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517章 林承钰挨打

第517章 林承钰挨打

    林承钰自听到安安说顾老夫人会来京,就派了心腹随从阿义暗中盯着梅花巷。

    不过正巧顾老夫人到京时他去了保定,回来就听到顾娴来京了。

    阿义压低声音说道:“老爷,太太跟十年前几乎没什么变化我是不会认错的。”

    林承钰呆了呆,问道:“你说太太跟十年前几乎没什么变化?”

    从称呼就可看出,在林承钰心中顾娴还是她的妻子。

    “对,容貌跟十年前没什么变化。”

    林承钰以前心里就偷偷念着顾娴,这些年跟崔雪莹过得不好心里越发思念了。确定了此事,林承钰就去了裕德巷。很巧,他到的时候沈少舟与顾娴正好从外头回来。

    看着从马上下来的顾娴,林承钰明白为何阿义那般说了。时间好像在她身上停留了一般,与十年前一般无二。

    “小娴……”

    顾娴听到有人叫她条件反射地望了过去,看到林承钰愣了愣。

    林承钰今日穿着一身简单的宝蓝色织锦圆领长袍,同色的软底皂靴。面色如玉,剑眉星目。

    顾娴有些奇怪地问道:“你是谁?我以前是不是见过你?”

    不然为什么会她看这个人,为什么有一种特别熟悉的感觉。

    沈少舟拦在顾娴面前,挡住了林承钰的视线:“你就是阿娴的前夫林承钰吧!”

    前夫两个字深深地刺痛了林承钰:“当年和离我并没有同意,是我爹签的字。”

    在他心中,那和离书并不算数的。

    沈少舟嗤笑道:“你是没同意但你娶了侯府的姑奶奶为妻。怎么,难不成你还想让阿娴给你当妾呀?或者说让侯府的姑娘给你当妾。”

    也是知道许家的事后他才了解到顾娴失忆的真相,所以他特别不齿林承钰。

    顾娴推开沈少舟,看向林承钰问道:“你就是林承钰?”

    “是,小娴,我就是钰郎。”

    沈少舟的脸瞬间就黑了。钰郎?都三四十岁的人了,这种话也能说得出口。真太特么不要脸了。

    顾娴不仅没一丝动容,反而跑到门房那取了扫把朝着林承钰劈头盖脸打下去,一边打一边骂:“你这个忘恩负义无情无义的东西,为攀高枝抛弃妻女,如今竟还有脸来找我?”

    清舒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了这么一副鸡飞狗跳的场景。

    清舒并没制止顾娴,而是等她打累了才说道:“爹、沈伯伯,有什么话我们进屋去说吧!”

    周围已经聚集了一些看热闹的人,再不进屋大家都要成为猴子被围观了。

    林承钰头发凌乱衣服又脏又皱特别狼狈,但他还是跟着进了屋。他觉得顾娴状态不对,他必须想要弄清楚这件事。

    进了堂屋,林承钰就问道:“清舒,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跟我说清楚。”

    “你想知道什么?”

    林承钰指着顾娴说道:“你娘她明显不对劲难道你没发现,还是说其实你一直都知道只是不告诉我。”

    “我是知道,但告诉你又怎么样?你能跟崔雪莹和离?”

    林承钰被问住了。

    清舒嗤笑道:“既不行,那我说与不说又有何区别!”

    顾娴却是突然说道:“林承钰,当年你用了我那么多嫁妆。如今都和离快十年了,你也该将那些钱还给我了吧!”

    林承钰非常震惊:“小娴、小娴你到底怎么了?”

    顾娴仿若没听到她的话,说道:“我也不多要你的,就一万两吧!”

    那些钱就是拿去喂狗,也不想便宜了林承钰这个无耻小人。

    “小娴,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顾娴想着顾老夫人骂她死性不改,不由问道:“我以前是什么样的?”

    林承钰一脸难受地说道:“以前的你端庄大方温柔体贴,是一等一的贤妇。”

    不像现在,跟个泼妇没区别了。

    “我失忆了。”说完,顾娴一脸庆幸地说道:“不过也幸亏我失忆了离开你们林家,不然还要给你们吸血敲髓。”

    林承钰往后倒退了好几步:“失忆了?莫怪你要和离,原来如此。”

    若是没失忆,以顾娴对他的看重哪怕要受些委屈也不会跟他和离的。

    沈少舟很不爽,看向清舒问道:“你跟他慢慢说,我带你娘先回屋了。”

    若不是看在清舒跟安安的面上,他早就让随从将林承钰扔出去。

    他们做海运生意的不仅会遇见海盗,还会遇见不讲理的土著,那个时候就看谁的拳头硬了。所以哪怕林承钰是官,他也不惧怕。

    清舒摇头道:“沈伯伯,让娘留下将事情都说开,这样省得以后纠缠不清。”

    男已娶女已嫁,沈少舟其实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不过清舒的面子他还是要给的:“好,那就将话摆开了说。”

    清舒看向林承钰说道:“爹,有什么要问的你就问吧!”

    “你娘找回来后,你就知道她失忆了对吧?”见清舒点头,林承钰咬着牙道:“你娘要跟我和离是你唆使的对吧?”

    清舒没否认,说道:“是,是我劝她跟你和离的。”

    林承钰抡起巴掌朝着清舒扇了下去。不过没打着,他的手被清舒给抓住了:“爹,有话好好说,动手动脚的可不是君子所为。”

    其他的君子所为,林承钰这时气得想杀人:“你这个孽女,我跟你娘分开对你有什么好处?”

    清舒将当日顾娴怀胎摔倒差点难产的事说了一遍。

    这事林承钰知道:“那是意外,你祖母也不知道你娘会难产。”

    清舒嗤笑一声道:“血都流了一地,她自个都生了四个孩子会不知道其中的凶险?不过是觉得你是举人了,我娘这么个商户女配不上你。所以就想借此让她难产而亡,好让你另娶官家之女。”

    有用的时候就将菩萨一样供着,没用的时候就想一脚踢开,吃人都不吐骨头。

    林承钰有些心惊,但嘴上还是说道:“一派胡言,你祖母怎么是这种人。”

    清舒又说了灵泉寺的事。虽然幕后主使是许家,可林老太太绝对是帮凶。

    不等林承钰开口,清舒冷笑说道:“你不会又想说是意外吧?祖母雇佣的两个马夫其中一个在时候没多久就醉酒死了。爹,一次是意外,两次还是意外?这世上有那么多意外且还都让娘碰见了?”

    “你说我让娘和离于我有什么好处?当然有好处了。首先,娘不会再有性命之危了;其次你们和离,我跟安安可以跟着外婆而不用留在林家受磨搓。”

    ps:祝大家猪年快乐,在新的一年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另,今天中午一章挪到晚上。l0ns3v3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