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852章 殿试(2)

第852章 殿试(2)

    一回到家里,符景烯就被聂老先生给叫进屋里:“林清舒找你过去做什么?”

    “有事与我说。”

    聂老先生面色不虞道:“你现在要准备殿试,以后她再叫你过去不许去。她没分寸,难道你也不知道轻重。”

    符景烯无奈道:“老师,你误会清舒了,她就是为殿试的事才叫我过去。”

    聂老先生明显不信,说道:“你要找理由也该找个好点的。与你商议殿试的事?她懂什么,会写经义还是策论?”

    符景烯笑了下说道:“她与我说,这次殿试很可能是太孙殿下主持。”

    聂老先生听到这里不由站了起来:“这事她是听谁说的?”

    “她根据所打探到的消息做出的推测。老师,你别小瞧她。”

    聂老先生没好气地说道:“连这样的事都能猜测,我敢小瞧她吗?”

    符景烯想了下说道:“老师,我知道你为之前我去福州的事生气。那次其实清舒是准备自己去,是我不放心不准她去。那次也是情况特殊,其实清舒行事一向有分寸。”

    在符景烯心中,聂老先生不仅是他老师也是他的亲人。所以他希望聂老先生能喜欢清舒,而不是对她抱有偏见。

    当然,要是两人起了冲突他肯定是站清舒这边的。

    聂老先生沉着脸道:“要是将来林承钰或者沈家以后有事找你,你帮是不帮?”

    符景烯摇头说道:“这个你放心,除非他们过得穷困潦倒,不然清舒不会管的。”

    “真的?”

    符景烯点头道:“你放心,就算她要管我也会阻止的。当然,若是他们穷困潦倒过不下去我们还是得供养。”

    聂老先生没好气地说道:“你说的这不是废话?”

    若是林承钰跟顾娴两人穷困潦倒,他们夫妻不帮还不得被吐沫星子喷死。

    聂老先生说道:“这事你知道就行,别对其他人说,就算说也得说是你的猜测。”

    不过经此一事,他也不敢小瞧清舒了。之前以为清舒是在礼部混日子尸位素餐,心里有些不满。现在知道她心有丘壑,也就不再多嘴了。

    符景烯他们虽然在家温书,但朝堂上有任何的事他们都能很快地知道。然后,几个人就对这些事加以分析。

    同件事每个人的想法都会不一样,关注点也不一样。大家一起探讨,可以集思广益补充自己的不足。

    关振起原本是被逼着来这儿,可在跟大家一起谈论后就庆幸听了他娘的话。

    这日兰亭过来了。

    符景烯请他到了自己房内,两人聊了许久才出来。

    等兰亭回去后,张芾看着符景烯一脸凝重的神情问道:“怎么了?”

    关力勤问道:“不会是兰大老爷又老调重弹要你退亲吧?”

    关振起看向他,那表情真是一言难尽:“再有三天就要殿试了,就算兰大老爷魔怔了在这个时候重提此事膈应景烯,兰亭也不会傻到听他的啊!”

    关力勤很郁闷,他怎么就没想到这点啊!不然也不会被那家伙鄙视了。

    符景烯招招手说道:“进屋说吧!”

    大家都进了屋,符景烯说道:“刚才兰亭与我说最近一段时间不管是处理政务还是朝会,皇上都将太孙殿下带在身边。”

    关力勤有些纳闷地说道:“太孙殿下是储君,皇上带在身边教导他政务很正常啊!”

    所以,这有什么好说的呢!

    关振起比较敏锐,问道:“景烯,有什么话你直接说就是。”

    符景烯点点头道:“我猜测,这次的殿试皇上很可能会让太孙来主持。”

    几个人齐刷刷地看向他。

    关振起最先冷静下来:“景烯,你这个猜测有什么根据?”

    “皇上年事已高,他要真心想让太孙殿下继位肯定要开始给他铺路了。”

    所谓的铺路,就是帮太孙殿下扫清障碍以及培养他自己的人手。

    关振起点点头:“你这个猜测非常有可能。自围场刺杀事件以后,皇上就将太孙殿下带在身边,有时候晚上还让他留在乾清宫过夜。”

    这份恩宠,表示皇上对太孙极为信任。

    张芾说道:“太孙殿下至情至孝为了皇上连命都不要,皇上自对他放心。”

    符景烯说道:“我刚才在想,殿试的题目会不会也由太孙殿下出?”

    关力勤说道:“关振起,你知道太孙殿下喜好什么吗?”

    关振起白了他一眼,说道:“我见都没见过太孙殿下,又哪知道他喜欢什么?”

    符景烯知道一些但他不准备说,一旦说了势必让人怀疑到清舒身上。

    三天后,五个人一起去参加殿试。

    殿试是在太和殿内,笔墨纸砚以及吃的东西皇宫内都会准备。所以殿试时只需人去就行,不用带任何东西。

    封小瑜一边嗑瓜子,一边说道:“你说今年的状元会是谁?”

    清舒无奈地看着她:“别说我了,就是皇上现在都没办法回答你这个问题。”

    按照时间算这个时候才刚刚开考,谁能知道状元会落谁头上。

    封小瑜说道:“那状元郎总归在兰瑾、郑铭戴跟周培叶三人之中了。”

    清舒笑着说道:“这个说不准,以前也有过会试第四名可在殿试却被皇上点为状元郎。”

    “那状元郎也在四个人之内呢!清舒,你快猜猜状元会是谁。”

    清舒笑着说道:“概率最大的当然是兰瑾了,其次就是郑铭戴了。”

    封小瑜摇头道:“不,我觉得兰瑾最不可能是状元郎了。他长得那么好,十有八九要被皇帝钦点为探花郎。”

    探花郎必须长得好,这已经成了一个约定成俗的规矩。

    “清舒,你快说说,你觉得谁最有可能是今年状元郎呀?”

    清舒很无奈,说道:“我不是说了最大可能是兰瑾,不然我也不会押他了。”

    就在此时,春兰走进来说道:“姑娘,公主府那边送信来说这次殿试是太孙殿下主持。”

    “没想到皇上竟然会让太孙殿下来主持这次的殿试。”

    这完全在清舒的预料之中:“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封小瑜苦着脸说道:“既是太孙殿下主持,这次状元郎很可能是兰瑾了。”

    “为何会这样认为?”

    封小瑜解释道:“太孙殿下是年轻人,他不会墨守成规,觉得兰瑾好看就点他为探花郎了。”

    说完,她不由哀嚎:“完了完了,我的钱没了。”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