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554章 恨意(2)

第554章 恨意(2)

    看着神色冷然的清舒,林承钰觉得自己仿若第一天才认识她。

    这些年他知道清舒对他心有不满,却不知道竟如此恨他。

    林承钰哑着声音说道:“清舒,爹承认这些年对你们姐妹关心不够,但爹也是迫不得己。爹是寒门出生没有靠山,想要在仕途上有所进益就得倚重崔家……”

    “清舒,你自小就懂事,应该能体谅爹的难处与苦衷。”

    清舒根本不想听他废话,冷冷地说道:“不想写断亲书也不去告我忤逆就别再浪费,你回去吧,我还要练字。”

    林承钰一口气梗在喉咙间,吞不下吐不出来。

    清舒没再搭理她,拿起笔继续练字。

    见自己被无视,林承钰只得说道:“清舒,我知道你正在气头上,等你气消了爹再来找你。”

    清舒头都没抬。

    林承钰忍着气走了出去,一出门就看见阴沉着脸的安安:“爹,你真的准备打算送姐姐去选秀?”

    林承钰没否认,说道:“原先是有这个想法,不过你姐不愿意我自不会勉强她。”

    安安冷哼了一声道:“我姐不愿意你不勉强她?你真当我是三岁的孩子。”

    若不是她姐姐之前跟她透了话,她说不准真就相信了这些鬼话。

    安安说话语气虽不好,听跟清舒比起来真不算什么。

    林承钰此时心情很糟,也没心情再来哄她了:“你快回去做功课,我还有事。”

    安安看着他的背影,气得直跺脚。

    她想进屋,却被坠儿给拦住了:“姑娘在练字,二姑娘等会再进去吧!”

    安安小声问道:“坠儿姐姐,刚才姐姐跟爹吵架了吗?”

    坠儿没否认,说道:“有。不过姑娘也不是逆来顺受的人,你不用担心她会吃亏。二姑娘,你还算是快去写功课吧!不然,又要很晚才能睡了。”

    确定清舒没事,安安也就回了屋。

    崔雪莹看到林承钰怒气冲冲的模样,还火上浇油:“现在相信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吧?”

    “老爷,她可是连你都想杀。老爷,安全起见你还是跟她断了关系。”

    “你给我闭嘴。”

    崔雪莹怒吼道:“林承钰,你拿我撒什么气?有本事你就管住那畜牲不如的女儿啊!”

    连自己亲爹都想杀,这不是畜牲是什么。亏得那些夫人太太还将她当宝贝都要娶回家,若知道她的真面目怕都退避三尺。

    林承钰也火了:“若不是你做得那般过分,清舒跟安安会与我越来越生份吗?”

    清舒暂且不论,只说安安。记得第一次见面那孩子看着自己眼中满是濡慕之情,可现在那神情与语气跟清舒一般无二。

    崔雪莹半步不让:“老爷这话可错了,她们就从没跟你亲近过。在她们心中,你就是个抛弃妻女的负心汉。”

    这话刺激了林承钰,他怒道:“造成这一切的是谁?若不是当日你对我下药,我焉会跟你有了夫妻之实。你若没怀孕,我又怎会娶了你?清舒跟安安由岂会怨恨我。”

    午夜梦回,他不是没有后悔过。若是他没有娶崔雪莹,如今一家人和和美美。而清舒这般有出息,交的朋友都是豪门显贵。有她帮着找路子,家里又有大笔的银钱上下打点,他现在肯定不是个六品的小官了。可现在呢?不仅要受制于崔氏,两个女儿也视他如仇人。

    这话仿若一个巴掌,重重地扇在了崔雪莹的脸上。

    林承钰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可他又拉不下脸来道歉,干脆一甩袖子出去了。

    崔雪莹抱着邓妈妈哭得肝肠寸断:“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怎么就看上了他。”

    刚才在门口,邓妈妈将两人的话听得一清二楚。这会听到她这般说,也只有叹气了。

    崔雪莹一见林承钰就被对方出众的外貌给吸引了,然后陷进去不可自拔,不管她怎么劝都听不进去。

    这男人原本就劣性,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可自家姑娘不仅上赶着,还背着她用了不光彩的手段与林承钰有了夫妻之实。虽说最后如愿嫁了,可当时她就觉得这事后患无穷。果然,她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邓妈妈也没再劝,只是说道:“太太,你手里有大笔的嫁妆又有舅老爷撑腰,老爷他是不敢怠慢你的。”

    这些年下来她也看透林承钰的本性,这人心中只他自己。这样的男人,哪靠得住。不过有舅老爷在,晾林承钰不敢对自家太太不敬。

    崔雪莹想的是林承钰敬她爱她,而不是惧她畏她。只是很多事情,并不是她想怎么样就成的。

    邓婆子看她哭得不能自己,为转移她的注意力说道:“太太,二少爷睡了这么久怎么还没醒?”

    崔雪莹忙走到床边去,见孩子已经醒了赶紧抱起来摸了下:“这孩子,怎么尿了也不知道叫啊!”

    有了事做,崔雪莹也不再纠结与林承钰的事了。

    第二日上午,兰婼与清舒说道:“朝廷下了选秀的圣旨,七品及以上官员家中有适龄的姑娘都可参选。”

    清舒一听不由问道:“适龄的姑娘?这么说庶女也可以吗?”

    兰婼点头道:“这次不仅要为七皇子跟八皇子选正妃,还要为其他几位皇子选侧妃。东宫子嗣稀少,这次很可能也要指人。也因为如此,条件才会放得这般宽松。”

    东宫太子已经有了两位良娣,再下就是良媛了。这良媛品级低,加上太子身体虚弱。所以哪怕品阶不高的官员,也不愿将嫡女送进去了。不过若是庶女,倒要好些。

    清舒哦了一声道:“原来如此。”

    兰婼默了默,说道:“清舒,你要参选定会被选中。只是以你的家世,哪怕选中也只能是个侧妃。”

    清舒知道她在担心什么,笑着道:“先生,我不会去参选的。”

    兰婼说道:“既你不愿,那得将你的意思告知你爹。”

    本朝选秀有个特别人性的地方,那就是不强迫。只要不想参选,不去报名就行。不像前朝,只要符合条件就必须参选。

    清舒笑着道:“先生放心,我不同意,他不会勉强我的。”

    “那就好。”l0ns3v3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