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272章 金陵

第272章 金陵

    街上人群簇拥,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清舒掀开帘子看向外面,有些奇怪地问道:“金陵每天都这般热闹吗?”

    傅苒笑着说道:“金陵城每个月初一都有庙会,今天正好是初一。”

    清舒看着人头攒动,有些感叹地说道:“这里的庙会比太丰县过元宵都热闹。”

    太丰县的元宵节没这么都人。

    傅苒莞尔:“那太丰县整个县的人口都还没金陵多,自不可相提并论。”

    再者小县城的购买力,哪有这里大。

    清舒看着街道旁边琳琅满目的小摊铺蠢蠢欲动:“老师,我们也下去吧!”

    傅苒没反对,只是说道:“让坠儿跟柳妈妈跟着你下去。”

    赶了这么久的路很疲惫,她一点都不想走动只想躺着。

    清舒笑眯眯地说道:“好。”

    因为习了武体质变好了,她都没有晕船,而且每天精力旺盛得很。

    下马车的时候也不用坠儿扶,清舒自己跳下去。

    这些摊位上卖的东西五花八门,有胭脂水粉、木制的梳簪、假面、小糖人,还有走马灯跟空竹等诸多小玩意。

    清舒拿起一个猴脸面具戴在脸上:“坠儿姐姐,好看吗?”

    坠儿抿嘴轻笑道:“喜欢就买了。”

    拿着猴脸面具,清舒问道:“老板,这面具多少钱?”

    这摊主看清舒穿戴富贵,满脸推笑地说道:“不多,一百文钱。”

    清舒嗤的一声就将猴脸面具放回去:“你当我是冤大头呀!”

    那摊主见状赶紧说道:“二十文,二十文给你。”

    “十文,十文买一个。”

    摊主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十文卖不了,我要亏本的。十五文,最低十五文。”

    “好。”

    坠儿付了钱,几个人又往前走。

    摊主看着清舒的背影,嘀咕道:“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姑娘,这点大就会杀价。”

    有钱人家的姑娘大方的见多了,这般会过日子的还是头次见。

    这些摊子上的东西大部分平洲也有,只是没做得这般精致漂亮。

    走着走着,坠儿突然将清舒抱起:“姑娘,先生等久了,我们回去吧!”

    清舒也没挣扎,由着她抱了自己回马车。进了马车,她才问道:“坠儿姐姐,刚才是不是有拐子呀?”

    坠儿说道:“刚才有个人一直跟着我们,瞧着不像是好人。”

    “竟真是拐子。坠儿姐姐,刚才咱们应该将他抓住送去官府。要不然,他还得祸害其他人。”

    坠儿摇头说道:“咱也没证据证明那人是拐子。”

    她觉得跟着的那人不是善茬,怕出事所以就让清舒回马车上。

    傅苒说道:“清舒,我知道你心善。只是不管什么时候,都要以自身安全为重。”

    “我知道。老师,那些拐子太可恨了,被他们拐的孩子太惨了。”

    就像小金,原本是富贵人家的孩子,结果因为那些拐子差点沦为有钱人的玩物。

    傅苒摸了下清舒的头说道:“既知道,那你更该保护好自己。”

    看着清舒莹白如玉的脸庞,傅苒有些担心了。那些拐子,最喜欢的就是清舒这般长得漂亮的小姑娘。

    “坠儿,以后你陪清舒对练。”

    清舒虽习了武,可她没跟人交过手没有对战经验,跟人打架很容易落入下风。

    坠儿点头道:“好。”

    又走了一段路,清舒说道:“老师,回去也没饭吃,干脆中午在外面吃吧!”

    傅苒将清舒带到一家面馆。这家面馆生意很好,里面十多张桌只两张空着。

    一个五十左右的大娘走出来,笑着问道:“几位要吃些什么?”

    傅苒都没看菜单,直接点了面跟菜。

    一看就是熟客了,大娘满脸笑意地招呼了几人坐下:“你们先喝口茶歇歇脚,东西很快就上。”

    做生意的人眼睛都很利,一眼就瞧出他们是赶了远路。

    “老师,你经常来吗?”

    傅苒点头道:“每次来金陵,我都要来这里吃一碗盖面。”

    味道确实非常好,吃完以后清舒道:“等下次赶庙会,我们还来吃。”

    等一行人到买的宅子时,已经申时初了。清舒看着院子光秃秃的很不满意:“怎么院子连一颗树都没有?”

    来喜说道:“原先院子里种了一颗桂花树,不过被主家给卖了?”

    来喜是提前六天过来的,所以这院子里里外外都打扫干净了,被褥以及米粮油盐这些东西也都置办齐整。

    不得不说,将来喜留下省了清舒不知道多少的事。

    “穷得连树都要卖?”

    来喜说道:“那桂花树有十多年的树龄,能卖不少的银子。这树是在我们买之前卖掉的,若不然就一起买下来了。”

    清舒觉得好可惜。

    傅苒却是问道:“这家人为何要卖了这宅子?”

    金陵女学旁边这种一进的宅子非常好租,每年租金都够够一家人吃穿了。

    来喜解释道:“家里老人生病了,请医问药花了很多钱欠了不少的外债。老人过世后,一家人就将这宅子卖了回乡。”

    “那就好。”

    不是赌博卖宅子就好。倒不是怕他们,而是这些人若是纠缠不休也是麻烦事。

    赶了数天的路,傅苒非常疲惫。

    清舒看着她的样子有些担心地说道:“老师,要不要请个大夫给你看看?”

    傅苒摇头道:“不用担心,我就是累了,休息下就好了。”

    清舒去了自己的房间。这房间非常简陋,除了床跟桌椅什么都没有。

    清舒扫了一眼就走出屋。看着光秃秃的院子实在是不习惯,她与来喜说道:“你去集市上买些盆栽来。”

    “姑娘,衣柜跟梳妆台还有盆栽这些,你随我一起去买吧!我怕我买的你不喜欢。”

    清舒想想也是,说道:“那还是我跟老师去买吧!”

    要在这里住好几年,该添置的东西都得添置了。

    晚上是陈妈妈掌厨,她简单做了几个菜。清舒吃完饭后道:“妈妈,以后厨房就交给你了。”

    她与傅苒两边合起来八人,实在没必要再另外请个厨娘。当然,主要也是陈妈妈手艺不错。若不然,清舒肯定要请过人做饭了。

    陈妈妈自然没有异议。

    ps:求下月票,不给就抱住大腿不让走,嘤嘤嘤嘤……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