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646章 乡试(3)

第646章 乡试(3)

    这次乡试京城有上千的考生。因为人数过多要分批次进考场,有些人在五更天就要进考场。所以,大家都早早地赶了过来。

    因为要在考棚内住九天,需要准备许多东西。除了笔墨纸砚,还要带食物、炉子、防蚊虫的药以及替换的里衣。

    张芾三人在初六早晨就回家了,所以食物准备好了派人送到各家去。

    凌晨,符景烯提着考蓝坐上苗老实的马车去了考场。

    因为考场周边人很多,苗老实在离考场有两里路远的巷子将马车停下。

    等符景烯下了马车,苗老实笑着说道:“少爷,姑娘说了第几名不重要,只要考中就行。”

    “少爷,姑娘并不是宽慰你才说这话,她以前自个考试也是这么说的。”

    符景烯点点头说道:“我知道的。”

    尽全力去考,能不能考第一就看遇见了。以前他很倒霉,什么肮脏人肮脏事都能碰到。可自遇见了清舒他就开始转运过得越来越好,所以这次也还是有很大概率考上第一。

    他刚到来到考场外,就看见张芾大声叫道:“符兄、这里。”

    张芾见到他,立即掀开他的考蓝。看到里面的东西,他不由大急:“我不是让小厮跟你说了那厨娘准备的东西都不实用,你怎么不换呢?”

    符景烯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做饭煮面条我都会。”

    “呃……”

    感情不是人家厨娘不懂胡乱准备,而是知道符景烯会做饭才如此准备。

    “那就好,那就好。”

    张芾虽然念书不错但却是五谷不分,以前还将稻谷跟麦子混为一谈呢!

    看着符景烯平静的模样,张芾不由握紧拳头道:“符兄,这次我一定要打败你考上第一。”

    符景烯点点头道:“那你加油。”

    就在这个时候,关力勤跟李南两人也都挤了进来。

    可惜还没等几人说话,就有衙差叫着符景烯的名字。

    符景烯提着烤蓝过去。

    如童试时,进考场前要检查东西。

    给他检查东西的衙差看着考蓝里的食物嘴角不由抽搐了下。因为他准备的食物非常丰盛,除了紫菜包饭、晒得干干的面条、大米,还有腊肉、香肠、卤牛肉、蘑菇以及干菜。当然,还有符景烯最爱的牛肉酱。

    李南在不远处看到后愕然:“怎么符兄还是带上了面条跟大米啊?”

    张芾说道:“他会煮面条煮饭。”

    很多考生都带是带的包子馒头煎饼等干粮。这些东西都是烘干或者晒干了,可以维持很长时间不坏。

    吃干粮,一来可以节省时间二来许多考生不会做饭。

    当然,最方面快捷的方式就是买饭官府提供的饭菜吃。可惜,这饭菜不仅贵,味道也算是难以恭维。很多人宁啃干粮,也不远吃它。

    东西检查完,符景烯开始脱了厚厚的外套以及中衣。

    那厚衣裳用的是整块的狐皮做的。衙差摸了好一会,确定里面没有夹带放他进去。

    检查完了,符景烯就跟着一个官兵去了自己的号房内。

    看着关力勤双手合起嘴里也碎碎念,张芾说道:“不用紧张,以你的才学只要发挥正常就一定能考中。”

    不等关力勤开口,张芾继续说道:“不过前十你是别想了。”

    原本想说谢谢,听到这话关力勤转过头不看他,他怕一气之下又跟他吵起来。

    就在此时,衙差叫道:“张芾……”

    进了考棚符景烯先点亮了煤油灯,然后将笔墨纸砚都取出来。

    童试的时候笔墨纸砚都是考场准备,不过乡试跟会试可由自己带。至于为何要这样干,那就只有定下这个规矩的太祖知道了。

    将带的东西都规整好,符景烯并没如隔壁号房内的考生一样擦桌子而是往耳朵塞了棉花,然后裹着厚衣裳躺下睡觉。

    躺下没一会,符景烯就睡着了。

    他每日天没亮就起床练武,这日也是到点就醒了。

    起来后,符景烯去取了水放在煤油炉上烧,等水开了后丢了紫菜跟腊肉汤以及一把盐进去。

    汤煮好后,就着紫菜饭团吃。

    他对面号房的考生看他吃得津津有味,都忍不住咽了一记口水。

    这头天的三餐,符景烯都是紫菜腊肉汤配着紫菜饭团。到第二日开始白日吃腊肉或者香肠饭,晚上煮了面条拌牛肉酱吃。

    从符景烯进考场,顾老夫人就一直惦记着,以致吃不下睡不香的。

    这日清舒从女学回来,顾老夫人就埋怨她道:“我都急上火了,你倒不慌不忙没事人一样。”

    清舒笑着道:“我着急也没用啊!外婆你也不用担心,他一定能考中。”

    这个时候顾老夫人自然不能说丧气话了:“嗯,一定能中,而且还是第一名。”

    吃过晚饭,清舒主动说道:“外婆,我后日休沐,到时候我陪你去灵山寺上香。”

    她自己是不信这个的,只是为了让顾老夫人安心才有这个提议的。

    安安闻言立即说道:“正好我后日也休假,我也去。”

    每年下场考试的时候灵山寺都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今年也不例外。清舒她们到了灵山寺,连歇脚的厢房都没有了。至于客房,更是早早就被人定下了。

    顾老夫人原本想在灵山寺住一晚,可惜没空余的房间只能回家了。

    当晚,下起了雨。

    顾老夫人很是着急:“这九月的晚上本来就凉了,下了雨就更冷了,也不知道景烯身体受不受得住。”

    花妈妈宽慰道:“老夫人你放心,少爷习了武一身体帮着呢!哪怕天气变凉,他也不会生病的。”

    这一下雨确实变冷了一些。不过对符景烯来说并没什么影响,他甚至连眼睛都没睁开就继续睡了。然后等天蒙蒙亮,他就起来做香肠盖饭。

    这个倒也没多复杂,就是等饭熟了以后将切成片的香肠放在饭面上,焖上一会就能吃了。

    对面的考生看着他放香肠进去,苦着脸自言自语道:“又来了。”

    等香肠的香味弥漫开来,他的肚子不由咕噜咕噜叫了起来。

    咳,人家吃着香喷喷的腊肉饭,他却啃着难以下咽的煎饼馒头,这滋味太酸爽了。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