码竟然发生在我头上。”

    清舒有些无语:“是你自己落的簪子,人家在那等着你回来找,你不感谢人家怎么还怀疑上人家了?”

    安安惊疑不定地说道:“姐,是你一直叮嘱我要我防备那些心怀叵测的人,怎么现在又说我不该怀疑呢?”

    “而且他穿的是一身布衣,头发也用布衣包着,瞧着就很穷啊!”

    清舒笑了下道:“人家穿着简单,不表示对方就一定是心怀叵测的人啊!再者就算对方不怀好意,你只要不搭理就是,难道他还能逼迫你。”

    “对陌生人要有防备之心,但也不要成为惊弓之鸟。”

    安安想想也觉得当时的行为有些过激了:“姐,我当时也是被吓着了,你不知道他说话就跟那破锣一样难听。”

    只要一想起,安安还心有余悸。

    清舒倒没觉得有什么:“他声音好听还是难听与我们也没关系。”

    “这倒是。”

    清舒说道:“大后日就是你的及笄礼了,这几日你好好跟房嬷嬷学学礼仪。”

    及笄礼的事清舒都安排好了。正宾请的世子夫人严氏,不仅因为她身份高,也因为她是个福气人。

    严氏的父母跟公婆都俱在,夫妻又恩爱且儿女双全。在封小瑜退亲之前,许多人家嫁娶都喜欢请她去做全福人。所以清舒一说请严氏做正宾,顾老夫人就同意了。

    安安靠着清舒,轻声说道:“姐,什么事都要你操持,辛苦你了。”

    “这也是我该做的。”

    安安听到这话道:“姐你知道吗?于晴说虽然你是我姐,但你却在履行母亲的职责,甚至许多亲娘都没你做得好。”

    其实在清舒心里,她确实将安安当孩子一般养的。

    清舒笑着说道:“长姐如母啊!我是你姐,自然要照顾好你。”

    爹娘都不靠谱,只能她辛苦一些了。以前她很担心自己教不好安安,好在安安如今成长为一个开朗活泼的姑娘。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