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437章 汇合(1)

第437章 汇合(1)

    顾老太太看到祁夫人皱眉,问道“姐姐,可是有什么不妥?”

    “想法子让平洲老百姓留着粮食,这个想法没问题。但洪灾过后送粮食给灾民,这个却不能做。”

    “为什么?”

    “事都让你做了,要官府做什么?”见顾老太太发愣,祁夫人说道“你要拿那么多粮食救济整个平洲百姓,到时候整个平洲的百姓还不视你若神明。到那时官府会认为你收买民心,会认为你有谋逆之心。”

    顾老太太笑了下说道“姐姐,我连个继承香火的亲儿子都没有,我谋逆做什?”

    祁夫人说道“就算不怕官府追究,你这般高调后患太大。三娘,许家的事就是前车之鉴。”

    “我钱财都舍出去了,还怕是什么?”

    祁夫人摇摇头说道“你觉得别人会相信你将钱财都舍出去了吗?不会,他们只会认为你还有金山银山,到那时,就不仅仅是许家盯着你了。”

    顾老太太笑了下说道“许家以及其他人认为我还有金山银山又如何?我以后要定居福州,我不怕他们。”

    许家也就在太丰县这一亩三分地上蹦跶,出了太丰县也不过是个喽啰。至于另外的人,她以后定居福州。以沈少舟的能耐祖孙几人,所以顾老太太也不怕了。

    说起这事,顾老太太说道“我搜集了许志不少的罪证,等这次的事了了我就将这些罪证递上去。”

    许家如今官儿最大的就是许志了,只要他倒了许家也就完了。到时候,她再来收拾许家以报当年的仇。

    祁夫人沉默了下说道“这事我明面上不能帮你,要帮也只能暗中帮。”

    顾老太太没亲生儿子,只女儿跟两个外孙女。要有人告她谋逆,确实不能服众。可她就不一样了,祁家是名门望族她两儿子又当官,所以不能出这个头。

    顾老太太点头道“我已经拖大哥去买粮食跟药材等物。不过大哥说他只有三个粮仓,装不下那么多粮食。姐姐,我们还得再建几个粮仓。这粮仓必须建在高处且必须做好防水。”

    祁夫人说道“这么多的粮食,想要不暴露很难。不过你反正是要将这些粮食捐出来,等洪灾后我们请官府派人保护它。”

    顾老太太并不信任官府的人,不过除此之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这事咱们先拟定一个章程,免得事到临头手忙脚乱。”

    当然,若是没洪灾那就更好了。

    两人说完正事,又聊起了清舒。祁夫人说道“这孩子在文华堂没受欺负吧?”

    顾老太太笑着道“这丫头逞能得很。明明考了第一名,却偏偏进了六班。刚进去没几天,就跟镇国公府的大姑娘干了一架。”

    祁夫人觉得不可思议,问道“清舒还会跟人打架?”

    这就可不像那丫头。

    “我当时也吓了一大跳。开始还以为是邬家姑娘欺负她,结果却是她主动约架。”

    说到这里,顾老太太笑道“那丫头说若是不打这一架,就融入不了她们其中。”

    祁夫人赶紧问道“这孩子也太逞能了,她哪打得过邬家姑娘。邬家可是武将世家,家中子弟自小就得习武。”

    “好在邬姑娘有分寸,两人交手时她只用了四分力道。比试的时候,清舒是倾尽全力的。”

    “受伤了?”

    顾老太太笑着说道“两人都只出了一拳,不过都只是皮外伤养几天就好了。如今两人,好得跟亲姐妹似的。”

    祁夫人闻言顿时放心了“这丫头也太胡来了,你得好好训她一顿。”

    顾老太太说道“训了她一顿,答应以后再不逞能了。”

    若是顾老太太知道清舒跟邬易安又在切磋,肯定就不会这般淡定了。

    清舒从地上爬起来,揉了下胳膊呲牙道“你怎么那么大的力,我的胳膊都快被你打断了。”

    邬易安笑着说道“我这才用了七分的力你就怨声载道的,要我用尽全力你还不得哭爹喊娘了。”

    清舒笑着道“也亏得当日比试你手下留情,若不然我非得在床上躺十天半月了。”

    真正交手以后,她才了解自己跟邬易安的差距有多大。

    祝斓曦走进来,朝着两人笑道“别打了,快来吃瓜吧!”

    从上船这两人就开始对练,清舒被打得爬不起来身上没几块好肉都不放弃。不得不说,非常勇敢。

    吃了两块瓜,两人觉得凉爽了许多。

    休息了下祝斓曦给邬易安补习,清舒又开始练字。

    写文章是清舒的弱项,所以邬易安的这门功课是祝斓曦给补习了。另外两门,是由清舒给她补习。

    午觉后,三人上了甲板。看着两旁郁郁葱葱的山林,邬易安有些感叹道“都说江南风景如画,确实,这里处处可入画。”

    清舒抿嘴笑。

    三日后,大船抵达金陵。

    祝府的人一直早码头候着,看见他们立即迎了上来。

    因为事先说好了,所以清舒跟邬易安两人跟着祝斓曦去了总督府。

    再次跨进总督府的大门,清舒想起以前的事不由笑道“记得头次来战战兢兢的,那时候见到老夫人紧张得汗都出来了。”

    想起四年前的事,祝斓曦就有些不好意思“当日让你受委屈了。”

    邬易安很好奇地问道“什么事呀?”

    “都过去的事,提她做什么。”

    这一次祝老夫人态度变,对清舒跟邬易安两人都非常热情,并没因为清舒身份低就看轻了她。

    在总督府吃过午饭,清舒就起身告辞“老夫人,我老师还在家里等我。我已经好久没见老师,甚是想念她。”

    祝斓曦笑着说道“祖母,她这些日子一直念叨着傅先生。祖母,就让她走吧!”

    闻言,祝老夫人也没再挽留。

    清舒到傅家时发现她没在家,倒算是新儿留在家中。

    新儿看到两人非常高兴“早晨先生还与我说,明日给李家两位姑娘放假等你们回来,没想到你们今日就到了。”

    说完,就打发了仆从去通知傅苒。

    ps昨晚萌宝要我陪她,码字没管她发脾气,然后气得将奶跟米粉都吐了。o(╯□╰)o,脾气太大hold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