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290章 女学生活(2)

第290章 女学生活(2)

    第一节课看游记,第二节清舒就陷入了沉思之中。总不能上课一直自个看书吧,要这样还不若呆在家里,何苦来学校。

    阿忠来接清舒,见她皱紧眉头问道:“姑娘,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清舒摇头道:“没有,就是先生教的我都学过。继续下去,我觉得有些浪费时间。”

    阿忠想也不想就说道:“既如此,那就别去,在家里让傅先生教。”

    傅苒一直到傍晚时分才回来。

    清舒与她说道:“老师,先生教的东西,你都教过了。”

    “孔子曰,温故而知新,你就当是温习一遍了。”

    清舒不愿意,说道:“温习的话只需要过一遍,非常快就看完了。可先生教的非常慢,老师,我不想浪费时间。”

    时间很宝贵,怎能浪费在这种无用的事上呢!

    “那你不想去念了?”

    “既考进来,自是要去念的。只是,我想要跳级。”

    傅苒并不惊讶,笑着问道:“那你是想跳到黄级班吗?”

    清舒摇头说道:“要黄级班教授的东西我也会,那我得去玄级班。”

    “确定要跳级?”

    清舒很肯定地说道:“老师,我不想浪费时间,若是不让跳级我就留在家里学。”

    与其浪费时间去听自己早就掌握的知识,还不若留在家里看书或者练功。或者,可以再请人教更深一些的东西。

    傅苒见清舒下定决心,说道:“在女学跳级是允许的,不过要跳级必须通过考核。”

    “这个自然。”

    若是跳级不用通不过考核,岂不是人人都想要跳级了,那女学还怎么办下去。

    傅苒也没写帖子,直接带了清舒去简家了。

    简舒看到两人笑着道:“这么晚了,什么事不能等明日再说?”

    清舒主动说道:“先生,我想跳级。”

    听到这话,简舒连眉眼都没抬一下;“今天才上学第一天,你就想跳级?”

    就清舒的水准,确实没必要留在初级班。就算清舒不来,她过几日也要与傅苒提。

    “老师教的我都学过,若是不跳级留在初级班也只是浪费时间浪费生命。”

    简舒闻言大感意外,傅苒是绝对不会说这样的话:“这是你自己的意思?”

    清舒点头。

    简舒也没反对,只是说道:“女学虽然不支持跳级,但也不反对。不过跳级后,你不能进一班。”

    顿了下,简舒补充道:“不过只要表现优异考试能排前二十,到时候就能破格让你进一班。”

    关键还是要用成绩说话。

    在知道王蔓菁是走后门进的一班,清舒就不觉得一班有什么了不起的:“先生,我想跳到玄班。”

    “你确定?”

    清舒点头道:“我跟着老师学了两年,我相信跳两级没问题,肯定跟得上。”

    简舒没同意但也没拒绝,只是说道:“这事我明日要与山长商量下,确定了考核的时间再通知你。”

    清舒站起来给简舒鞠了一躬,感激道:“谢谢先生。”

    出了简府,清舒与傅苒说道:“我还以为要费一番唇舌才能说服先生呢!”

    结果准备的一肚子话,愣是都没派上用场。

    傅苒莞尔:“你不仅做出圆圆都做不出的题,还学了《史记》跟《大明律令》。这些,哪怕是玄级班的学生都未必能做到。”

    师生两人前脚到家,后脚简舒就送了一箱子的书来。这些书,是初级班下学年跟黄级一年的课本。

    清舒觉得这些书跟笔记算是及时雨了。不过她并没有急着看,而是在院子里练拳。

    瞿苟荀沐浴后进屋,见简舒还在写东西:“别写了,留着明日再做吧!”

    简舒放下笔,擦干净手也上了床。

    瞿苟荀一边给简舒捏了肩膀,一边说道:“谢兄今日与我喝酒时,想让我们将圆圆许给她家轩小子。”

    简舒摇头道:“圆圆还小,亲事等她及笄以后再说。”

    “行,我明日回复他。”

    听到这般干脆的回答,简舒好笑道:“你不同意直接拒绝就是,偏要我来做这恶人。”

    瞿苟荀说道:“我若是开口拒绝,谢兄怕要日日来寻我喝酒了。”

    说起瞿圆圆,简舒就有发愁:“这孩子成天乐呵呵的,没心没肺。她的亲事,我们得好好斟酌斟酌。”

    “不用担心,我们给她寻个知根知底宽厚的人家。”

    对瞿圆圆,夫妻两人的态度是一样的。不求多富贵只要平安健康,日子顺心。”

    “今日清舒过来说要跳级,我原本以为是傅苒的意思,没想到是她自己提的。”

    瞿苟荀并不意外,笑着说道:“我早发现这孩子非常有主见。她会提出跳级,我病不意外。”

    简舒摇头说道:“不,这孩子不仅有主见,还有远见。”

    “远见?”

    简舒回想起清舒说的话,笑着摇头道:“她说若是不跳级继续留在初级班是浪费生命,要不准许她跳级这孩子肯定会休学。”

    教了这么多年书,跳级的学生虽不多但也有。可像清舒这样上学第一天就确定自己要跳级且还付诸行动的,绝对是第一个。

    瞿苟荀说道:“这样挺好的,也不怕被后娘磨搓打压。”

    说起这事,简舒摇摇头说道:“这么优秀的孩子说舍弃就舍弃,林家终有一日会后悔的。”

    林家的人,太短视了。

    虽确定要跳级,但清舒第二日照常去学校。不过上课的时候,她就自己看书根本不听讲。

    范先生知道清舒的水平,所以知道她没听讲也没管,可教论语的荣先生却不干了。

    走到清舒旁边,荣先生冷着脸问道:“为什么不认真听讲?”

    清舒并不害怕,站起来说道:“论语我都能倒背如流。”

    荣先生看了一眼清舒,说道:“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你说说,这话出自哪篇是何意?”

    “这话出自子罕篇。意思是一年之中最寒冷的时候才知道,松柏树是最后凋零的。这里的松柏,是寓意品德高尚之人。”

    荣先生看了清舒一眼,说道:“子曰,温故而知新。你学过,但也要认真听讲。”

    清舒没吭声。

    荣先生看她模样就知道没听进去,皱了下眉头。想了下觉得该不好好与老范聊聊这事,省得这孩子骄傲自满,以后难以进不。

    女学的先生,其实都很负责任。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