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420章 酒窖(4)

第420章 酒窖(4)

    蒋方飞听到酒窖找着了,一时之间呆了。他还以为没个一年半载是找不着,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符景烯就给找出来了。

    清舒早知道符景烯很厉害,飞鱼卫也是人才辈出的地方。他能从中脱颖而出,可见其优秀了。

    “入口在哪里?”

    符景烯没说,而是看了一眼蒋方飞。

    蒋方飞知道他的意思,不过他并没立即离开而是问道:“酒窖有酒吗?”

    “有”

    他就知道姑娘不会做亏本的生意,得到肯定的答复蒋方飞就退了出去。

    等屋子就剩下两个人时,符景烯才说道:“林姑娘,入口在后花园太湖石下面。那酒窖挖得很深,离地面有三米多深。当年翻建的时候没动那块太湖石,所以也没有发现这酒窖。”

    也幸亏没发现,若不然就没他们什么事了。

    清舒想着十多年后那富商应该是将整个宅子都改造,搬动那块太湖石将入口给显露出来了。

    “那这酒窖都有什么酒呢?”

    清舒只知道里面有是上百年的酒,具体什么酒并不清楚。

    “两百多坛近一半是女儿红,小半的竹叶青,剩下的是米酒跟果酒。”

    说这话的时候符景烯脸上并没过多的神情,好像说的是两百多坛的水。

    清舒咦了一声问道:“你怎么知道得这般清楚?”

    “酒坛子上都有写呢!”

    酒坊的酒价格不一样,要卖给别人自要标记好。

    符景烯说道:“姑娘,这酒保存得很好。上百年的女儿红或者竹叶青一坛得几百两银子且有价无市。姑娘,这些酒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就是蒋护卫你也不要说。一旦消息泄露出去,这些酒你保不住的。”

    物以稀为贵,很多好酒的人最喜欢的就是这种百年佳酿了。不差钱的,为一坛酒能一掷千金。

    清舒点点头说道:“这事就你我知道。对了,蒋方飞请你查的事查得怎么样了?”

    符景烯沉默了。

    清舒有些疑惑地问道:“怎么了?难道这些人不方便查吗?”

    “林姑娘,你查这些人做什么?”

    清舒没有多想,直接就与他说道:“我之前不是跟你说,想为你寻位名师吗?所以我就让蒋方飞去查探下这些人,看看拜哪位大儒比较好。”

    符景烯定定地看着清舒,良久才低声说道:“林姑娘,你为什么对我这般好呢?”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声音都有沙哑。他猜测清舒是为他寻找老师,但猜测到是一回事,得清舒亲口承认又是另外一件事。

    这个问题猝不及防,让清舒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清舒不想说谎,干脆沉默以对。

    见她不吭声,符景烯故意说道:“难不成我以后真要成为宰辅?你对我好,是为了让我以后回报你。”

    清舒笑了起来:“你要这样想也行。”

    见她还是不说,符景烯说道:“林姑娘,既你不说我也不勉强。不过以后不管你有什么事,只要你一句话上刀山下火海我都去。”

    听到这话,清舒不由一阵心疼。少年时的符景如此赤城热血,也不知道后来到底经历了什么事让他变得那般冷漠。

    想到这里,清舒问道:“这些人你都查了,你觉得是拜谁比较好。”

    符景烯摇头说道:“林姑娘,我之前是跟你开玩笑的,我不想拜师也更不想科考。”

    “你真心甘情愿呆在那里?”

    符景烯点头。

    清舒盯着他说道:“呆在那里,出不了头被人瞧不起;出了头不仅会被人惧怕提防还不能善终。符景烯,你确定要走这条道?”

    符景烯非常震惊:“你知道?”

    “知道。”

    符景烯深出一口气:“既知道我是干什么,那你应该知道那里只进不出。”

    飞鱼卫只进不出她也是上次谈话后才知道的,清舒说道:“事在人为。我还是那句话,没试过你又怎么知道不能全须全尾地出来呢?”

    符景烯说道:“你对它不了解,不知道它里面的规矩。”

    顿了下,符景烯又道:“林姑娘,那些大儒名师收徒要求都很严苛。首先一条就要求身家清白,而这点我都不能满足更不要说其他了。”

    清舒问道:“那你想不想脱离飞鱼卫?想的话,我们一起想办法。若是不想,你就当我没说。”

    符景烯沉默了下说道:“林姑娘,你容我考虑考虑。”

    清舒见状没再继续说。她是想帮符景烯,可并不能为他做主。符景烯的人生,得由他自己选择。

    将查到的资料放在桌子上,符景烯就准备离开。

    清舒问道:“你钱还够不够用?若是不够用就与我说。”

    “不用了。借你的一千两银子,我也会尽快还你的。”

    清舒也没说不用还,因为她知道哪怕这样说符景烯也会还钱的:“我现在每个月都有几百的进账,不缺钱用。等你以后手头宽裕,再还我不迟。”

    “好。”

    等符景烯走了以后,清舒拿起桌上的资料。看完以后清舒明白为何符景烯刚才会拒绝,这些人收门生的要求非常严。不仅要求家世清白品性好,就是年龄都有要求。

    清舒暗探了一口气,这些人肯定是不成,看来只能另辟蹊跷了。

    她自己没人脉许多消息打探不到,只希望封小瑜跟祝斓曦能知道了。

    第二天中午休息的时候,清舒与祝斓曦聊天故意聊起了魏晋时代。

    清舒说道:“魏晋时那些名士们风流潇洒、不滞于物、不拘礼节。也是在那个时代,出了令人敬仰的书圣以及竹林七贤。”

    邬易安闻言说道:“竹林七贤,好像在哪本书上看到过?”

    祝斓曦解释道:“竹林七贤是指阮籍、嵇康、山涛、刘伶、阮咸、向秀、王戎。这几人在生活上不拘礼法常聚于林中喝酒纵歌,也是如此后人称他们为竹林七贤。”

    清舒感叹说道:“视功名为粪土,看富贵如浮云,这才是真正的名士。可仱这天下,却是难寻其一。”

    只有淡薄名利多的人,收学生才不会拘泥形式,不会设那么多的条条框框。

    ps:第三更要到十点左右。l0ns3v3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