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306章 楚韵(1)

第306章 楚韵(1)

    清舒回到家,就看见傅苒站在走廊下逗弄小灰跟小绿。

    “老师,你来了呀!”

    在清舒跳级的事一传出去,就有不少人来请傅苒。只是傅苒以要照料傅敬泽为由,都推了。

    傅苒笑着道:“今天敬泽放假,我就带他过来。”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母子两人关系越来越亲近再不像以前那般拘谨。

    这话一落,傅敬泽就从屋子里走出来:“师姐,你回来了。”

    虽傅敬泽搬走了,但清舒还是将他的房间留着。

    清舒打量了他一下。傅敬泽来金陵的时候又瘦又矮,养了这几个月不仅脸上有肉人也长高了不少。

    傅苒笑着说道:“他现在跟着坠儿学拳,饭量比以前大了所以长得也快。”

    习武不是傅苒要求,是傅敬泽主动提出来的。他觉得若没个好身体,以后科考怕是男过关。

    傅苒朝着傅敬泽说道:“你进屋看书,我有些事想跟清舒说。”

    进了屋,傅苒与清舒说道:“海家的大太太想请我教她家的三位姑娘。”

    罗静淑是个心里藏不住话的,经常跟清舒说金陵城内各种八卦事件。

    最开始只是说些面上的东西,发现清舒不仅嘴巴紧是个很好的倾听者后,她就没了顾忌。不仅楚家跟海家,就是总督府巡抚府的八卦她也会讲给清舒听。

    清舒皱着眉头说道:“老师,我听同窗说海家的几位姑娘关系极差。”

    嫡出跟庶出能和谐相处的极少,若是有些矛盾正常。可跟仇人似的,那就大有问题了。若是跟着一起学习,谁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来。

    “确定吗?”

    清舒点头道:“静淑与她们没仇怨也没利益关系,应该不会有假。”

    傅苒一时之间有些犹豫。

    清舒见状就知道海家给的束脩应该不低了:“老师,海家答应一年给你多少?”

    “两千四百两。”

    干一年抵得过她以前四年了。要辞了,可就难找得到出手这般阔绰的了。

    清舒想了下说道:“要辞了也可惜,老师,你跟海家人说只教四姑娘。而且必须都听你的,海家大太太不能插手。若是不同意或者违背协议,那你就不要教。”

    傅苒闻言笑了起来:“老师教了这么多年书,不管多骄纵都能管束得住,你不用为我担心。”

    宁愿少赚点,也不想坏了名声。

    越过这个话题,傅苒问道:“清舒,你开了卤肉店生意怎么样?”

    清舒笑道:“挺好的。你是不知道自开了这家卤肉店大家都跟打了鸡血似的,从到忙到晚都不觉得累。”

    除了卤肉卤鸡鸭,又加了卤蛋卤海带豆干。再这样下去,清舒都觉得他们还要卤白菜萝卜了

    “真的?”

    新儿提了茶水进来,听到这话笑着道:“先生是不知道,姑娘说赚钱了会拿出一成的利润分给他们,有钱分自然就有干劲了。”

    傅苒恍然:“这法子很好。清舒,你这卤肉店一个月能赚多少钱?”

    “现在每天有十来两银子的利润。”

    新儿莞尔:“莫怪他们这么有干劲,平分下每人能拿两三两银子呢!”

    “会根据出力多少来分配。来喜跟陈妈妈出力最多,两人肯定是要占大头的。”

    傅苒莞尔:“你这法子很好。等我以后开铺子,也得学你这样。”

    要想让马儿跑,就得先给马儿吃饱。虽来喜跟陈妈妈虽都是家奴,但若一味压榨他们就没这么高的积极性了。

    闲聊完,傅苒问起了清舒学习情况:“功课都得跟得上吗?”

    清舒苦着脸说道:“其他都没问题,就是写诗作词这块还是不行。”

    文章在范先生的帮助下已经渐入佳境,就是这写诗作词还是一窍不通。

    “那就算了,写诗作词的分数并不高。只要其他学科考好了,还是没问题。”

    之前简舒推荐的那位毛先生,在看到清舒写的一首诗后就回绝了。清舒压根就没开窍,写出的东西不知所谓。这要教了,会损了她的名声。她可不想晚节不保。

    “那也不能放弃,至少以后考试拿个乙一等呀!”

    乙一等,就是刚刚隔阂。清舒如今对诗词,不求优秀只求合格。不过只要写的诗平仄韵脚对仗符合要求,阅卷老师就会给分。所以,哪怕学得很痛苦清舒也坚持下来。

    三月三,女儿节。这一日学堂放假,清舒应邀去了谢府。

    谢小蛮看到清舒发髻上插着两柄漂亮的小玉梳,笑着道:“今日终于舍得将你的首饰亮出来了,不藏床底蒙灰了。”

    清舒轻轻一笑:“没小蛮姐姐你的镶珍珠赤金丹凤钗亮眼。”

    “小蛮姐姐。”

    清舒转过头,就看见楚玉婷跟个姑娘走了过来。就见这姑娘穿着一身苏锦掐花红梅月白襦裙,梳着小流云髻,戴着一支水晶莲流苏花簪。眉目清雅,肤色白里透红,腰肢纤细不堪一握。让人见了,心生怜惜。

    楚玉婷长相娇美,可跟着姑娘站一块却逊色不少。

    “二姐姐,这就是清舒。”

    楚二姑娘笑着点头道:“如今金陵女学谁不知道林姑娘的大名。不过百闻不如一见,林姑娘不仅聪慧过人长得也很漂亮。”

    “楚姐姐谬赞了。”

    楚二姑娘问道:“林姑娘,听说你师从瞿先生,有机会我想跟你讨教一二。”

    谢小蛮笑着道:“清舒,楚姐姐的画可是被康老先生称赞过。若不是她在备考,画社的社长就是她了。”

    这位康老先生,是江南颇有盛名的一位书画大师。

    清舒眼睛一下就亮了:“楚姐姐准备考文华堂。”

    楚玉婷惊讶不已:“清舒你也知道?”

    “楚玉婷,你笨死了。楚姐姐既要备考,那除了考文华堂还能考什么?清舒,你以后也要考文华堂?”

    清舒笑了下道:“我诗词不行,去考估计也考不上。”

    谢小蛮伸手照着清舒的额头弹去,可惜清舒往后退了一步没弹着:“不要妄自菲薄,你除了诗词稍有欠缺,其他功课都很好。”

    按照她姐的说法,以清舒的进步下学期应该能转进一班。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