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563章 及笄礼(1)

第563章 及笄礼(1)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二月。

    封小瑜蹲在软塌上,一边给长公主捶腿一边说道:“祖母,清舒下个月就及笄礼呢!你说,我该送什么东西给她啊?”

    她们合伙开的染坊因为管理得当经营有方利润很可观。哪怕她只占三成半的股,去年也分到了近两千两的银子。

    当初说让她管着染坊,可实际上染坊被罗静淑打理得很好,她现在只管卖布。而他们的布颜色正也不易褪色,价格也比别人低一成,所以卖得非常好。可惜染坊规模太小染出的布数量有限,不然赚得更多。

    她想扩大规模可清舒不愿意,说做生意要稳打稳扎,急功近利容易出事。

    长公主什么人,一眼就看穿了她心中的小九九:“说吧,想跟我要什么了?”

    封小瑜一脸谄媚地说道:“祖母,我想清舒在及笄礼上用我送的发簪,可挑了好久都没挑到中意的。祖母,你赏我一支吧1”

    笄礼上用的簪意义非凡,所以封小瑜就想送一支能做传家宝的簪子。

    长公主还真不知道清舒下个月及笄,闻言问道:“她准备在哪里举办笄礼?顾宅还是在林家。”

    封小瑜撇撇嘴说道:“清舒想在顾宅,可他爹执意要她回林家办笄礼。清舒虽还没松口,但她到底姓林,十有八九是要回林家办及笄礼了。”

    长公主将手中的白玉杯放下,说道:“那就让她在碧螺轩办及笄礼,我给她做正宾。”

    封小瑜呆了呆,然后一脸不可置信地问道:“祖母,你说的是真的?”

    长公主摇摇头道:“一点小事就大呼小叫,亏得你娘还说你现在有长进。”

    封小瑜笑嘻嘻地道:“祖母,我是太高兴了嘛!祖母,我现在就去告诉清舒,她知道肯定会高兴得蹦起来。”

    长公主不由笑了下:“清舒一向沉得住气,哪像你好毛毛躁躁的。”

    孙子孙女加起来二十多个也就封小瑜不怕她,时常来公主府陪她说话。其他的,看到她都恭敬得不行,有的恨不能钻洞。

    封小瑜摇头说道:“我倒希望她也跟我一样呢!每次看着她老气横秋的模样,我心里就难受。”

    长公主今日心情好,也有心情与封小瑜说笑了:“明明是懂事贴心却被你说成老气横秋,小心让清舒听到跟你绝交。”

    封小瑜乐呵呵地说道:“我当着她面也这般说的,她不介意的。”

    莫琪从外面进来,朝着长公主说道:“公主,王尚书求见。”

    封小瑜听到礼部尚书求见,立即站起来说道:“祖母,我先回去了。”

    长公主挥挥手道:“去吧!”

    长公主府就建在英国公府旁边。不过中间没打通,封小瑜回国公府得绕个大圈。

    她一进正院,世子夫人的贴身丫鬟翡翠就与她小声道:“姑娘,二夫人正在跟夫人说话你等会再进屋吧!”

    封小瑜一听就回了自个的院子。她院子离正院很近,几步路就到了。

    过了一会,瑶琴走进来说道:“姑娘,珍珠姐姐过来说二夫人已经回去了。”

    封小瑜去了主院见严氏脸色不好看,冷着脸道:“娘,二婶又来干什么了?”

    严氏拉着她坐下说道:“她来跟我商议你二妹陪嫁的事。”

    封小瑜哼了一声说道:“祖母不是已经说了她的陪嫁比照我的来。”

    国公府嫁女都有定例的,正常情况嫡长女最多。不过也有例外,比如说嫁入皇家那就不按规矩走。

    封雨薇去年参加选秀,后被皇帝指婚给七皇子湘王为正妃。

    赐婚的圣旨一下达二夫人自觉腰杆硬了心也大了,竟想插手中馈。严氏自嫁进来以后,国公府的庶务就一直是她在料理。有时候累了也想有个人来帮着分担。可主动请她们帮忙是一回事,二夫人想夺权又是另外一回事。

    严氏说道:“不是,她的意思是想自个置办雨薇的嫁妆。”

    若只是嫁妆的事,这点事她不至于生气。是二夫人提到了封小瑜,说小瑜都十六了得赶紧将亲事定下来,不然再耽搁下去就要成老姑娘了。听了这话,严氏气了个倒仰。

    封小瑜冷哼一声道:“自己置办?到时候他们钱拿了嫁妆没置办好,丢的可是国公府的脸。”

    “我自然不能如她的愿了。”严氏说道:“从下个月开始,你帮着娘一起管家。”

    封小瑜的大哥封翔去年年初就娶妻了,不过封翔如今在盛京当差,他媳妇跟着去了盛京。

    封小瑜早有了心理准备,答应下来:“娘,刚才祖母说让清舒在碧螺轩办及笄礼,还提出给清舒做正宾。娘,我得赶紧将这个好消息告诉清舒。”

    严氏愕然,过了一会才道:“那你赶紧去吧!”

    封小瑜急匆匆地赶到了文华堂,却听到清舒今日休假没有来。

    待赶到顾宅,见清舒正在吃饭。

    清舒正看到她笑道:“吃饭没?没的话,坐下来一起吃。”

    说完,吩咐春桃去拿碗筷过来。

    封小瑜净了手坐下后笑着道:“我祖母说她要给你做正宾,还说让你在碧螺轩举办及笄礼。”

    清舒愣住了。

    平日总一幅老成持重的模样,难道看到这呆傻样。封小瑜乐得不行,觉得不枉特意跑的这趟了。

    清舒回过神来问道:“是你请长公主做我的正宾?”

    “我哪有这个面子啊?我及笄的时候想让祖母给我做正宾她都没答应。”

    说起这事,封小瑜都奇怪了:“平日我祖母对你也没什么与众不同,怎么竟你做正宾呢?”

    清舒无语了:“你都不知道的事,我更不可能知道了。”

    封小瑜哈哈直笑:“不管如何,反正这都是好事。清舒,你赶紧跟邬伯母说下。”

    她知道清舒请了邬夫人做正宾,可现在她祖母既开了口,那就不用再请邬夫人了。

    清舒点点头说道:“等会我就去邬家走一趟。”

    长公主地位尊贵,别说皇后就是皇帝见到她都礼让三分。她主动开口说给她做正宾那是给她脸面,所以只能跟邬夫人告罪了。l0ns3v3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