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663章 朝堂震荡(2)

第663章 朝堂震荡(2)

    符景烯跟白檀书院的众多学生,都关注着朝堂上的变化。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人书,这话完全是鬼扯蛋。其他不说,只会试要考策论的。你要对朝政一无所知,怎么写出让考官满意的文章。若牛头不对马嘴,肯定名落孙山了。

    户部尚书被下狱,这事很快传遍了整个白檀书院。

    张芾有些忧心地说道:“皇上抓了户部尚书,莫非十二皇子是四皇子毒死的?”

    符景烯摇头说道:“太仆寺少卿也被抓了,他是六皇子的岳丈。按照你的说法,十二皇子也可能是他毒死的。”

    张芾说道:“反正谁都有嫌疑。”

    关力勤问道:“二皇子、四皇子、六皇子,这三位皇子全都卷入其中,剩下的三位皇子你们说谁会成为储君?”

    符景烯看了他一眼,说道:“不管谁当储君,都不会影响你们家。所以与其想这些有的没的,还不若好好温书。”

    关力勤的老爹关御史并没站队属于中间派,暂时是安全的。将来,那就说不准了。

    傍晚的时候符景烯得了消息说刘黑子来了,他急忙出去了。

    因为没什么要紧事,刘黑子不会来白檀书院找他。

    在外面租的屋子里,他见到了刘黑子:“可是铺子里出了什么事?”

    刘黑子摇头道:“没有,是我收到了林姑娘的一封信。这事有些为难,我就想来问问你该怎么办。”

    看完信,符景烯想了下说道:“你让老九去,你告诉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夏姑娘。然后,帮夏姑娘嫁人。”

    “少爷,夏家可是触怒了皇上,我们真的要管这事吗?”

    符景烯看着他说道:“你怎么越来越胆小了?”

    刘黑子说道:“夏家已经被抄家了,女眷也都被关进监狱。夏家的亲戚唯恐被牵连对他们避如蛇蝎,我们要沾上了会不会连累你啊!”

    现在的好日子来之不易,他可不想卷进这些是非里。

    “清舒又不是要帮夏岚逃走,只是给她带个信让她早做打算,就算被官府的人知道也无妨的。”

    若是清舒要去救夏家的人,他不仅不会帮忙还会阻止。可送个信给远在千里之外的夏岚,这却没什么问题。

    刘黑子摸着后脑勺笑着道:“也是,是我太敏感了。”

    符景烯嗯了一声道:“你确实敏感。清舒与我是一家人,她又怎会害我。”

    刘黑子听到这事,忍不住嘿嘿一笑:“少爷,我就说林姑娘第一次见到你就相中了你,你还总说不是。”

    所以说长得好还是很有优势,不像他到现在五娘都还不愿多看他一眼。

    “不是。”

    刘黑子根本就不信,说道:“不是的话怎么可能帮你那么多。”

    “我说你说过多少遍了,林姑娘当时是可怜我这才帮我。是我主动表明心迹,她犹豫了许久这才同意亲事的。”

    刘黑子撇撇嘴说道:“你的意思是,她对你一点意思都没有?”

    符景烯笑着道:“以前她没这个心思跟想法,可定亲以后他肯定也与我一样了。”

    刘黑子看着他满面春风的模样,忍着吐槽的冲动说道:“我回去找老九,让他明日就启程去青海。”

    “时间不等人,让他得了消息就启程。”

    “行。”

    过了两日符景烯突然得了一个很不好的消息,兰大老爷在朝堂上被皇帝杖责。若不是文武百官求情,他很可能会被暴怒的皇帝直接打死在朝堂。

    符景烯问了道“李叔,皇上为何会杖责大老爷?”

    这个李叔就是颇为照佛符景烯的那位管事,也是兰家的亲戚。

    李叔叹了一口气说道:“他上折子说希望皇帝下旨召几位皇子回京。”

    害死长孙殿下跟十二皇子的的凶手,肯定就是几位皇子了。皇帝都决议要铲除几位皇子在京的势力,兰大老爷上这么道折子可不就是在找死。

    符景烯的表情,真是一言难尽。

    这次的雷霆手段,并不仅仅因为十二皇子是他最疼爱的儿子,也因他忌惮这个幕后主使。皇帝已经老了,加上十二皇子的死,他对几个成年的儿子已经忌惮到了极点。

    符景烯说道:“兰亭呢?他们有没有受牵连?”

    李叔点点头道:“都被革职了,兰家所有在京为官的都被革职了。”

    “怎么连二老爷他们也被革职了?”

    李叔也想不通,说道:“是啊,我也奇怪。虽大老爷这次行事鲁莽,可太子已经熬不了多久,几位皇子肯定是要回京的。”

    在京的两位皇子,七皇子湘王难当大任,八皇子淳王自与萧家的亲事吹了后就不得皇帝的喜欢。

    其实一直以来淳王都不得宠,不然也不会给他指这么个让人颜面无光的未婚妻。另外淳王都十八岁还没领差事,他已经被一些人排除在继承人的范畴内了。

    符景烯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出来,不过大老爷如今在家养伤也好。眼下朝堂乱成一锅粥,就他这性子留在家里还能避开是非。”

    大冷天的,大家都想窝在家里不出门。

    封小瑜给清舒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夏尚书自尽身亡了。”

    “难道罪名定下来了?”

    封小瑜摇头道:“夏尚书与长孙殿下失踪的事有莫大的干系。”

    清舒面色有些难看。谋害皇孙,罪当其诛。按照律令,夏家的成年男丁全部处斩,至于女眷不是发卖就是流放了。

    沉默了,清舒说道:“小瑜,我想派人去接夏岚的两个侄子侄女出来。”

    封小瑜没赞成,说道:“让他们外家的人去接就是了。要是他们外家的人不去接,我们再想办法让两孩子其他的亲戚去接,总之我们不能出面。”

    不等清舒开口,封小瑜就道:“清舒,太子还没死,帮夏家等于是在跟他作对。你要去接了那两个孩子,万一被太子记恨上会引来杀身之祸。”

    清舒一怔,问道:“你的意思是夏尚书自尽身亡与太子有关?”

    封小瑜摇头道:“这个不知道。但朝堂上那些落马的那些官员有近一半是太子的手笔。清舒,太子为了给两个儿子报仇已经不管不顾了。”

    这些,都是长公主告诉她的。

    清舒叹了一口气道:“我知道了。”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