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568章 吴凯行(1)

第568章 吴凯行(1)

    清舒听到祝斓曦生病了,跟先生请假去了祝家。

    在文华堂内当差特别自由,只要将交代的事情处理完,其他时间没人管随便你做什么。要外出的话,请个假就行。

    到了祝斓曦的院子,还没进屋就里面就传来一阵猛烈的咳嗽声。

    看到清舒,祝斓曦摆摆手说道:“你别走过来,会过了病气”

    清舒笑着走到床边坐下:“过了病气吃两幅药就好了。”

    听到吃药,祝斓曦就皱起了眉头:“别提药了,苦死了。”

    她的丫鬟春兰趁机道:“林姑娘,你快劝劝我家姑娘吧!姑娘今儿个上午吃的药全都吐了。良药苦口,不吃药这病哪能好。”

    祝斓曦不高兴地说道:“就你话多……”

    话没说完,又是一阵猛烈的咳嗽。

    清舒朝着春兰说道:“再去煎一碗药,我喂给她喝。”

    春兰赶紧颠颠跑去煎药了。

    祝斓曦一脸哀怨地看着清舒,嘟囔道:“你药真的好苦啊,我吃了就忍不住吐了。”

    清舒说道:“那等会你喝半碗,留下的半碗我给你喝掉。”

    祝斓曦愣了下说道:“这怎么行?你又没病吃什么药,而且是药三分毒。”

    清舒没说完,就定定地看着她。

    祝斓曦躺回去,可怜巴巴地说道:“行吧,等会我会好好喝药的。”

    清舒这才笑道:“早些养好病,这样才好去学堂!”

    说到去学堂,祝斓曦就皱着眉头道:“清舒,我觉得再继续呆在文华堂内没意思。她们又不让我上课,整日让我做一些杂事,再呆下去我觉得要荒废了。”

    文华堂的先生,每一个都有数年的教学经验。所以像祝斓曦这种刚毕业的,不磨个三五年是不会安排上课的。

    清舒默了默,说道:“那你想好了做什么吗?”

    祝斓曦点头道:“想好了,我想开个女私塾专教那些不爱念书的小姑娘。”

    清舒觉得这个想法也挺好的,不过她没应和,而是问道:“这个想法你有跟你爹娘说吗?”

    祝斓曦摇头道:“没有,我爹娘她们肯定不会同意的。”

    清舒说道:“你爹娘不同意也能理解。给孩子启蒙是特别费神的一件事,就你这身体哪吃得消呢!”

    祝斓曦面露沮丧之色。

    清舒笑着道:“不过若是你能坚持锻炼把身体养好了,我想你爹娘也许会同意。”

    “真的?”

    清舒也没把握,不过她觉得既有想法就该去试一试:“你寻个机会跟他们谈一谈,他们那么疼你应该会同意。”

    祝斓曦的心情瞬间好了许多。

    没一会,春兰端了药来。祝斓曦这会不再推三阻四,而是爽快地将药喝完了,喝完后连蜜饯都没吃。

    药有安神的效果,祝斓曦喝完没多久就睡着了。

    春兰亲自送清舒出门,一边走一边问道:“林姑娘,你用的什么法子让我家姑娘乖乖吃药啊?”

    知道了这法子,她就不用再发愁怎么哄姑娘吃药了。

    清舒轻笑道:“你放心,斓曦以后会好好吃药的。她这病啊,我想应该也会很快就好的。”

    春兰喜不自禁。

    到大门口,正巧碰到祝斓曦的大哥祝嵘与一个男子从马上下来。

    清舒福了一礼:“祝大哥安好。”

    她这一年来祝家找祝斓曦,中间碰到过祝嵘好几次。

    祝嵘看到她不由问道:“这都快晌午了,怎么不在府里用过午饭再走。”

    清舒笑着说道:“斓曦吃了药已经睡下了,我下午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祝嵘闻言也没再留清舒,说道:“那你快回去吃饭吧!”

    等清舒上了马车离开,站在祝嵘旁边的男子突然开口问道:“嵘兄,不知道这位姑娘是谁?”

    不仅长得娇艳动人,性子也很沉稳。

    祝嵘也没瞒着,瞒也瞒不住一打听就知道了:“她是我妹的好友林姑娘。”

    这男子一听就明白了:“就是与令妹并称为京城双姝之一的林清舒?”

    祝嵘并不喜欢京城双姝这个称呼,只是外人要这般叫他也没法阻止:“就是她。”

    他并不愿意过多地说清舒的事。毕竟是个闺阁之女说太多不好。

    祝嵘转移了话题:“你不是说要看我爹新得的唐大师的画吗?磨磨唧唧做什么,手脚麻利点,不然我爹回来了你就看不上了。”

    过了两日苑马寺卿裘大人让小厮找了林承钰,说要请他喝酒。

    得了这个消息,林承钰心头就有些不安。除了清舒的婚事,他不觉得裘大人能有其他事找他。

    结果也如他所料,裘大人找他确实是想做媒。而且托他做媒的人来头很大,不是林承钰拒绝得了的。

    当然,这对林承钰来说也是天上掉馅饼额事,他哪舍得拒绝。

    崔雪莹看到林承钰面带喜意,不由问道:“什么事让你这般高兴?”

    林承钰说道:“吴大人托裘大人与我说媒,想让我将清舒许给他家大公子。”

    崔雪莹能猜到裘大人是苑马寺的寺卿,可这吴大人却不好猜。这姓吴的官员,朝中有好几个了。她也不愿费心思去猜,直接问道:“哪个吴大人啊?”

    林承钰一脸兴奋地说道:“自然是吏部尚书吴大人,他的大公子可是上一届会试的传胪。”

    吏部尚书掌管全国官吏的任免、考课、升降、调动、封勋等事务,是吏部的最高长官,也是朝廷六部尚书之首。官员暗地里,都称呼它为天官。

    清舒要嫁入吴家,那他与吏部尚书就是实打实的姻亲了。有这样的亲家,何愁他的仕途不顺。

    崔雪莹没想到竟是吏部尚书家,愣了下说道:“我若是没记错,这位吴大公子应该成了亲吧?”

    林承钰说道:“没成亲,只是定过亲,那姑娘没福气在成亲前两个月病逝了。吴大公子重情重义,为那姑娘守了三年。”

    崔雪莹认真想了下说道:“吴家大公子确实没成亲,是他家二公子成了亲,我给记岔了。”

    “老爷,这吴大公子虽然没成过亲,但年岁好像很大。就清舒那心高气傲的性子,怕是不会同意。”

    林承钰觉得这压根不是问题:“大点好,大点知道疼人。”l0ns3v3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