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355章 报信

第355章 报信

    太阳出来,屋檐挂着的冰凌开始融化地往下滴水。

    采梦说道:“姑娘,等出了正月应该就会变暖了吧!”

    在江南二月开始大地开始回暖,到三月天气就暖和。花草树木都开始焕发生机。

    “京城的春天比江南要来得晚,估计要到三月底才会暖和。”

    “啊,还要两个多月呀!”

    清舒笑着说道:“我听说桐城那边要到五月才暖和呢!不过你也是刚来不习惯,等呆上几年就好了。”

    叫了来喜进来,清舒说道:“那铺子你可以开始准备了,等我考完就可开张了。”

    来喜一直在等清舒这话:“好的姑娘,我等会就去找匠人将铺子重新粉刷一遍。”

    做吃食最重要的是干净,客人见了买东西也才放心。

    顿了下,来喜说道:“姑娘,德叔昨晚跟我说他要跟段师傅一起回京去。”

    一行人到京城的时候天气已经很冷,清舒不放心段师傅就留他在京城过年。

    段师傅虽留下,但也说了等清舒考完他就回去。

    清舒吃了一惊:“阿德爷爷不是说开春再回去吗?怎么又改变主意了。”

    “德叔想家了。”

    听到这话清舒沉默了,她原本是想将赵德留下的。可现在想来,这样还是太自私了。他毕竟年岁大了,该享天伦之乐。

    清舒去找了赵德:“阿德爷爷,来喜说你准备跟段师傅一起回去,是真的吗?”

    赵德点头说道:“姑娘,来喜这小子很能干,他能管好铺子跟田庄。我留下也派不上什么用场。”

    清舒笑着说道:“阿德爷爷,我知道你年岁大了想享天伦之乐。不过开春外婆会来京,我希望你等外婆来了再回老家。”

    “老太太开春后会来京吗?”

    清舒嗯了一声说道:“这事我暂不想让其他人知道,所以这事还请阿德爷爷保密。”

    赵德知道清舒防的是林承钰:“你放心,我谁都不会说。”

    临近考试女学的学生都很紧张,有些学生晚上甚至看书看到很晚。

    简舒瞧着这样不是办法,就让这些学生晚上跟着护卫多打两课时陈的拳。弄得她们筋疲力尽,再没精力去看书了。

    谢小歆与清舒说道:“再有五天就要考试了,清舒,我很怕。”

    “你怕什么?以我们两人的成绩百分百能考上的。”

    “我就怕出意外。”

    清舒笑着说道:“能出什么意外?歆姐姐,不过是一场考试没什么大不了的。咱考不了第一,难道前一百名还考不中?”

    “一百名?这名次会不会太差了?”

    清舒哭笑不得:“你别想名次了,就想着我肯定能考中就行。至于名次,我真觉得第二名跟最后一名没什么区别。只要考进去,以我们的底子以后也不会被刷下去。”

    谢小歆觉得清舒这思维很古怪:“第二名跟最后一名区别大了去好不?”

    清舒有自己的想法:“真正能扬名的是第一名,至于第二名有几个人会提起。”

    说起这个,谢小歆说道:“在叶山长时期我们金陵女学经常拿第一,可自她以后就只拿过一次第一。”

    这个叶山长是金陵女学第三任的负责人,行事果敢强势。她做女山长时赏罚分明,女学学习氛围非常浓厚。

    清舒耸耸肩说道:“那你努力吧!反正我是拿不到第一的。”

    谢小歆好笑道:“好歹你长年霸占着金陵女学的第一,怎么就这么没信心呢!”

    清舒说道:“那是你没见过祝斓曦。那小姑娘写的文章妙笔生花,写诗作词也很厉害。最关键人家琴棋书画也都通,还学了煮茶花艺。你说,我拿什么跟人家比。”

    谢小歆沉默了下说道:“我听说祝斓曦每天只上半天课,下午就在家里学习。”

    “对呀,就这京都女学的那些女学生都考不过她次都第一。”说完,清舒摇头感叹道:“你说人家这脑子到底怎么长的呀,人跟人的差别这也太大了。”

    谢小歆哭笑不得:“也是众人羡慕嫉妒的对象好不。还有,这话别跟其他人说,要不然会被打的。”

    这日傍晚蒋方飞正在小儿子说话,就见苗老实说道:“蒋护卫,你侄子来找你了。”

    蒋方飞出门后就看见一个面色黝黑的少年。模样跟以前不一样,但那不屑一顾的眼神还是很熟悉的。

    蒋方飞不由笑了起来:“符少爷,你干嘛将自己弄成这模样?”

    符景烯说道:“我收到消息说有人要对你那人傻钱多的主子不利。这几日,你们还是小心一些吧!”

    他从不相信天上有掉馅饼的事,所以一开始他怀疑清舒是甄氏派来接近他的人。不过等清舒真给了他一千两银子就打消了这个念头,甄氏可没那么大方。后来他想查了清舒的背景,知道她不仅跟符家甄家没半点关系,就是在京城也没熟人。也是那时,他才相信清舒真的是看他可怜帮他。

    查探的结果越发坐实了清舒人傻钱多的事实,这样的傻子他是不屑的。不过那一千两银子解了他的燃眉之急,也算是欠了一个人情。所以听到有人要对清舒不利,他特意跑来报信。

    蒋方飞收起脸上的戏谑,沉着脸说道:“可知道是谁要对我家姑娘不利?”

    符景烯摇头说道:“不知道。我劝你也别费劲去查,查也查不到。他们不会会将雇主说出来,要坏了规矩以后他们也没法在道上混了。”

    听到道上这两字,蒋方飞面色有些复杂:“你混帮派?”

    符景烯嗤笑一声道:“怎么,瞧不上?”

    “没有。”犹豫了下,蒋方飞说道:“我家姑娘想见你。”

    符景烯不屑道:“我才不去见你们那傻主人呢!这次的事算是还了人情,一千两银子我会尽快还你们的。”

    看着他的背影蒋方飞神色很复杂,这小子不简单。也不知道自家姑娘是怎么认识的,而且还不为余力地帮他。

    蒋方飞自言自语道:“不知道跟这小子扯上关系,是祸是福。希望是福吧!”

    ps:不知道是我的网速卡,还是网站卡,发一章上来要半天,(# ̄~ ̄#)。若是看到重复的,请刷新下。标题错误,得请编辑修改,作者没有权限。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