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819章 幸福的斓曦(1)

第819章 幸福的斓曦(1)

    邬正啸要出去招待客人,看到清舒进来忙说道:“清舒,斓曦就拜托你了。”

    听到这话,清舒莞尔:“你去吧,我会照顾好斓曦的。”

    折回到屋内,看见斓曦还正襟危坐在床上笑了下:“妈妈们,你们也辛苦了,下去喝杯喜茶歇歇脚。”

    喜娘跟屋里的几个丫鬟婆子闻言,都出去了。

    清舒走上前,笑着说道:“将凤冠摘下来吧!”

    “可以摘吗?”

    清舒点点头:“那么重,再不摘脖子都要断了。还有,你若是愿意就将嫁衣也换了,穿着嫁衣吃东西不方便。”

    “嫁衣就不换了。”

    清舒也不勉强,又问道:“那你要不要将脸上的妆卸了?”

    见她犹豫,清舒莞尔:“你素面朝天,也是倾国倾城。而且我相信,三哥更喜欢看你素面的模样。”

    “那就卸了吧!”

    她很少上妆,平日里都是用自制的护肤品保养下,所以现在很不舒服。

    卸完妆,斓曦摸了下脸说道:“这样舒服多了。”

    就在此时,林菲在外说道:“姑娘,你要的云吞面好了。”

    端进来吧!

    清舒见斓曦看着她,笑着说道:“我知道你饿了,就特意叫了两碗面来。”

    斓曦心里暖暖的,清舒一直都是这般地体贴:“我也吃不了两碗啊!”

    “我一碗,忙活了这么久我也饿了。”

    早上斓曦就吃了一小碗的面条,现在确实饿的很了。一碗的虾仔香菇云吞面,她吃了个精光。

    吃过面,清舒问道:“你确定不要将嫁衣换了?”

    斓曦很坚定地摇头。

    看她一脸的疲惫,清舒柔声说道:“困了就睡,我再这看着。”

    “会不会不好啊?”

    清舒笑着道:“有什么不好的?有我在这守着呢,你尽管睡。”

    昨晚斓曦到半夜才眯眼,结果没睡一会就被叫起来沐浴上妆。这会确实困极了,躺下后没一会就睡着了。

    “叩、叩、叩……”

    听到一阵铿锵有力的脚步声,清舒赶紧走了出去。

    站在门口,朝着走过来的易安跟小瑜说道:“斓曦睡着了,声音小点。”

    随后易安将过来看新娘子的婶婶嫂子都拦在了外面,让斓曦安安心心睡觉。

    一直到邬正啸回来,斓曦还没醒。

    易安看着走路踉跄的邬正啸,笑着说道:“小哥,竟然喝醉了?看来今晚的洞房花烛之夜,是要泡汤了。”

    清舒也凑趣道:“三哥,你这满身的酒气味。斓曦一向爱洁肯定会受不了,要不今晚你睡厢房。”

    秋吟一听就急了。林姑娘怎么回事?新婚之夜怎么能让姑爷睡厢房呢!

    正待要说话,就被斓曦的奶娘夏妈妈给拉住了。她瞪了一眼秋吟,冷声说道:“老实呆着。”

    邬正啸立即将贴身长随推开,站直了身说道:“我没醉,清醒着呢!”

    秋吟这才放心。

    易安哇哇地叫了两声:“小哥你好奸诈,竟然装醉。”

    “你也说了今晚可是我的洞房花烛之夜,我怎么能喝醉。”

    清舒掩嘴笑了下说道:“三哥,斓曦就交还给你了,我们回去了。”

    邬正啸双手抱拳,朝着清舒拱了下道:“谢谢妹妹了。”

    易安哼哼两声道:“小哥,我也帮着挡了三婶六嫂她们呢!”

    “还有我,我也出力了。”

    邬正啸也赶紧说道:“也辛苦你跟小瑜姑娘。”

    易安还待要说,清舒示意小瑜两人将她拉走了。

    邬正啸进了屋,看着床上睡得香甜的斓曦露出了一个松快的笑容。

    想着清舒说斓曦爱洁受不了他身上的酒味,他立即让人抬了水来洗澡。

    天黑以后斓曦才醒,一睁开眼就看见邬正啸正痴痴地看着她。

    先是惊了下,不过很快回想起今天是两人大喜的日子,斓曦红着脸说道:“看什么看啊?”

    邬正啸傻呵呵地说道:“看你啊!媳妇,你真漂亮,我怎么看都看不够。”

    自回京见了斓曦后,他就盼星星盼月亮就盼着成亲了,好在老天保佑,今日终于将人娶回家了。

    斓曦想起身,结果衣服被压住了。

    邬正啸发现以后,一把将人抱起搂在怀里就亲。

    斓曦吓了一大跳,刚想推开就想着现在已经是夫妻,伸出的手又缩回去了。

    就在此时,夏妈妈在外敲门说道:“姑爷、姑娘,厨房送了饭菜来。”

    邬正啸搂着斓曦,轻声细语地问道:“斓曦,你饿不饿?”

    祝斓曦其实不大饿,但她有些害怕,还是点头道:“有点饿。”

    虽然舍不得但邬正啸还是将人放开,自己走到门口去接了饭菜。

    夏妈妈提醒道:“姑爷,等会吃完饭,你跟姑娘要喝合卺酒。”

    “好。”

    此时,易安说道:“你们说,现在他们在干什么?”

    封小瑜很无语地看向她。

    清舒转移了话题:“易安,你们这次能呆到正月完吗?”

    易安摇头道:“不知道,我爹没说。不过小哥是新婚,他肯定要多留一些时日。”

    清舒说道:“斓曦身子骨弱,她肯定受不了桐城那边恶劣的天气。三哥以后要留在桐城,岂不是要过劳燕分飞的日子。”

    易安笑着说道:“我爹的意思是祖母跟娘年岁大了,家里得留个男丁照顾。我大哥肯定不行,所以只能是我二哥或三哥了。”

    清舒明白了:“你的意思是干爹想让三哥留在京城。”

    嗯了一声,易安说道:“斓曦身体弱不能去桐城,那我三哥回京正合适了。”

    “不过我三哥舍不得离开桐城,现在还没松口。不过我觉得这不是问题,等他回到桐城看着大哥二哥有老婆孩子热炕头,他一个人形单影只的,到时候让他留在桐城,他都不乐意。”

    清舒笑着道:“那就好。我还担心三哥一直要留在桐城,留斓曦一人在京城也不是个事。”

    易安说道:“这事你们知道就好,别告诉斓曦。”

    “这个当然了,这事还是由三哥亲口告诉她的好。”

    封小瑜叹了一口气说道:“若是我以后嫁到关家去,也能像斓曦这样的就好了。”

    易安有些奇怪,问道:“怎么了,难道关家的人不好相处?”

    封小瑜说道:“关家其他人还好,就那个三奶奶,真是一言难尽。”

    清舒笑着说道:“不喜欢她,以后别搭理就是了,只要关振起什么都向着你就行。”

    封小瑜也不是怕,就是有感而发。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