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376章 朋友(4)

第376章 朋友(4)

    清舒没将这份入股契约烧掉,而是放入方形的小盒子内。

    坠儿看着清舒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问道:“姑娘,你怎么了?不会邬姑娘又欺负你了吧?”

    清舒摇头说道:“没有。我只是想起了静淑,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坠儿笑着说道:“姑娘若是想知道罗姑娘的近况,写信问问先生就是了。”

    清舒点了点头。

    将箱子放回到床底,清舒说道:“去叫了来喜来。”

    “来喜,你之前说想将卤菜馆弄成小酒馆,现在你可以去弄了。”

    来喜有些讶异:“姑娘,你不怕有人来闹事了?”

    清舒笑着说道:“邬家大姑娘入了股,并且承诺若是有人来捣乱她会出面摆平。”

    这等于是让人吃了一颗定心丸。

    来喜大喜:“行,那我明日就去买些桌椅,再去酒坊定一些酒了。”

    “对了,还得再多招两个人。”

    说到招人,来喜又道:“姑娘,我想在这里也开一家卤菜馆。到时,陈妈妈就负责这里的卤菜供应。”

    “那长安街那边呢?”

    陈妈妈要照料她的三餐,她做的卤肉供应一个店铺勉强可以,两个肯定不行。

    来喜心里琢磨了许久:“姑娘,长安街离这里也有些远,从这里送过去费时又费力。姑娘,你看能不能让人在铺子里卤肉?”

    “你可有了人选?”

    这个来喜早就想好了:“姑娘,你觉得让周嫂子负责在铺子里卤肉怎么样?”

    清舒点头说道:“要周嫂子愿意,一个月给她开十二两的月钱。还有,得尽快找个可靠的人来接替陈妈妈的事。”

    陈妈妈是她的管事妈妈,不能一天到晚泡在厨房里。

    来喜沉默了下说道:“姑娘,这卤方可是重中之重,容不得一点闪失。”

    一旦卤方泄露出去别人就会来抢生意了,所以接手的必须是绝对信任的人。

    清舒笑着说道:“卤方都在我脑子里,她们拿不走。最多就是将卤汁弄走,不过这卤汁隔断时间要卤过,若不然味道会越来越淡的。”

    “姑娘,这事还是得慎重。”

    清舒笑了下说道:“那你安排吧!”

    傍晚时分,段师傅来与清舒辞行:“姑娘,现在天气已经变暖,我也该回去了。”

    虽然清舒早有准备,但她还是舍不得:“师傅,你跟师娘真不能来京吗?我这卤肉店会越开越多,你跟师娘也不用担心来京城没事做的。”

    段师傅摇头说道:“不了,我跟你师娘年岁大了就想在老家养老了。清舒,只要你好好的,我就高兴。”

    人各有志强求不得,清舒见他意已决也就没再挽留了:“师傅,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明日。”说完,段师傅交给清舒一本书:“我之前教了你段家拳,这是我自创的刀法。”

    清舒摇摇头没接:“师傅,这个你还是留给小金吧!”

    段师傅笑着说道:“这孩子对习武没什么兴趣。反倒是你屡次出乎我的预料。这书你留着吧,愿意练就练,不愿意练找着合适的人也可以传给对方。”

    虽然清舒没拜师,但在段师傅心中清舒就是他的关门弟子。

    清舒双手接过书,鞠了一躬:“清舒谢谢师傅。”

    段师傅看着清舒,良久后说道:“我知道你是个有主意的孩子,多的我也不说。只一句话你定要记住,立身处世,行心之所安,无愧于天地。”

    清舒郑重地点头:“师傅,我记住了。”

    走的时候,段师傅看着清舒准备的几个大箱子很是无奈。

    清舒说道:“师傅,这些都是我给师娘还有小柔姐买的京城特产。师傅,这都是我的一片心意,你可一定要带回去。”

    来了京城,哪能一点东西都不带。

    段师傅被念得有些头疼,只得妥协:“行行行,我都带回去。”

    看着段师傅渐行渐远,清舒的眼眶一下就红了。

    “姑娘,你若想段师傅了,咱以后回平洲看望他。”

    到了文华堂,邬易安就告诉了清舒一个好消息:“我娘去问了,福运楼那边正好前段时间买到了一对熊掌。清舒,等我们放暑假的时候就去吃。”

    “好。”

    邬易安听清舒声音不大对,再看她眼睛还通红顿时双眼一瞪:“谁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欺负你。是谁,告诉我,我要让她知道花儿为何那般红。”

    清舒原本有些伤感的,闻言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没人欺负我,是我师傅回去了。”

    “呀!你师傅竟然跟你来了京城,这事你怎么不早说呀!”

    清舒笑了笑:“我师傅他老人家不想让人知道他来京了。”

    人都走了懊恼也没有用了,邬易安试探性地说道:“清舒,你的拳法很不错,能不能教我下呀!”

    清舒不明白地问道:“易安,你的拳法也很好,干什么要别人的。”

    “我这套拳法太过刚猛,打人的时候一个不注意就将人打坏了。倒是你的拳法柔中带刚,打人刚刚好。”

    清舒暴汗:“你习武就是为了打架呀?那你还是别学了。”

    其实段家拳也非常威猛,不过她打出来看着有些软绵绵的。

    “我只是那么一说。清舒,你教下我,我也可以将我的拳法教给你。”

    清舒摇头说道:“师傅当日教我这套拳法的时候就说过,不能传授给别人。”

    邬易安有些失望:“咳,你说那些老人家做什么都将自家的武功藏着捏着呢!固步自封很难有进步的。”

    这话清舒也认同,不过她还是摇头:“师傅的话我不能违背的。”

    邬易安点头表示理解:“铺子什么时候开张?等开了,我带几个人去撑撑场子。”

    这个清舒巴不得了,邬易安能露面那些不长眼的人也不敢来惹事了:“日子还没定下来,这样,就定二十吧!”

    那一日正巧放假,也不耽搁了上学。

    邬易安点点头,想了下又说道:“对了,铺子开张要请舞狮来表演。你们请好了没有呀?要没有我让人去请。”

    这以后的零花钱可都靠它了,所以邬易安非常上心。

    “我这不过是个小铺子,弄那么大阵势做什么?”见邬易安有些失望,清舒笑着说道:“开张时要放鞭炮,这个你包了吧!”

    “好。”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