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388章 顾老太太到京(3)

第388章 顾老太太到京(3)

    清舒前脚进了课堂,后脚上课的钟声就响起了。

    课间休息,清舒与邬易安说道:“易安,我妹妹的朋友说她黑丑得没人喜欢。拜托你等会好好安慰下她好吗?”

    邬易安杏眼一瞪:“你妹怎么交了这样的朋友呀?清舒,以后可不能再让你妹跟她一起玩了。”

    清舒点点头说道:“以后肯定不能让我妹跟这样的人往来,不过当务之急得让她恢复信心。不然她真觉得自个长得丑,时间长了就会越来越自卑。”

    虽然只相处一个时辰,但她已经发现安安因为这事有些自卑了。好在及时发现,花点心思就可以消除这个阴影。

    祝斓曦说道:“我祖母经常说交友要谨慎,若交到不好的朋友后患无穷。”

    一向不怎么开口说话的夏岚也道:“像你妹妹这种还算好,有的面上跟你亲姐妹似的背地里却算计里。”

    清舒看她愤恨的样子诧异地问道:“你以前被人出卖过?”

    “我没有,但我姐姐被她朋友算计过,以致好好的一桩亲事给丢了。”

    邬易安消息灵通,闻言说道:“你姐姐那事是被她朋友算计的呀?”

    公孙樱雪点点头。她大姐原本定了亲,那亲事可是她爹娘精挑细选的。结果却一时不慎,被害得失了清白不得不退亲。好在父母疼她姐姐并没让她嫁给那纨绔,而是将她远嫁。

    如今她姐也过得不错,算计她姐那人也遭到了报应。只是这事太惨痛,她娘经常耳提面命让她谨慎交友。

    封小瑜也说道:“清舒,这事你真不能掉以轻心。我祖母说孩子四岁到八岁正是性子养成的阶段,若是你们不注意会被影响一辈子的。”

    就是清舒也得承认她外婆并不是个会教孩子的,不说她娘跟顾和平,就说刚才安安的事她外婆就处理得很不好。

    想到这里,清舒点头说道:“这事我会注意的。”

    上完三节课,邬易安几人就准备跟着清舒回家。

    清舒看着邬易安用一根桃木簪绾起的头发说道:“你还是梳过一下头发,要不然我外婆跟妹妹见了会以为你是男孩子”

    邬易安说道:“那你们给我编辫子可别给我弄个发髻,难受。”

    辫子结好了,邬易安问道:“清舒,你说我要不要再弄黑一些呀!”

    “不用,我妹妹比你现在这个样子要白一些的。”

    根据邬易安的丫鬟说,她只要捂一阵皮肤就会变白的。

    封小瑜听到这话哭笑不得:“我还以为你妹妹很黑,搞了半天原来只是有点黑呀!这其实很好办,用玉面膏就好了。”

    玉面膏比较贵得十二两银子一盒,不过清舒能赚钱供得起,不然她也不会说这话。

    公孙樱雪非常无语,说道:“小瑜,清舒妹妹还那般小哪能用玉面膏。”

    你一言我一句,很快就到了顾宅。

    几人见到顾老太太一起福了礼,然后异口同声说道:“见过顾外婆。”

    邬易安是六人之中最黑的,一眼就能认得出来。

    就见邬易安梳着一条长长的大辫子,柳眉杏眼,皮肤黝黑。但她眉宇之间的英气,会让人会忘记她的样貌跟皮肤。

    顾老太太眉开眼笑:“都是好孩子,快坐,都快坐。”

    几人坐下后,封小瑜看着安安说道:“你就是安安吧?清舒天天将你挂在嘴边,说你可爱又乖巧。”

    安安有些羞意地说道:“我没姐姐说得那般好。”

    邬易安最喜欢小孩子了,见状忍不住起身走去捏了下安安的小圆脸:“安安,你给我当妹妹吧!只要你答应,我等会就带你回镇国公府去。”

    安安吓得赶紧推开她,然后钻到顾老太太怀里去。

    邬易安哈哈大笑:“清舒,你妹妹这般可爱,为什么你那般不讨喜呢?”

    “嗯,我不讨喜?”

    瞧着清舒要变脸,邬易安立即改口:“没有没有,清舒最可爱了,清舒是全天下最可爱的小姑娘。”

    现在不讨饶,等明天多给她布置课业那就惨了。所以,识时务者为俊杰。

    说笑了一会,清舒说道:“易安、斓曦、小瑜,天色已晚你们回家去,等明日你们来我家吃午饭。”

    邬易安一口应下:“我要吃卤猪蹄,记住啊,要两只。”

    封小瑜她们也都爽快地应下了。

    几人走后,顾老太太笑着与清舒说道:“以前还担心你交不到朋友,以后再不用担心了。”

    虽清舒在信里说她跟邬易安几人都相处得很好,可她担心清舒是哄她的。要知道这些权贵人家的姑娘可不好相处,特别是邬易安还名声在外。如今见了,这才相信清舒没骗她。这几个姑娘是真将清舒当朋友对待的,不然也不会特意过来拜见她。

    清舒笑着说道:“我不是写信跟你说了我在这里很好,外婆你就是瞎担心。”

    刚才坠儿的话就吓着了安安,所以顾老太太这会也不再提刺杀的事:“我也饿了,咱们吃饭吧!”

    吃过晚饭没多久,邬家就送来拜帖。

    看完拜帖顾老太太有些受宠若惊,她与清舒说道:“邬夫人说明日来拜会我。”

    清舒笑着说道:“邬夫人是个性情爽利的人,她应该是为我给易安补课来道谢的。”

    这事清舒写里告诉过顾老太太,闻言她笑着说道:“哪能让国公夫人来见我,还是我明日去国公府见她吧!”

    真要真让国公夫人上门看望,林承钰得了消息就会过来了。她是不怕,反正呆两个月就回福州。可清舒以后就很难甩脱这块牛皮膏了。

    “这事外婆决定就好。”

    说了好一会话,顾老太太说道:“安安每日到戌时二刻就要上床睡觉。清舒,你去看书,我先带安安睡觉去。”

    等安安睡了,她有话要与清舒谈。

    仆从回到镇国公府,将顾老太太的意思转述给了邬夫人。

    正巧邬老夫人也在场,听了仆从的回话很奇怪:“怎么就林姑娘的外婆跟妹妹来了京城,她娘呢?”

    邬易安说道:“清舒娘上个月出嫁了,新婚期不好过来。”

    邬老夫人笑着说道:“莫怪呢!正好我想找个人来唠嗑唠嗑,你明日将林姑娘外婆请到我院子里来。”

    邬夫人一口应下了:“好。”

    ps:上午要陪孩子参加幼儿园活动,中午更新推迟到晚上。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