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754章 疏远(3)

第754章 疏远(3)

    顾娴跟沈少舟在顾家吃过午饭,就带着沈涛一家三口回去了。

    靠着沈少舟,顾娴说道:“你有没有发现安安变了许多?”

    沈少舟点头说道:“是变了许多,比一年前出落得越发好了。”

    “不是说模样,我是说她这性子。少舟,你没发现这孩子说法的语气跟态度跟清舒一模一样。”

    这么一说,沈少舟恍然:“莫怪我总觉得安安比以前成熟懂事了许多,原来如此。”

    顾娴很后悔:“我当日就说不能送安安回京城,偏你们都拦着,不然安安哪像清舒那般牙尖嘴利说话不饶人。”

    清舒对她这个亲娘没半点尊重,如今安安也有样学样了。

    沈少舟却是说道:“我觉得这样挺好,性子泼辣一下嫁人后也不怕被欺负了。”

    “阿娴,听我一句话清舒跟安安的事你不要再多管了,她们都是有成算的人能顾浩自己。你胡乱插手,会给她们造成困扰的。”

    顾娴有些不明白,为何母女会闹成这个样子。

    想到安安刚才说的话,沈少舟说道:“明年清舒的婚礼,咱们也不要去参加了。”

    顾娴不干了:“我是她亲娘,怎么婚礼都不让我参加了呢!”

    想着安安说的话,沈少舟一叹:“清舒及笄礼的时候你没参加,这事已经给姐妹两人落下了疙瘩。所以成亲的时候,你参不参加她们都已经不在意了。”

    顾娴神色一顿:“你的意思是安安的及笄礼我也不能参加了?”

    沈少舟摇头说道:“安安刚才已经跟我说了,她不想你去京城。”

    顾娴的眼泪哗哗地落了下来:“我是她们的亲娘,她们怎么能这样对我。”

    此时,顾老夫人也跟安安说着同样的话:“安安,你娘又再大的过错她也十月怀胎生的你们。女子怀孕的艰辛,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

    安安没说话。

    顾老夫人握着安安的手,柔声说道:“我们就呆半个月,这段时间你多让让你娘。”

    安安将手抽了出来,冷声说道:“外婆,我跟姐姐没让她生我们。”

    顾老夫人看着安安冷漠的神情,她的心揪成了一团。

    安安淡淡地说道:“她十月怀胎生下我们确实很辛苦,可若当年不是姐姐拼死保护我早就不在这个世上了。一个连自个的孩子都不能保护,配当母亲吗?”

    “外婆,这些年你一直让我们顺着她让着她。外婆,她是我们的亲娘,该她来护着顺着我们。”

    “外婆,她是你的女儿,你怎么宠着她我们都没话可说。但你要求我跟姐姐也要跟你一样,请恕我们做不到。”

    顾老夫人震惊万分地看着她:“安安,你怎么能这么想?”

    “不是我这么想,而是你一直是这么做的。凭什么让我们忍着她顺着她?外婆,她除了生过我们为我们做过什么?不说姐姐就说我了,将我养大的是您,教导我的是姐姐,她做了什么?”

    “外婆,其实我真不明白,姐姐做得再多可只稍微一点不合她的意就大加指责。而沈家的人不管她死活她却没半句怨言。就因为她生了我们,我们就欠她的,就该忍受着这一切吗?”

    顾老夫人心如刀割,红着眼眶说道:“你就这么恨你娘吗?”

    “我不恨她,就是姐姐也不恨她,但我们厌了烦了。”

    顾老夫人擦了眼泪说道:“这些话是你姐与你说的吧!”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两个孩子的性子她很清楚,清舒看似柔和实则很刚毅。而安安恰恰相反,看着刚强其实心底最柔软。

    安安并没否认:“对,姐姐与我说她厌了烦了。你刚说天下无不适的父母,让我们原谅她。你知道姐怎么说吗啊?”

    顾老夫人都不敢问。

    安安脸上闪现过一抹讥讽的笑意:“姐姐说,她不是不原谅,是不敢原谅。外婆,姐现在都怕她了你知道吗?”

    “既她那么喜欢沈家的人,又愿意无怨无悔地为沈家付出,那就跟沈家的人相亲相爱一辈子吧!”

    看着顾老夫人捂着胸口,安安说道:“你也不用担心她老了无人管。她生了我们一场,将来我们会奉养她的。若是沈伯伯没了沈家的人对她不好,我们也会妥善安排好她,只是住在一起就算了。”

    沈伯伯在的话,沈家的人肯定不敢怠慢她娘。若是他走了,沈家的人肯定不会善待她的。

    顾老夫人看着安安眼中的冷意,面露苦涩:“你们都是好孩子,是外婆的错,外婆将你娘宠坏了。”

    安安没吭声。她娘会变成这个样子,外婆确实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像她做错事,姐姐就会责罚她,还让她反省自己。可是她娘不管做错了什么,她外婆都是袒护的不舍得骂不舍得打。长此以往,她娘性子不长歪都奇怪了。

    顾老夫人看着她这模样,仿若吃了黄莲一样苦:“你下去吧!”

    嗯了一声,安安说道:“外婆,明后两天休息,然后去拜访下祁家跟雷家的长辈,之后我要回太丰县一趟。”

    顾老夫人点头说道:“这些事你不用操心,我会安排好的。”

    太丰县肯定要走一趟的。这么多年没回去,她也该带安安去老头子坟前上个香。

    安安嗯了一声又说道:“外婆,从太丰县回来,我们就回京吧?”

    顾老夫人问道:“不是说好了呆半个月再回去,为何突然这般急?还是你不想见到你娘,所以想早些回去。”

    安安不想骗顾老夫人,但这话说出来又怕她难受,所以选择了沉默。

    顾老夫人还想再劝,可到嘴边的话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等安安出去以后,顾老夫人一脸难受地说道:“阿芝,我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花妈妈沉默了下说道:“太太的行为确实让人寒心。不说二姑娘,就是我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老夫人,儿孙自有儿孙福。既大姑娘跟二姑娘将来会奉养太太,你也不用再为她操心了。”

    顾老夫人难受得不行,可她也知道这事不能怪清舒跟安安,要怪就怪顾娴太不争气了心里只想着夫家的人:“你说得对,我是不该管了。”

    “也罢,等从太丰县回来我就带安安回京城去。她爱怎么样,都随她去。”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