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760章 往事如风

第760章 往事如风

    到了太丰县,顾老夫人看着那一排排崭新的房子不由感慨地说道:“上次回来时,这里的房子都破破烂烂的,没想到不过八年没回来变化这么大。”

    安安只在六岁的时候来过太丰县一次,当时给顾老太爷上完坟后就回去了,所以她对这里非常得陌生。

    认真看了下,安安说道:“外婆,这些房子看着也不大新了,应该是洪水过后建起来的。”

    顾老夫人戴上眼镜认真看了下,然后笑着说道:“还是你眼睛利索。我老了,不中用了。”

    安安搂着她说道:“外婆,你一点都不老,走出去谁看了都觉得你最多四十。”

    顾老夫人听了这话,哈哈大笑。

    花妈妈看着祖孙相处融洽,心里也很高兴,同时也打定主意力劝老夫人别回平洲。

    回了平洲有顾娴在中间掺和,整日鸡飞狗跳的。而跟在大姑娘身边,老夫人整日乐呵呵的,半点事不需要操心。

    那年洪水过后老夫人在太丰县买了两块地皮,其中一块盖了房子。前日已经派人来打扫,所以祖孙两人就住到那宅子去。

    这宅子青瓦白墙,宅院种了一些树。不过打理得很好,地上没有树叶也没有杂草。

    安安点头说道:“外婆,这宅子护理得不错。”

    顾老夫人笑着说道:“这宅子五年前才盖的,自要比平洲的宅子要好了。”

    平洲那宅子是她跟老头子年轻时盖的,算下都四十多年了。若不是整修了好几次,都不敢住进去。

    晚饭刚上桌,顾和平就过来了。

    顾老夫人看到他面容憔悴,整个人都透着一股疲倦。当然,人也比八年前苍老了许多。

    顾和平行了礼后问道:“大伯母,你这次回来是给大伯上坟吗?”

    “嗯,上完坟我就回去了。”

    顾和平点头道:“那我现在去准备香烛跟纸钱,明早陪你们一起去。”

    顾老夫人点了下头,问道:“你吃晚饭了没有?要没有的,留下来一起吃吧!”

    顾和平犹豫了下才点头道:“好。”

    吃饭的时候,顾老夫人问道:“你是不是碰到了什么难事?”

    顾和平想说没有,可看到顾老夫人关切的眼神到嘴边的话说不出来。

    良久后,他苦笑着说道:“也不是什么难事,就是家里一直闹哄哄的没个清净。”

    “我听说你媳妇既能干又明事理,怎么家里还会闹哄哄的。”

    他也没瞒着顾老夫人,他家的事只要一打听就知道了:“在我娶曾氏之前,就将家里的一个铺子跟二十亩良田记在富贵名下。这事曾氏当时是知道的,她也没有异议。”

    顾老夫人问道:“现在反悔,想要这些财产了。”

    多少人家为财产翻脸,更何况顾和平与曾氏是半路夫妻。

    顾和平摇头说道:“没有。只是她说既富贵名下有了这么多产业,又给他娶了妻,那家里的房子就不能分给他。”

    说完,顾和平解释道:“当年大伯母您走的时候给了我一百两银子,我拿那钱买了两块地。这两块地我后来都盖了房子,其中一栋房子盖的时候就说了是给富贵的。”

    安安对他们的谈话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是教养使然她没开口打断。

    顾老夫人问道:“既你之前已经说好了,那曾氏为何又反对?”

    顾和平说道:“她说富贵已经得了那么多的财产,这两宅子应该给富春跟富才。”

    说完,他解释道:“富春跟富才是我跟曾氏后来生的儿子,她是想将这个两个宅子给富春与富才。可我已经答应了富贵,自要说到做到了。”

    “你已经将宅子给富贵了?”

    顾和平点头说道:“给了,他一成亲我就将宅子过户到他名下了。”

    为这事曾氏跟他大闹了一场,直到现在夫妻关系都没缓和。

    顾老夫人点点头,问道:“富贵已经成亲了,什么时候啊?”

    以前的那些恩怨,这么多年过去了顾老夫人早放下了。而富贵是在她跟前长大的,现在一提顾老夫人倒有些想见他:“明日上坟,你叫上富贵一起。”

    “好。”

    安安见状立即加了一句:“叫他一个就行,其他人就算了。”

    这一家子明显因为争财产闹得夫妻不和兄弟不睦,她可不想明日看到有人在她外公坟前为财产闹起来。

    吃过饭,顾和平就去买香烛之前以及上坟的其他东西。

    睡觉前,安安问道:“外婆,他真的就是当初过继来的那个人吗?”

    见顾老夫人点头,安安有些不相信地说道:“他行事很有原则啊,怎么会是你们说的那个糊涂蛋?”

    很多人都说有了后娘就有后爹,可顾和平很明显不在此例了。

    “以前是很糊涂,什么都听他亲娘跟媳妇的。后来我将他除继赶出去,他被他媳妇怂恿胡乱做生意败光了家业,后来他媳妇也跟人跑了,自此以后性子就变了许多。”顾老夫人苦笑道:“现在回想起来,其实当初的事我也负有很大的责任。我没教好他管着他,这才让袁氏姑侄钻了空子。”

    以前的事她都听花妈妈说过:“外婆,过去这么多年的事还提它做什么。”

    “若是我当年不同意他娶袁珊娘,也许就不一样了。”

    安安摇头说道:“外婆,往事如风,想这些也无用。再者我瞧着他现在也还挺好的,有妻有子还有好几个宅子。”

    不说特别富裕,至少不愁三餐了。

    “外婆,姐姐经常跟我说种什么因得什么果。当初那女人是他自己执意娶的,那这个苦果也得他自己吞。”

    顾老夫人笑了下和索道:“你说得很对,往事如风,再纠结这些陈年芝麻烂谷子的事也没意思。这人啦,还是得朝前看。”

    “外婆,明日给外公上完坟,后日我回桃花村上坟,等大后日咱们就回去。”

    她并不愿意在这里多呆。别说林老太爷跟林承仲,就是林承志她都排斥。林家的人,除了文哥儿她一个都不喜欢。

    顾老夫人点头说道:“这个都依你。不过你还是送个信给你三叔,后日让他陪着你回去。有他在,你祖父跟二叔他们也不敢为难你。”

    就算为难,也有林承志挡着。

    安安点头道:“今日就算了,太晚了,明日我让人送个口信给三叔。”

    既然桃花村这一趟不可避免了,那就主动一些吧!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