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387章 顾老太太到京(2)

第387章 顾老太太到京(2)

    清舒收拾好书本正准备跟着邬易安去吃午饭,就看见坠儿进来了。

    “姑娘,老太太跟二姑娘到了。”

    清舒惊喜不已:“易安、小瑜,我外婆跟妹妹来了就不跟你们一起去吃饭了。”

    邬易安笑着说道:“等我们吃过午饭就拜见顾外婆。”

    封小瑜甩了邬易安一个白眼:“顾外婆刚到,她们祖孙肯定有说不完的话,我们现在去凑什么热闹。要去拜见顾外婆,也得下午放学再去。”

    清舒经常跟她们提顾老太太,所以几人也都想见见这位慈祥和蔼的老人。

    清舒笑着道:“不管你们什么时候来都欢迎。”

    清舒几乎是用飞的回到家里。看到顾老太太,她冲上前将其抱住:“外婆、外婆,你终于来了。”

    日思夜想终于见到了。

    顾老太太一阵心酸,紧紧地回抱清舒:“我的乖乖,可想死外婆了。”

    她一直都想来看望清舒,可顾娴小孩子心性撑不起事安安又太小不敢走开。

    在花妈妈的一阵宽慰下,祖孙两人这才擦了眼泪。

    安安看着清舒小声叫道:“姐姐。”

    “安安。”

    安安猛地点头说道:“姐姐,是我。姐姐,我也好想你。”

    清舒双手摸着安安的脸,高兴地说道:“安安,长这么大了。”

    安安看着清舒精致的五官咧开嘴说道:“姐姐,你好漂亮,比知秋姐姐还漂亮。”

    “我家安安也很漂亮。”

    “没有姐姐好看。”

    清舒听出她言语之中有一些失落,笑着说道:“谁说的。你看你这柳叶眉细而长,多少人想有这样的柳叶眉而不可得。再看这眼睛,又大又圆玲珑秀气。”

    安安摸着自个的脸,有些沮丧地说道:“可是我皮肤好黑,知秋姐姐说我太黑了不好看。外婆,为什么娘跟姐姐都那么白我这么黑呀?”

    顾老太太脸色微变

    这知秋是福州知州家的姑娘,来过祁家几次。她还真不知道,这小姑娘竟说安安长得不好看。

    “她那都是胡说,我家安安最好看了。”为让安安相信,顾老太太特意说道:“你刚出生时又黑又瘦小,你娘看到你时还以为是孩子被换了,看看你现在长得多好。”

    这安慰,还不如不安慰呢!

    清舒看着安安的头垂得越发低,笑着说道:“白有白的好看,黑有黑的美。我们安安这样也很漂亮的。我有个同窗她也黑,但见到她的人都夸赞他漂亮。”

    安安不相信地问道:“真的?”

    “姐姐骗你做什么?放学她会来看你跟外婆,等会你见了她就知道姐姐有没有哄你了。”

    邬易安皮肤黝黑,不过她不是天生的是被晒黑的。可从没一人说她不好看,因为她的气场太强大。所以,也容易让人忽视她的样貌了。

    安安还是有些不相信。

    花妈妈走进来笑着说道:“老太太、姑娘,饭菜都好了。”

    清舒看到桌子上的红烧肉跟翡翠虾仁,笑着说道:“一直都惦记着祥婶做的红烧肉,今日终于吃上了。”

    顾老太太笑着说道:“以后不用惦记了,祥婶这次会留下。”

    清舒摇头拒绝了,说道:“这怎么成?祥婶要留在京城谁给你做饭?”

    “她灶上的功夫都传给了她儿媳妇梅娘,所以你不用担心我吃不好。”说到这里,顾老太太笑着说道:“也是海生如今跟了你表舅做事,也不好让她们夫妻分开。”

    若不然让梅娘跟着清舒更好,毕竟她年轻精力好。不过祥婶虽四十多岁,但身体很硬朗照顾清舒三餐也没问题。

    清舒这才没反对,与顾老太太说起了另外一件事:“外婆,卤肉铺我想再开上两个分店,可没有可靠的人。”

    顾老太太却没同意,说道:“清舒,赚两个零花钱就足够了。摊子铺得太大容易惹人眼,对我们来说不是好事。”

    清舒笑着说道:“外婆,我们这个铺子之所以赚钱并不是我会做生意,而是拥有配方的原因。有镇国公府当靠山也没人敢打卤方的主意,多开几家分铺也没关系。”

    “你一个小姑娘赚那么多钱很容易惹来人觊觎的。清舒,太丰县的事你难道还不能接受教训吗?”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她现在在福州连生意都不敢做了,哪怕祁向笛在福州当知府也不敢。不过如今顾娴嫁给了沈少舟,她倒再想开个铺子赚个零花钱用。

    清舒沉默了说道:“外婆,在我知道害你的人时许家后特别怕。当时我就想离开太丰县,哪怕隐姓埋名只要一家人平安就好。可现在我不想再退缩了,做生意赚几个钱都不敢我以后又能做什么。”

    很简单的一个例子,拿着金元宝的娃娃走在大街上会有人去抢,可若换成彪形大汉却没人敢有这个胆。

    “你以后想做什么?”

    清舒沉默了下说道:“我还在想,不过我不会庸庸碌碌过一辈子。”

    前些日子她们聊天,说起将来想做什么。邬易安说她以后要像她老祖宗一样做个大将军;封小瑜说她要开京城最大的成衣坊跟首饰铺;祝斓曦说她以后要留在文华堂做女教师;夏岚说她要成为大画师;公孙樱雪说她想要做女官。

    当时她很受震撼,原来大家都有明确的目标只她没有。

    那一刻她突然明白傅苒为什么说想要变强先进文华堂。在这里,人人都有梦想且都在为梦想努力。

    顾老太太苦笑道:“也不知道当日支持让你考文华堂是对是错。”

    以前清舒主意大至少还能听劝,现在她劝说都没有用。

    “外婆,在文华堂内我学到了在别处没法学到的东西。”

    邬易安跟封小瑜她们身上强大的自信与对未来的无所畏惧正是她所缺少的,所以清舒特别庆幸自己选择留在了六班。

    顾老太太看着清舒沉静的脸庞,柔声说道:“好,既你决定了外婆就支持你。”

    清舒抱着顾老太太,一脸感动地说道:“外婆,谢谢你。”

    “傻丫头,跟外婆说什么谢。”

    安安听完两人的谈完问道:“姐姐,文华堂很好吗?”

    “文华堂是天下最好的女学。”

    “全天下最好呀!姐姐,我也要考文华堂。”

    清舒笑眯眯地说道:“想考文华堂,那你得好好努力。”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