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340章 符景烯(1)

第340章 符景烯(1)

    祝斓曦一脸惆怅地与佳德郡主说道:“娘,我原本还想与她光明正大比一次。结果她说诗词跟文章不行比不过我,都还比就认输太没意思了。”

    佳德郡主笑道:“这不是认输,而是知道自己的弱点。斓曦,这世上比你强的人很多,你只要尽了力是不是第一并不重要。”

    祝斓曦回来后,说与她详细说了那日的事。有些人听到会觉得清舒得理不饶人,但佳德郡主却很认同清舒处理方式。有些事可以容忍,但越过底线的事是不能姑息的。否则,人人都能欺你了。

    祝斓曦点点头,想起清舒所拜托的事说道:“娘,哪买得到银霜炭?清舒说女学那边用的木炭不好有很浓的烟,熏得直流泪。”

    佳德郡主笑着说道:“现在这天哪还买的到银霜炭,不过家里多备了些,可以匀一些给他们。”

    当日下午,女学就收到了五百斤银霜炭,不是白送二两银子一斤。

    市面上的银霜炭都炒到十两一斤都买不着,这二两银子一斤也是欠下了大人情。

    简舒知道郡主府是看在清舒的面上才将备用的银霜炭给她们,一脸笑意地说道:“这丫头,还真是我的福星。”

    多亏了清舒的护卫,她们一行人才能安安稳稳到京城。而如今又雪中送炭,不是福星是什么。

    万先生说道:“简舒,咱们得给佳德郡主道谢。”

    “这个自然。”

    清舒第二日去了宗家。

    宗夫人看到清舒,拉着她的手笑眯眯地说道:“真是个可人疼漂亮的姑娘,莫怪你姨婆那般疼你。”

    亲家母亲自写信给她拜托她照料下这孩子。做亲家这么多年来,亲家母还是头次开口求她。

    当日其实并不是宗大人相中的祁向笛,而是宗夫人看中的。她见祁向笛品性端正性子沉稳,就有意将女儿许给她。两家门当户对,宗大人知道她的意思也爽快地同意了。

    事实证明她选对了人。女儿嫁过去不仅婆母宽厚和蔼,女婿也洁身自好身边没乱七八糟事跟人。所以女儿这日子,过得特别顺心。不像两个庶女总是回来告状,要老爷给她们撑腰。

    清舒笑呵呵地首都哦啊哦:“姨婆是很疼我,她还总抱怨说两位舅母不给她生个孙女,害得她只能羡慕我外婆了。”

    宗夫人哈哈大笑:“你舅母也想要个闺女,可惜一直都没能如愿。”

    如今女儿年岁大了想生也生不出来了,所以只能寄希望下一代了。

    宗夫人又询问了清舒的学习情况以及在京城的生活。

    学习成绩清舒如实都说了,至于生活上清舒含含糊糊说了崔氏不喜她。其他的,她并没多言。

    宗夫人什么人,一听就知道定是崔氏为难了她:“你姨婆特意写信给我照佛你,就是怕你被人欺负了。若是碰到什么难事尽管来找我,可别不好意思。要不然,受了委屈你外婆跟姨婆知道得心疼了。”

    清舒笑眯眯地应下了。

    清舒吃完午饭就回去了。宗夫人与儿媳高氏说道:“这孩子乖巧又贴心,莫怪亲家母如此疼她。也不知道那林承钰是怎么想的,自己的女儿不管不问,对别人家的孩子倒是嘘寒问暖的。”

    高氏很不屑林承钰的:“不过是瞧着崔氏出身忠勇侯对他仕途有帮助就娶了。至于前妻跟女儿,又哪会放在心上。”

    “鼠目寸光。”

    一朝得势就抛弃妻女,这样的人谁敢信任谁又敢用。

    其实不仅宗夫人婆媳瞧不上林承钰,就是忠勇侯夫人都瞧不上他。

    清舒出了宗家,与苗老实说道:“苗叔,我们去志远书局。”

    她昨日看到题目说地动发生后需要怎么才能预防疫病,她只知道笼统的知识点。具体如何做却是不知道,所以她需要买相关的书籍。

    地动只是自然灾害的其中,除此之外还有旱灾、洪涝、冻害、雹灾、滑坡、虫害等。清舒将这方面的书籍一股脑全都买了。

    虽然现在出现了活字印刷,但书籍还是比较贵,这不清舒买了二十多本书,又花出去五十多两银子。

    坠儿捧着书笑着说道:“姑娘,我觉得你该将卤肉铺子开起来,若不然只买书就能买穷了。”

    卤肉铺子那般赚钱,不开的话她都觉得很可惜。

    清舒摇摇头说道:“不着急,要开也得等明年。”

    “那自然。”赚钱固然重要,但明年的考试更重要。

    清舒正准备上马车,突然从旁边走过来一个少年。

    那少年不知怎么的踉跄了下摔倒在地,不过很快他就从地上爬起来。

    清舒条件反射看了过去,结果看到这少年呆住了。

    那少年穿着一身单薄的秋衣,那秋衣还打着补丁。五官俊朗,脸部轮廓分明,一双凤眼又细又长深沉得看不到底。

    见清舒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少年以为是在看他笑话恶狠狠地回瞪了她一眼。

    清舒回过神来,看到少年嘴角的血迹不由脱口而出:“你、你怎么受伤了啊?”

    少年并不认识清舒,听了她这话顿觉清舒脑子有病。不过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捡起落地上的包裹走了。

    坠儿觉得清舒的神色不对,忙问道:“姑娘,你认识他?”

    何止是认识,这可是她上辈子的大恩人。若不是得他相救,她就被狮子庵的尼姑打死了

    只是没想着上辈子位高权重的长宁伯飞鱼卫统领,小时候过得这般不如意。

    坠儿看清舒的样子,就知道两人怕不仅仅认识这般简单:“姑娘,我们要不要跟上他呢?”

    清舒看着少年的背影摇摇头,然后将装满了碎银子的荷包给了蒋方飞:“你把这个给刚才那少年。”

    蒋方飞摇摇头说道:“姑娘,那少年很傲气,这样的人是不会接受你的施舍。”

    清舒神色一顿,确实,像符景烯这样的人肯定不接受别人的施舍。

    清舒沉默了下说道:“你跟在他身后看看他去做什么?要需要帮忙,就帮她一把。”

    蒋方飞有些疑惑但也没多问,应了一声就追了上去。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