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411章 宅子到手(2)

第411章 宅子到手(2)

    红彤彤的太阳缓缓升起,不一会,朝霞就洒满了大地。

    清舒从地上爬起,揉了下酸痛的胳膊与坠儿说道:“对练了这么长时间,还是不能在你手下占到半点便宜。”

    坠儿笑着说道:“姑娘没跟人交过手,经验少。”

    “这么说你以前跟人交过手。”

    坠儿点点头说道:“在跟先生之前我也接过好多次任务。不仅跟人交过手,还伤过不少的人。”

    “那你杀过人吗?”

    “杀过。”坠儿解释道:“几个混混听闻先生有钱想绑架她要赎金,结果看到先生又起了色心,我一怒之下就将他们杀了。”

    当时那些人并不知道坠儿会武功且功夫还很好,若不然绝不敢当着主仆两人的面说那些不入流的腌臜话。

    “这样的畜牲,杀了也是为民除害。”

    坠儿笑着道:“姑娘虽然经常跟我对练,但没有实战经验,真跟人交手很容易落入下风。不过,希望不要有那一日了。”

    清舒笑了下。

    到了学堂,邬易安将一样东西交给清舒:“这是你要的,看看有什么问题?”

    “毛叔怎么自己不来?”

    邬易安笑着说道:“毛叔说你太忙,就让我先将这东西交给你。你要觉得哪里不好,到时候他都会按照你的要求办。”

    “行,等我看完以后再让他来一趟。”

    封小瑜与几人说起她最新听到的八卦事:“再有半个多月就要会试了,听说东平侯府的陆子重这次也要下场。”

    邬易安对这个没兴趣:“他下不下场与我们何干?”

    邬家是武将之家从没人参加科考,所以她并不关注此事。

    封小瑜笑着说道:“当然有关了,要不然我跟你们说这个做什么?”

    众人全都看向他。

    封小瑜说道:“每次会试前大家都会给自己看中的举子押注。你们说这陆子重能不能考中?要能,我就给他下注。”

    邬易安翻了个白眼:“考中个屁呀!他都颓废了那么多年,怎么可能考中。”

    封小瑜没搭理她,看向清舒说道:“你觉得这陆子重有没有可能考中?”

    清舒好笑道:“你问我做什么?又不是我下场,我怎么知道?”

    “清舒,我觉得你很有财运。你要说他能考中,我就押他。”

    清舒莞尔,说道:“那我还说他是状元呢?你敢押吗?”

    封小瑜豪爽地说道:“行,那我就将零花钱都拿来下注,就赌他是今年的状元郎。”

    夏岚弱弱地问道:“你所有的零花钱加起来是多少?”

    “二十两。”

    众人这才放心。

    清舒觉得有趣,笑着说道:“行,那我也押一把。嗯,就押一百两银子。”

    封小瑜吓了一大跳,忙说道:“你押这么多干啥?押个二十两足够了。”

    “你对我这么有信心,我怎么能对自己没信心呢!”说完,清舒乐呵呵地说道:“当日我都没想到自个能考中第一,说不准这陆子重也能考中状元呢!”

    听到这话,邬易安豪爽道:“押其他人没意思,押中了也赢不了几个钱。要赌就赌大的,我也出二十两押陆子重是今年的状元郎。”

    祝斓曦见三人都下注,也跟着凑趣:“行,那我也出二十两。”

    夏岚跟公孙樱雪都是不差钱的主,见状也都跟着出二十两银子押陆子重。

    赌场收到这笔赌注时,都觉得下注的是傻子。也只有人傻钱多的,才会干这样的蠢事了。

    陆家消息灵通,很快就听到了这个消息。刘氏有些好奇,吩咐人去查这押注的人。

    查到是封小瑜,刘氏很是不解地与侯夫人说道:“娘,这封家大姑娘拿了两百两银子到赌场押重儿是今年的状元,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侯夫人笑着说道:“能有什么意思?不过是想碰碰运气,万一子重考中状元那回报可就丰厚了。”

    “两百两,这可不少的钱呢!”

    侯夫人看了儿媳妇一眼,平日里多精明的一个人,涉及到孩子就失了平常心:“这银子肯定不是她一个人出的。”

    刘氏想想也是:“娘,那我们也给子重押一注吧!”

    侯夫人无语:“子重这两年都没怎么看书,这次是不可能考中的。不过三年后,他肯定能中。”

    刘氏听闻,当下打消了下注的念头。

    过了两日,蒋方飞与清舒说道:“姑娘,这蔡老板说最低四千六百两。若再少,这宅子他就不卖了。”

    金鱼胡同三进的宅子,正常市价在六到八千两银子。四千六百两这个价格确实很低了,不过因为有影响运势这个传闻不降价也没人敢买。特别是做生意,更相信这些。

    清舒笑着说道:“行,那就这个价!”

    蒋方飞说道:“行,明日我就跟他签契约,然后让他尽快搬走。”

    清舒点点头。

    “姑娘,这宅子买下后租出去还是就放着?”蒋方飞说道:“姑娘,这房子放着没人住很快就会破败的。”

    “暂时先放着。”

    破败了也无所谓,那一窖的酒都价值千金只几坛就回本了。

    第二天下午,清舒就拿到了房契跟地契:“他们什么时候搬走?”

    蒋方飞说道:“蔡老板说他五日之内就搬走,五日后我去收房。”

    清舒点点头:“我也想看看那房子,到时候一起去吧!”

    “好。”

    到收房这一日,清舒带着坠儿跟忠叔等人一起去了金鱼胡同。

    出了门,坠儿才知道是去收房子:“姑娘,这么大的事先前竟一点消息都不透,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宅子有啥秘密呢!

    清舒压低声音说道:“我听说那宅子有宝藏,怕别人得了消息抢先买了去,所以就让蒋方飞暗中买下了。”

    坠儿:……

    “姑娘,你听谁说的?”说完,坠儿脑海就浮现出一个人影出来:“姑娘,是不是那个符景烯?”

    她感觉清舒对符景烯不仅信任还特别看重,也只有他说这宅子宝藏姑娘才会深信不疑了。

    “呃……”

    清舒失笑:“不是,他都不知道我买了这宅子。坠儿姐姐,你别管我从哪知道的,你只要知道这宅子里真藏有宝藏就行。”

    买都买了,坠儿还能说啥:“姑娘,你高兴就好。”

    清舒花钱厉害,但赚钱也厉害。所以不管她怎么花钱,身边的人都没异议。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