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617章 伪装

第617章 伪装

    沈少舟跟顾娴从外面回到家,就听到沈湛被打了。

    看到躺在床上哎哟哎哟叫疼的沈湛,顾娴着急道:“这伤哪了,严不严重?”

    沈湛说道:“我全身都疼。爹、娘,她的丫头差点将我打死,你们一定要严惩她。”

    沈少舟一听这话脸色就变了:“阿娴,你出去。”

    顾娴愣住了。

    “出去。”

    看着他脸色难看,顾娴乖乖地出去了。

    坐下后,沈少舟冷冷地说道:“说吧,你做了什么惹得清舒都动了手。”

    沈湛非常委屈:“爹,到底她是你亲生的还是我是你亲生的?我都被打成这个样子了你竟还向着她。”

    沈少舟冷笑道:“我倒希望清舒是我亲生的,省得天天给你擦屁股。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你若是不说让我查出来是惹的事,你知道后果?”

    沈湛打了个冷颤,每次他闯祸都要被打,有次打得他在床上躺了半个月:“我、我就是骂了她两句?”

    “你骂她什么了?”

    说起这事,沈湛就气得不行:“清芷那么好,她却在我们面前抹黑清芷。爹,她就是在报复我,报复我当初对林青鸾不好。”

    沈少舟有些头疼,说道:“你不过是见了她一面怎么就确定她很好呢?”

    沈湛说道:“爹,你也见了清芷,你觉得她哪不好了?”

    今日徐清芷留给沈少舟的印象确实不错,知书达理温柔可人。

    沈少舟说道::“你觉得清舒误会了她可以好好说,做什么要骂她?”

    “我没有……”

    沈少舟对他再了解不过,所以压根不听他解释:“你若是想结这门亲,就给我老老实实地呆着。否则,我立即带你回去。”

    沈湛果然不敢吭声了。

    顾娴出了屋子就去找清舒,见到她就质问:“你怎么能让林菲打阿湛?再这样,他也是你哥哥。”

    清舒眼皮都没抬,冷冷地说道:“你若是嫌我碍眼,我现在就可以走。”

    “林清舒,你这是什么态度?”

    清舒抬头看着她,眼中带着冷意:“你觉得我该是什么态度?站在这里恭恭敬敬听你训斥?”

    “你要做个好继母没人拦着,但别想让我也忍气吞声。”

    她及笄礼顾娴没来虽嘴上说理解,可实际上怎么能真的一点都不在意。也是那次的事,她对顾娴彻底冷了心。

    顾娴气得不行:“我什么时候让你忍气吞声了?明明是你咄咄逼人霸道蛮横。”

    清舒将毛笔放下,从她身边走了出去:“林菲,我们回梅花巷。”

    安安听到清舒要走赶紧追上:“姐,我跟你一起走。”

    顾娴气得跳脚,与顾老夫人抱怨道:“娘,你看这两个丫头都成什么样了?”

    顾老夫人骂道:“我昨日千叮万嘱,让你有事先来与我说。你呢,你将我的话全当耳边风了。”

    沈少舟皱着眉头问道:“岳母,沈湛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

    顾老夫人也是一肚子的气:“她骂清舒要坏他姻缘,还说清舒恶毒狠辣。被清舒反驳了两句,气不过就想打清舒。”

    以前对安安说那些话,还可以说是年虽小不懂事受人蒙蔽。现在都快娶妻了还这样,如何让顾老夫人不生气。

    顾娴呆了呆。

    沈少舟推了下她,说道:“你还呆着做什么?赶紧将两孩子叫回来啊。”

    顾老夫人摆摆手说道:“不用了,就让她们住在梅花巷吧!省得他们再起冲突。”

    索性清舒跟身边的丫鬟都会武功,若是换成安安这亏就吃定了。所以,她觉得姐妹两人住回到梅花巷更好。

    若不是看沈少舟的面,她也要跟着回梅花巷了。

    安安靠在清舒怀里,轻声说道:“姐,你别生气了,娘就这个样子,气死了她也不会改。”

    清舒笑了下说道:“没生气,反正今日我也没吃亏。我只是不想听她念叨,住回到梅花巷也能耳根清净。”

    安安一阵痛快:“姐,你还是下手太轻了,该打得他动弹不得才解气。”

    “不看僧面看佛面。沈伯伯对我们不错,我们打一顿出出气就好,下手太重对沈伯伯不好交代。”

    安安有些纳闷了:“姐,你说沈伯伯跟沈大哥都挺好的,怎么沈湛就这德性?”

    “不喜欢她,以后少接触就行了。”

    两人前脚到家,后脚沈少舟就来了。

    清舒见他对自己道歉,笑着说道:“沈伯伯,该道歉的是我才对,我不该让林菲打他的。”

    沈少舟说道:“这小子就欠打,下次他要再出言不逊你就揍他。多揍几次,他也就老实了。”

    他知道清舒没下重手,不然沈湛也不会中气十足的跟他告状了。只要不将人打坏了,沈湛皮糙肉厚打几次他眼皮都不眨。

    清舒不由笑了起来。

    沈少舟说道:“清舒,你刚跟安安走了,你娘后悔得不行。”

    清舒笑着道:“我娘什么性子我最清楚不过了。沈伯伯,你也不用劝我过去住。男女七岁不同席,我跟沈湛年岁相当,住一个屋檐下到底有些不好。”

    沈少舟知道她意已决,也就不再劝了。

    清舒说道:“沈伯伯,要置办聘礼繁琐的事肯定很多。康管家对京城很熟,你有什么要办的可以吩咐他去。”

    说起这亲事,沈少舟有些犹豫:“清舒,今日我见了徐九姑娘,瞧着确实如我大嫂说的那般是个脾性好的。”

    清舒笑了下道:“应该是我打听到的消息有误。也幸好你们去见了,不然错过了徐姑娘沈湛还不得恨我一辈子。”

    想着沈湛对徐清芷的稀罕样,沈少舟叹了一口气:“那你们早些休息,我先回去了。”

    林菲等人走后,与清舒到:“姑娘,这徐清芷肯定是装的。”

    她可是知道清舒询问过的两人是杜诗雅跟韩倩雪,她们跟徐清芷都没任何利益冲突,完全没骗自家姑娘的必要。

    清舒笑了下道:“装的又如何?反正沈湛已经认定她了,我可不想做个拆散人姻缘的恶人。该提醒的我已经提醒,他们不相信那是他们的事。反正他们在福州与我们交集不多,就算闹破天也影响不到我跟安安。”

    “就怕到时候老夫人难受了。”

    清舒对此倒不担心:“等过几年我跟安安相继成亲都有了孩子,外婆要带孩子哪还有精力去管福州那边的事。”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