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469章 捐款

第469章 捐款

    大船抵达码头的时候正好是傍晚,一行人就住在了码头旁边的客栈。

    半夜的时候清舒被噩梦吓醒后,就呆呆地看着外面。

    邬易安被惊醒,看着她这模样抓着她胳膊问道:“清舒,你做什么噩梦了?”

    清舒被疼得回过神来:“我梦见安安变得敏感又自卑,嫁人后因过得不如意抑郁而终。易安,你说得很对,我不该顾忌外婆而将安安留在福州。”

    外婆总是纵着她娘,难保不为她娘委屈了安安,所以还是将安安接到身边放心。

    “嗯,只要你将她接来,她以后肯定会很好的。”

    清舒有些讶异:“为何这般肯定?”

    邬易安笑着说道:“有我们照料,安安还能不好?”

    清舒真得特别庆幸自己留在六班,要不然哪能交得到易安跟小瑜这些朋友。

    在马车上,邬易安问道:“你不是说要接安安来京城吗?怎么不写信给顾外婆呢?”

    “等我给安安寻好了私塾再写信去,要什么都没准备我外婆是不会放人的。”

    邬易安觉得清舒考虑的很周全。

    三天后回到京城,站在城门外邬易安感叹道:“离开四个多月,感觉好像离开了很多年似的。”

    清舒莞尔。

    进了城易安就跟清舒道别,急慌慌地赶回家了。离家这么久,也很想家人了。

    清舒泡完热水澡正准备吃午饭,就听到下人回禀说封小瑜跟祝斓曦来了。

    封小瑜看到清舒,呀了一声道:“清舒,你怎么瘦成这样子了?”

    “我的信你们没收到吗?”

    她在离开平洲时,写了信给封小瑜跟祝斓曦的。

    见封小瑜摇头,清舒说道:“可能是因为受灾,信件没以前那般快了。”

    祝斓曦蹙着眉头说道:“清舒,我写信让你们赶紧回京,你们怎么不听呢?你知不知道我们多担心你跟易安呀?”

    “我外婆执意要留在平洲,我不放心她只能留了下来。”

    封小瑜问道:“我听说你外婆将家产都捐了,这事是真的吗?”

    清舒纠正道:“我家捐了十八万石粮食跟一仓库的药材。”

    在受灾期间,这捐银子跟捐粮食药材那完全两个概念。

    愣了下,封小瑜问道:“十八万石粮食跟一仓库药材是多少?”

    祝斓曦说道:“一石粮食120斤,十八万石粮食就是两千多万斤。按照京城二十五一斤大米算,那就是五十多万两银子了。”

    “至于说药材这个不好算,不一样的药材价格是不同的。”

    公孙樱雪摇头说道:“不能以京城的粮价算,得以江南那边的粮价来算。清舒,灾后平洲那边的粮价多少?”

    清舒觉得不愧是内务府总管家的姑娘,对这物价变动很敏感:“灾后平洲的大米要二两一斤。”

    除了公孙樱雪,其他人都瞠目结舌:“二两银子一斤大米,这怎么可能?”

    受江南洪灾的影响,京城的物价也都上涨了。哪怕官府遏制,粮食也涨了一倍有余。不过跟江南比起来,涨幅并不算大了。

    清舒摇摇头说道:“粮商有粮囤着不卖等涨价,老百姓有存粮也都捂得死死的。这粮价也就越来越高,不过等地里的红薯等杂粮丰收了粮价就会降下来。”

    稻谷想要降到洪灾之前的价格,那肯定要得等明年了。当然,前提是要大丰收。

    封小瑜张着嘴巴说道:“这么算的话顾外婆岂不是捐了上千万的银子给官府。”

    “我外婆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那么多人的命不是用银钱能衡量的。”

    祝斓曦赞叹道:“顾外婆高风亮节,比那些什么功勋世家名门贵妇强了不知道多少倍了。”

    这话里有话呀!

    封小瑜跟清舒解释道:“江南洪灾发生后朝廷号召大家捐款,结果官员跟那些商户合起来也捐了十六万两七千多两银子,我跟斓曦两人也在文华堂内搞了一次募捐都筹到了两万多银子呢!”

    说到这里,封小瑜道:“清舒,我替你将赢的那笔钱捐了。”

    清舒知道陆子重是今科状元,当日的赌注肯定是赢钱了:“翻了多少倍呀?”

    封小瑜哈哈大笑:“翻了十五倍,长这么大我还从没赚过那么多银子。清舒,你运气这么好要不我们哪日去赌坊玩几把,肯定赚个盆满钵满。”

    清舒只一句话就让她打消了念头:“要去赌博被学堂抓到了,咱们可就得卷铺盖走人了。”

    四个人没吃饭就过来,所以午饭就跟清舒一起吃了。

    吃过饭,清舒与众人说道:“我带了不少的海产来,等会放学你们来拿。”

    夏岚轻笑道:“连吃带拿的,多不好意思呢!”

    封小瑜揶揄道:“你要不好意思,就将你的那份给我吧!”

    夏岚才不愿意呢!

    又聊了会,祝斓曦道:“清舒,我们要回学校了,晚些咱们再聊。”

    “那你等下,我换一身衣裳。”

    封小瑜啊了一声:“你不会还要跟我们一起上课吧?”

    见清舒看着她,封小瑜解释道:“我是说你落了那么课,去上课老师讲什么你也听不懂呀!清舒,还是等过些天将缺的课补上再去吧!”

    清舒笑着道:“我有自学的,这个学期的课程我都自学完了。”

    封小瑜啊啊地叫了两声,一脸悲愤地说道:“看来寒假我又要补课了,清舒,我为什么会跟你同班呀!”

    简直不要太虐。

    清舒宽慰她道:“自己看书也是一知半解,这次期末考我只求合格。”

    写作跟杂学这两门课程的东西容易只需多写多看多背,可算学不行。清舒打算这段时间,让祝斓曦给她着重补习下算学。

    兰婼听到清舒回来了立即去了课堂,看到她时松了一口气:“平安无事就好。”

    虽长公主说清舒安然无恙,但没见到人她总悬着心。

    清舒心头暖暖的,朝着兰婼躬身道:“先生,谢谢你。”

    兰婼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你跟邬易安缺的课,我跟杨先生几人中午给你们补。”

    清舒很感激兰婼的一片心意:“不用了,先生你们上那么多课已经很辛苦,不好再耽搁你们休息。斓曦已经答应这段时间她会给我补习,要是不懂的我再问你们。”

    兰婼点点头说道:“也行。若是有不懂的,你随时可来问我们。”l0ns3v3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