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381章 顾娴嫁人(1)

第381章 顾娴嫁人(1)

    沈少舟下了二十四抬聘礼,顾老太太也准备置办相同数量的聘礼。

    祁夫人怕她年岁大精力不济,就让宗氏帮着张罗了下。

    宗氏这日忙完回家,累得躺在椅子上让丫鬟给她捏肩膀捶腿。

    祁向笛一脸喜意地走了进来:“婉瑜,娘呢?”

    顾娴要出嫁,所以顾老太太就搬回去住了。平日住着可以,出嫁可不好在亲戚家。

    宗婉瑜站起来帮祁向笛解开斗篷:“娘去了姨母家,看你这般高兴可是有什么喜事?”

    祁向笛说道:“刚得到消息,清舒考中了文华堂且还是第一名。”

    “竟是第一,怪不得娘跟姨母宗夸赞清舒聪慧会念书。”宗婉瑜说道:“我得将这个号消息告诉娘跟姨母,让她们高兴高兴。”

    祁夫人跟顾老太太两人听到这是,都笑得合不拢嘴。

    祁夫人乐呵呵地说道:“以清舒的成绩考上是没问题的。只是没想到这孩子这么争气考了第一。第一呀,这可是女状元啊!”

    说完,祁夫人瞅了祁向笛一眼:“比你们两兄弟强多了。”

    大儿子还好总算是个榜眼,二儿子简直没法说,连进士都没考上。

    考了那么多次都没考上,祁望明不想再考了。在祁老太爷的打点下,如今在平洲管辖下的焦阳县任县丞。

    顾老太太眉开眼笑道:“当年傅苒与我说清舒将来能考进文华堂,我还当她哄我呢!没想到竟真考上了,还是第一。”

    宗婉瑜笑吟吟地说道:“表妹马上要嫁了,清舒又考了个第一,这可是双喜临门。”

    顾老太太一高兴,赏了府里的下人一个月的月钱。

    顾娴得知消息喜滋滋地说道:“清舒念书这般厉害,肯定是像着我呀!”

    顾老太太笑骂道:“连京城女学都没考中还像你,真不害臊。”

    这日晚上安安匐在顾老太太怀里:“外婆,我想跟你一起去京城看望姐姐。”

    “好,到时候我们一去去京城看望你姐姐。”说完,顾老太太摸了下安安的额头柔声说道:“你爹也在京城,到时候也可以去看看他。”

    安安仰头看着顾老太太,小心翼翼地问道:“可以去看他吗?”

    在顾家爹这个词都成禁忌了,只要安安一说顾娴就会骂。次数一多,安安都不敢再提了。

    顾老太太嗯了一声说道:“我知道你想见他,既想见那就去见吧!不过,你姐姐说崔氏容不下她,所以她在京城没与你爹他们住一块。你去见见他可以,但不能住到林家。”

    安安忙点头说道:“外婆,我就想看看他长什么样子,我跟他长得像不像?”

    顾娴也有了好归宿清舒也考上了文华堂,一切都在向好的发展。顾老太太对林承钰的憎恨,也没以前那般强烈。

    “你跟他长得不像,跟你外公很像。”

    安安问道:“外婆,你跟我说下姐姐的事好不好?”

    虽她还没见过清舒,但她经常听顾老太太提起也知道清舒聪慧贴心。

    听着听着,安安就睡着了。

    顾老太太轻轻地摸着安安的头说道:“我的安安呀,你要跟清舒一样才行,可不能让那畜牲哄了去。”

    也是清舒写信给她说希望能带了安安去。姐妹两人分开四年多确实该见见了,若不然姐妹两人碰面也不认识。

    转眼到了顾娴出嫁的日子。

    全幅太太看着上好妆的顾娴,笑着说道:“新娘子这般漂亮,新郎官有福了。”

    沈少舟是霍记商行的二当家有钱有势,长得也端端正正。自妻子暴毙身亡后不知道多少媒人上门提亲。可惜,他一个都没瞧上。谁也没想到最后竟要娶个顾娴,哪怕这人是知府的表妹还是跌碎了一众人的眼睛。毕竟顾娴年近三十,还有两个女儿。

    顾娴闻言,面露娇羞之色。

    全福太太暗暗称奇。都快三十岁的妇人,这模样看起来跟个二八年华的小姑娘似的。

    人逢喜事精神爽,沈少舟穿着大红色的衣裳看起来年轻了五岁不止。

    用大红绸缎将顾娴从新房牵出来,两人到了堂屋朝着顾老太太跪下磕头。

    顾老太太走上前将顾娴扶起,泪流满面说道:“以后要好好跟少舟过日子,再不可像以前那般任性妄为。”

    因为沈少舟答应婚后会接了顾老太太跟安安去住,所以顾娴这会一点分开的愁绪都没有:“知道了娘。”

    那声音,透着一股欢快。顾老太太听了又好笑又好气:“少舟,小娴都被我惯坏了,你还请你一后多多包容下她。”

    “岳母,你放心,我会好好待小娴的。”

    原本经历过妻子的背叛他不欲再娶妻,谁知却被充满童心的顾娴撩拨了心弦。不过这一次他决定以后减少出海的次数,多留些时间在家陪伴顾娴。

    顾娴被接走后,顾府就冷清下来了。

    祁夫人看着顾老太太眼眶通红,笑着说道:“少舟不是说了等三朝国门后就接了你们过去。不过是分开几天,别难过了。”

    顾老太太擦了下眼泪说道:“生女儿有什么好的?出嫁的时候心都被挖走了。”

    这次还好,知道沈少舟是个靠得住的。像上次顾娴出嫁,她真是愁得茶饭不香。

    祁夫人笑着说道:“可闺女贴心呀!每次看到清舒跟安安我这心都痒痒的,可我这两个儿子都不争气都不能给我生个孙女。”

    祁向笛站起来说道:“是儿子不孝。”

    祁夫人摆摆手赶她出去:“去、去,现在看到你就烦。”

    祁向笛也很无奈,他也想要个香软甜糯的女儿。可谁知接连生了两个小子,这也怪不了他呀!

    宗婉瑜笑着说道:“娘,等熠涛成亲,让他给你生个曾孙女。”

    祁夫人撇撇嘴说道:“等他,我还不知道等到猴年马月呢!”

    宗婉瑜轻笑道:“熠涛今年十四了,用不了几年就成亲了。”

    祁夫人说道:“你别哄我了,当我不知道你们准备等熠涛考中进士再说亲。一切顺利也得等个六七年才成亲,到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在不在呢!”

    这话祁向笛不爱听了:“娘,你肯定会长命百岁。别说曾孙女,就是玄孙女你都能看得到了。”

    祁夫人笑道:“那算了,我到时候岂不成了老妖精。”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