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800章 劝说

第800章 劝说

    安安躺在床上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强睁开眼问道:“外面什么声音这么刺耳?”

    彩蝶说道:“姑娘,是林菲在跟大姑娘练刀,所以声音有些大。姑娘,天已经大亮了你也该起床了。”

    安安艰难地爬了起来:“早知道昨晚就跟外婆一起睡了。”

    老夫人很宠孩子,不会吵醒安安由着她睡到自然醒。清舒不会强迫安安早起,不过若是辰时初还没起就要干预。

    出了屋就看见清舒跟林菲两人正在对打,你一剑我一刀的看得安安心惊胆颤。

    等两人对练完,安安捂着胸口说道:“姐姐,你这也太危险了,万一伤着了怎么办?”

    以前她也见过两人对练不过当时两人拿的是木剑跟木刀,这会可是真刀真剑啊!

    清舒笑着说道:“我们点到为止,不会受伤的。”

    刚开始会受伤,且林菲受伤居多。现在清舒对刀法熟练了林菲也不会再受伤了。

    练完功,清舒擦了汗就回屋练字了。

    安安与彩蝶说道:“姐姐武功好学问都好,让她嫁人生子那她辛苦所学的东西岂不是全都荒废了。”

    如蝶说道:“大姑娘一向有主见,她既不愿辞了这差事老夫人也逼迫不了。”

    安安觉得这话很对。

    清舒练完字出了书房,林菲就过来说道:“姑娘,符少爷刚才过来了,正在陪老夫人说话。姑娘,你要不要过去看下?”

    清舒摇头:“不用,让他们先聊吧!”

    肯定是祖母将景烯叫来的,至于目的不用问她也知道了。

    顾老夫人与符景烯说道:“清舒那孩子太任性了,竟都不跟我商量跑去礼部任职。景烯你放心,昨日我已经跟她说了,让她辞了这差事。”

    符景烯将对许多人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外婆,我是支持清舒去礼部当差的。”

    因为听清舒说过,所以顾老夫人并不惊讶,只是说道:“你还年轻,不知道清舒去礼部当差会有什么后果。”

    “这女人当官乃是为世道所不容,轻则孤老一生重则丢了性命连累身边的人。”

    符景烯说道:“外婆你过虑了,有邬家撑腰没人敢动清舒的。”

    至少没人敢明面上害清舒,不然就是跟国公府过不去,至于暗中的陷害只要有所防范就不怕。

    “也不可能靠邬家一辈子。”

    符景烯对此很乐观,笑道:“除非邬家倒了,不然清舒确实可以靠邬家一辈子。”

    镇国公跟镇国公世子都是聪明人不沾染朝堂是非,所以几十年内邬家无忧。

    顾老夫人看着他说得坦然,不由说道:“你真的一点都不介意清舒当官吗?”

    “为何要介意?”

    顾老夫人反而被问住了,良久后道:“女子混在男人堆里对名声总归不好。”

    “外婆,女子不能抛头露面,只是男人用来束缚女子的一个手段。事实上许多女子,比男人还厉害。远的不说,就说始贤皇后与第一代镇国公。若是她们也如你所想女子不能抛头露面,那就没我大明朝也没有镇国公的存在了。”

    顾老夫人定定地看着他说道:“若是众人都诽谤造谣,你能顶得住那些流言蜚语始终待清舒如一吗?”

    “能。我从不在意别人说什么,不然我早就死了。”

    想当初他亲娘就说他不该活在这个世上,还想掐死他。可凭什么呢?是她自己识人不清,为何要将过错施加在自己身上。

    顾老夫人沉默了下说道:“你能保证一直这样对清舒,不会半途改变主意吗?”

    “清舒并不是固执己见的人。若是我觉得她不适合再继续当这份差事,只要理由足够她会辞了。”符景烯诚恳地说道:“外婆,我知道你是为清舒好。可有时候你们觉得的好,却并不是我们想要的。”

    就如兰大老爷,也是打着为他好的旗帜想干涉他的人生。顾老夫人也一样,打着为清舒的好想要折断她的翅膀,让她老实地呆在后宅相夫教子。。

    顾老夫人无法反驳他,于是说道:“你现在说得好听,可若有一日你受不住外界的压力背弃了她,到时候清舒该怎么办?”

    符景烯斩钉截铁地说道:“外婆放心,这辈子生是她的人死是她的鬼。百年以后,我们也要合葬的。我跟清舒这辈子都要不离不弃,生死相随。”

    顾老夫人:……

    安安掀开珠帘走了进来,笑着问道:“外婆,你跟未来姐夫说什么啊说这么久的。我都饿得肚子咕咕叫。”

    随后,清舒也走了进来。

    这个话题也没法继续说下去了,顾老夫人道:“上早餐吧!”

    吃过早饭,顾老夫人就带着姐妹两人去了邬家。至于符景烯,则回了金鱼胡同。

    到了邬家,邬老夫人看到顾老夫人精神不大好,问道:“昨晚没休息好吧?”

    顾老夫人也没瞒着她,点头说道:“听到这丫头去礼部当差,我愁得一晚上没睡。”

    邬老夫人笑着说道:“我就知道你心里不大乐意。只是孩子们大了有自己的想法,我们也不好横加干涉。”

    顾老夫人苦笑道:“这个道理我懂,只是我怕她将来后悔。”

    “有什么后悔的?人生不过匆匆几十载转眼即逝,不趁着年轻去做想做的,等老了就后悔莫及了。”邬老夫人说道:“清舒还只是去礼部任职,最多就受一些非议没性命危险,嘴巴长在他们身上不往心里去就好。可易安的志向是做将军,这两年还跟着她爹与大哥上了战场。战场上刀剑无眼轻则受伤重则丢命,可孩子坚持要去我再舍不得也不能拦着。”

    “老姐姐,你为什么不拦着呢?”

    邬老夫人说道:“我是可以拦着她,再给她找个好的婆家嫁了。可这样的话她会过得幸福吗?不会的。雄鹰本该翱翔在蓝天,你要强行将它关在笼子里,最终它不是撞笼自尽就是郁郁而终。”

    其实就算她想拦着易安不准她去桐城,也拦不住的。

    顾老夫人心头震撼不已。

    邬老夫人笑着说道:“儿孙自有儿孙福,她们要折腾就随她们去吧!”

    ps:今天只有两更,凌晨第二点后会爆更。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