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747章 狭隘(2)

第747章 狭隘(2)

    谢小歆听到符景烯支持清舒做女官,都有些不相信:“真的,你没哄我?”

    清舒笑了下说道:“我哄你做什么?其实我开始也有些犹豫,也是因为有他的支持我才应下这份差事。”

    谢小歆羡慕不已:“符解元对你真好。我想去私塾教书我相公都不同意,说家里不缺了那点钱。”

    这些事清舒还真不知道:“他不同意你就不去?”

    谢小歆摇摇头道:“不仅他不同意,我公公婆婆也不同意。”

    见清舒看着她,谢小歆脸上扯出一抹笑意:“因我公爹是礼部侍郎,所以家里比较讲究,觉得女子抛头露面不好。”

    清舒嗤笑了一声,问道:“沈侍郎不会让你来说客,说我放弃这份差事吧?”

    谢小歆摇头说道:“不是,他就是想让我来问下你是否真的接了这差事。”

    其实沈侍郎确实是让她来当说客,让清舒放弃这个差事。可谢小歆又不傻,清舒已经决定接这个差事,她说了也只是得罪人。

    清舒哪能不知道她说的并不是实情,不过深究也没意思:“自然是真的,长公主亲自点的我,我又岂能推脱。”

    谢小歆不想再聊这个话题,就与清舒说起了当年一起考中文华堂的几个姑娘,其中还还特意提了楚韵:“她爹上个月起复了,听说是高次辅帮的忙。”

    清舒已经好久没关注她了,久到都快忘记这个人了:“外放了?”

    见谢小歆点头,清舒眉头紧皱:“当年他就是因为贪污受贿才被罢了官职,现在起复了,也不知道哪儿的百姓又要遭殃了。”

    “她现在是高家的儿媳妇,又会来事深得高夫人的喜爱。她求了高次辅跟高夫人,高家人也不可能不帮忙。”

    清舒面露不屑,这高次辅也不是个好东西。上辈子他当了宰辅以后大肆敛财,弄得怨声载道。后来新皇上位拿他开刀立威,谁想抄家时竟抄出数百万的黄金白银,此事轰动了整个天下。就连足不出户的她都听说过了,可想而知这事影响有多大。

    当年楚韵跟两个孩子能全身而退,可以说非常幸运了。当然,这其中少不了爱慕楚韵的那些男人帮忙,其中崔健柏就是其中之一了。

    若是可能的话,她是希望那高居庸别再当宰辅了。不然,百姓还得遭殃。

    想到这里,清舒说道:“前两年我听别人说忠勇侯府的二公子喜欢她,为何最后又没嫁成呢?”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辈子崔健柏虽也喜欢上楚韵,但并没如上辈子那般情根深种。在楚韵嫁到高家以后,他并没说这辈子非楚韵不娶。没多久,他就娶了个四品官员家的嫡幼女。

    谢小歆摇头说道:“忠勇侯哪能跟高家相比,崔家除了个爵位还有什么?高家就不一样,高大人可是次辅。次辅位高权重,哪是崔家能比的。”

    说完,她压低声音说道:“我听说首辅可能熬不了两天了。等首辅一死,高次辅就能上位了。”

    成了宰辅那就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了,高家也将更上一层楼,

    清舒看她神情,笑着说道:“听你口气,你很羡慕?”

    谢小歆摇头说道:“不羡慕。可要这传闻成真,那高大人就得门庭若市了。以后她出门,还不得被人捧着。”

    说完她苦笑一声道:“你是不知道,我婆婆知道我跟楚韵以前关系好,叮嘱我多跟她走动。见我不愿去高家,还给我摆了好几次的脸色。”

    清舒听到这话说道:“你婆婆不高兴也正常,毕竟事关她丈夫跟儿子的仕途,所以别将她的话放在心上。不过楚韵那人你还是少也她打交道,不然你将来肯定吃亏。”

    谢小歆苦笑道:“她这人面上柔弱似水又温和善良,可实际上为达目的不折手段。”

    “这话怎么说?”

    谢小歆说道:“有件事我一直藏在心中不敢对人说。”

    清舒有些诧异:“什么事?”

    见她看向林菲跟采梦,清舒说道:“你们都下去吧!”

    屋子就剩下两个人的时候,谢小歆才说道:“四年前我跟楚韵从金陵回来,在客栈正巧碰到一对主仆被老板赶出来。当时那位公子脸色通红,很明显是生病了。我的丫鬟小环最心软,看了不忍心求我帮他。所以,我就让随从送了二十两银子给他。”

    清舒反应很快:“那位狼狈不堪的公子不会就是高二公子吧?”

    谢小歆苦笑一声道:“是。她跟高二公子定亲以后就与我疏远了,我当时还以为她是忙着成亲事宜没时间。哪想到她成亲都不请我,我当时心情特别不好。半年前我出去买东西无意之中撞见他们夫妻买东西。那一刻我才知道原因。”

    清舒明白过来:“你的意思她冒充了你,所以才能嫁给高二公子。”

    “在文华堂这些年,我跟她的关系说亲如姐妹都不为过。这些年关系一直很亲近,可她定亲后就不与我往来甚至成亲都不请我。除了这个原因,我想不到其他的原因。”

    清舒没想到还有这么一段渊源在里面:“那你问她了没有?”

    谢小歆苦笑道:“问什么?问她是不是冒充我博得高二公子的喜欢,从而嫁进了高家?我已经成亲了,哪能问这些话。我公婆原就是规矩很严苛的人,这事要传到沈家我这日子还要不要过了。”

    “那你将这事告诉了高二公子没有?”

    谢小歆摇头说道:“告诉他做什么?若不是小环心软求了我,我也不会帮他的。所以,我也没想过回报。”

    “我只是有些难过。她其实直接与我说这事,我知道也不会说出去的。偏偏她要用这样下作的手段,让我很心寒。”

    清舒没想到楚韵能嫁给高二公子里面还有这么一段渊源:“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通过这事看透她的本性也是好的,至少以后不会被她利用了。”

    谢小歆点头说道:“你说得很对,早些看清楚她的真面目也不会再吃她的亏。”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