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575章 知人知面不知心(1)

第575章 知人知面不知心(1)

    安安撂下三日回京这话后,就叫上坠儿准备离开。

    因为不放心安安,每次她回福州清舒都会让坠儿跟忠叔两人跟着。

    顾老夫人瞧着不对,忙问道:“安安,你这是去哪?”

    安安说道:“我去找客栈,等住下后我会派人告诉你们地方的。”

    顾娴急了,拉着她的手说道:“家里又不是没地方住,你去住客栈算怎么回事。”

    安安一把甩开她的手,冷声说道:“这里姓沈,可不是我的家。”

    说完,头也不回离开了。

    顾娴难过得眼眶都红了:“娘,我当日就说了能要送她去京城,你就是不听。你看看她被清舒教成什么样了?”

    顾老夫人看着她还不知道反省自己顿觉心累:“安安是心疼我,也心疼清舒。”

    顾娴越是这样,她越是庆幸将安安送去京城。不然留在福州,安安还不知道要受多少委屈了。

    顾老夫人冷着脸说道:“我跟你说了多少次,让你去京城帮着张罗清舒的及笄礼。你一再推脱,不怪孩子们会寒心。”

    顾娴被说得有些心虚:“我、我这不也是没办法的吗?后娘难做,我要丢下月娥不管去京城,别人还不知道怎么说我呢!”

    顾老夫人叹了一口气说道:“算了,以后你想怎么做都随你,我是不管了。”

    也管不了了。

    顾娴听了这话觉得不秒,忙问道:“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三日后跟安安去京城。”

    顾娴不同意,说道:“娘,安安还小能撑什么事,还是等少舟回来送你去吧!”

    顾老夫人摇头说道:“不用了,少舟那么忙就不耽搁他了。我多带些人手再请个大夫随行,路上不会有事的。”

    女婿是个好的,这长子媳妇也是个明事理的,所以顾老夫人也不担心顾娴了。反倒是清舒跟安安现在需要她了,特别是清舒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她要不去,到时候亲事难道还要清舒自个张罗。要这这么干,还不得被人笑话。

    顾娴犹豫了下说道:“娘,还是等等,少舟很快就忙完了。”

    顾老夫人摇头道:“不用了。”

    顾娴见说不通顾老夫人,又让沈涛的媳妇霍月娥来劝说,可惜一样没用。

    因为顾老夫人身体不大好需要多准备一些药备着,另外请的大夫也要安排一些事情。所以安安又多等了五日。

    在启程的前一日,顾娴问道:“娘,你什么时候回来?”

    顾老夫人摇头说道:“现在还说不准,看情况吧!”

    其实她这次去京城她没打算再回来,至少在安安嫁人之前她是不会回来的。

    顾娴以为她是说身体不知道什么时候好,哦了一声道:“娘,那等你病好了我就让少舟去接你。”

    为了不节外生枝,顾老夫人没解释。

    出了城门,安安暗暗松了一口气。听到顾老夫人愿意去京城她很高兴,可又很担心她反悔,所以这几日她一直提着心。

    顾老夫人摸着安安的头,柔声说道:“安安,外婆知道这些年委屈你们了。只是你娘那性子,外婆委实放心不下。如今沈涛娶了儿媳妇,他那媳妇也是个好的,我也没什么担心了。这次去了京城,外婆就留在京城陪着你跟清舒。”

    安安不相信地问道:“外婆,你说得是真的?”

    不管是安安还是清舒两人都没埋怨过顾老夫人,手心手背都是肉不管选哪一头她心里都不好受。再者她这么大年龄本该含饴弄孙,可现在还要为儿孙操劳,她们又怎忍心责怪她。

    顾老夫人有些内疚地说道:“外婆没骗你,这次就留在京城。就算要回福州,那也得等你嫁了人再回。”

    安安抱着顾老夫人,轻声说道:“那我一辈子不嫁人,这样外婆就能一直在京城陪着你们。”

    顾老夫人内疚得不行。清舒跟安安都是好孩子,不好的是顾娴。

    十日之后清舒收到了安安的信,看完信她脸上难得浮现出了笑意。

    清舒立即叫来了康管家:“外婆已经在来京的路上,你派人将裕德巷的宅子修葺下,再请个匠人在花园种上花草。”

    “对了,在花园里修建个亭子。”

    至于说假山流水她是不准备弄的。倒不算是怕花钱,而是这花园就巴掌大造了假山流水花园更显小了。

    康管家问道:“姑娘,你打算将凉亭建成什么样的?”

    清舒笑着道:“这个你不用操心,我到时候会将图纸给你。”

    有这话,康管家心里也有底了。

    午饭后清舒正准备去午觉,听到林菲说蒋方飞求见:“姑娘,蒋方飞不是一个人,还带了他侄子张三来。”

    清舒闻言忙道:“快请。”

    符景烯来找她肯定是有很重要的事了,只希望不是坏事。

    等符景烯进来,清舒看着他易容过得脸很是惊奇地说道:“你现在这模样与五年前几乎一模一样,你是怎么做到的?”

    符景烯笑着道:“姑娘若是有兴趣,我可以教你。”

    清舒有些心动,问道:“很难吗?”

    符景烯摇头说道:“不难,只要掌握了诀窍很快就能学会。”

    蒋方飞很煞风景地说道:“姑娘,他学什么都很快,不管什么对他来说都不难。”

    这易容术若是如此好学,怎么可能只寥寥几人学会了。不仅要悟性,还得天赋。

    清舒想想也是,顿时歇了这心思:“那算了。”

    就算想学,她也没这个时间。

    符景烯冷冷地看了一眼蒋方飞。原本可以借此机会跟清舒相处的,却因为蒋方飞三言两语给搅和了。

    蒋方飞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后背有些凉凉的。

    清舒问道:“符少爷,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符景烯嗯了一声,将这次来找清舒的原因说了:“姑娘,那位吴凯行不是好的,你千万不能嫁。”

    清舒有些诧异地问道:“你怎么知道吴凯行的?”

    蒋方飞心里腹诽,只要有心就知道了。

    符景烯说道:“姑娘可能还不知道,这吴凯行说他这辈子非姑娘不娶。”

    “他有说这话吗?我没听说啊!”

    有封小瑜这个包打听在她消息还是很灵通,若有这事她早知道了。

    符景烯解释道:“他是私底下跟祝家大爷说的。祝家大爷听了狠骂了他一顿,还说若是他敢在外胡说八道就跟他绝交,所以知道这事的人极少。”

    也是因为吴凯行是在沁香园说的这话,他才会知道。l0ns3v3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