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774章 族学

第774章 族学

    宗氏接手祁老夫人丧事就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公中一分钱都拿不出来了。

    犹豫了下,宗氏还是去找祁夫人商量:“娘,公中的账上没钱了。”

    祁夫人才不管这事:“找你祖父去,让他拿钱出来办丧事。”

    会说这话,是她知道老太爷有钱。

    祁老太爷虽然八十多岁了,但精神还很不错。听到这话,皱着眉头问道:“账上一分钱都没有了?”

    宗氏摇头说道:“不仅账上没钱了,还欠了不少的外债。”

    祁老太爷面色有些难看,公中的产业每年都有四五千两的收息,这些钱足够一家的嚼用了。现在却亏空了这么多想也知道是二房贪了去,这吃相也太难看了。

    “婉瑜,这事你也不要去追究了。我等会让阿旺送一万两银子过去。婉瑜啊,你祖母的丧事一定要办得体体面面,不能让人看笑话。”

    他们祁家可是当地望族,若是丧事办得不体面全家都要跟着丢脸。

    宗氏点头道:“祖父你放心,我一定会让祖母风光大葬的。”

    有钱好办事,三四千两就可以将丧事办得体体面面了。一万两银子,足够让她能放开手脚办了。

    他们夫妻其实也能拿出钱办丧事,只是祁夫人都表明态度不会管此事。她自然不会拿钱出来,惹得祁夫人不高兴了。

    丧事期间祁夫人对外说病重需要卧床休息,所以并没出现在丧礼上。

    为了不让人起疑心,顾老夫人每日都带着安安去祁府看望陪伴她。

    出殡那日,祁夫人由两个粗壮的婆子扶着去送过的。

    看着她路都走不稳当的模样,也没人指责她不守灵的事了。

    祁老夫人下葬后没两天,祁老太爷就请了族长跟三位族老过来说分家的事。

    二房不愿分,可惜祁老太爷下定决心他们反对也无用。

    分家也是按照旧例来,长房得了七成家产二房得了三成。另外二房守孝期不搬出去,不过吃用都分开公中了不再管了。

    顾老夫人知道此事,有些诧异地问道:“老太爷怎么舍得将二房分出去?”

    祁夫人笑了下说道:“每年公中七八千两的收息他们敢贪走一半。我与老太爷说要查这几年的账,老太爷不想让二房贪墨公中钱财的事暴出去,就主动与我说要将二房分出去。”

    祁老太爷的意思很明确,只要顾老夫人不追究这事就分家。

    祁夫人也不想将这事闹出去,不然祁向笛也要背负一个逼迫亲叔的名头。

    顾老夫人点头说道:“这样也好,等守完孝他们搬出去你们也清净了。”

    祁夫人嗯了一声道:“占便宜占了这么多年也该滚蛋了。”

    顾老夫人笑着道:“多大岁数的人了,脾气还这么暴躁。”

    祁夫人说道:“看到他们就来气。好在明年开春我就要去京城,不然我肯定不能让他们留道守孝后再搬走。”

    安安听了欢喜不已:“姨婆,你明年开春要去京城吗?”

    “嗯,到时候向笛跟婉瑜也一起去。”

    虽去了京城也一样要守孝,但那儿消息灵通,到时候祁望明跟祁向笛两人起复也能早早地准备起来。

    说了一小会话祁夫人找了个借口支开了安安,然后问道:“怎么回事?这几日怎么都没听你跟安安提起阿娴呢?”

    顾娴在老夫人病逝后的第三日随着沈少舟上门吊唁了,当时她想拜见祁夫人。只是祁夫人知道她是个糊涂的,怕万一装病被她发现出去嚷嚷到时候就没脸了。所以,当时就没见她。人体出殡时因为人多加上她又装成半死不活的模样,所以也没能与顾娴说上话。

    提到这事顾老夫人就叹气,简单将顾娴做的事说了下:“清舒因为她都不愿回来,安安现在也跟她离了心。”

    祁夫人哦了一声道:“那你也甭管她了,以后啊就跟着清舒与景烯一起生活。”

    反正符景烯家里没人了,顾老夫人跟着他们一起也没人说嘴。

    顾老夫人点头说道:“我原本是想回平洲养老的。可经了这次的事,我还是决定以后留在京城养老。”

    要回平洲养老,她怕迟早有一日被顾娴给气死。另外再过两年就能抱上重孙子,她可舍不得死。

    “你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

    她以前就很担心顾老夫人会被顾娴拖死,好在现在醒悟过来了。

    防备她又心软原谅顾娴,祁夫人说道:“中秋后安安所在的私塾就要开课,你还是尽早带着她回去吧!”

    顾老夫人点点头说道:“我们已经定了后日的船。”

    因为知道祁夫人明年开春要去京城,所以也没什么舍不得的,几个月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对了姐姐,为了让少舟迁居平洲我曾经承诺过让官哥儿进祁家族学念书。姐姐,这事还得劳烦你了。”

    以她跟祁夫人的交情,这事并不难。

    祁夫人笑着道:“什么劳烦不劳烦,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那孩子聪不聪明?若是天资一般最好先请个先生教导一下,不然我怕他进了族学会跟不上。”

    “好。”

    顾老夫人原本还准备回到家中就让人将沈少舟叫过来,结果回到家发现两人已经在了。

    安安给两人行了礼以后就回房了,并不愿与顾娴多说一句话。

    顾娴可怜巴巴地问道:“娘,我听说你定了后日的船票,是不是真的?”

    “嗯,后日回京。也是因为你姨母回来了,不然我们十天前就回京了。”

    顾娴很难受:“娘,你能不能不要回京?我记得你以前说过,你老了要在这儿养老。”

    顾老夫人不客气地说道:“留在这儿谁来照顾我?”

    “我啊,我可以照顾你。”

    顾老夫人呵了一声道:“还你照顾我?你别让我照顾我就阿弥陀佛了。”

    “算了,不说这些废话了。少舟,我今日已经跟姐姐说了官哥儿的事,她已经答应了。不过祁家那位先生对学生很严厉,没达到他的要求就回打手板心。若是你舍不得孩子吃苦,那就别将他送去了。”

    “严师出高徒,好。而且官哥儿若连这点苦都吃不了,将来又能有什么出息。

    顾老夫人点头道:“那行,你给官哥儿请个先生先教一年,等明年中秋后,你就送他去祁家族学念书。”

    “岳母,不是说三岁启蒙吗?”

    顾老夫人解释道:“祁家族学有二十多个学生,可先生只有一个不可能每个都照顾得到。所以还是让先生教一年,这样官哥儿进了学也不怕跟不上。”

    沈少舟点了点头。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