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266章 祁老太爷(2)

第266章 祁老太爷(2)

    四月中旬,清舒跟着祁夫人回了城。

    这次祁夫人没让清舒回自个的家,而是带着她住到自己一栋三进的宅子里。

    这栋宅子雕梁画栋,布置得非常雅致。虽在闹市旁边,但住在里面却听不到外面半点声响。

    后花园有假山流水,中间有一个小池子,一群金鱼自由自在地在里面游荡。

    清舒掐了一朵开得正盛得的玫瑰花在手:“姨婆,你这宅子好漂亮。”

    李妈妈笑着说道:“夫人准备在这里养老,所以花了大价钱盖的这宅子。”

    祁夫人厌恶祁修然,所以压根就没想过一直在祁府住。

    清舒有些感叹,想住漂亮的大房子除了有钱还得有势。若不然招了人眼,就会飞来横祸了。

    春风楼那一伙人的行径,还是给清舒落下来后遗症。

    一群人屁股都没坐稳,就听到祁老夫人过来了。

    祁夫人还是那句话:“不见,以后不管是祁家谁来了都不用通传,拒之门外。”

    祁老夫人吃了个闭门羹,气得要死。

    可祁夫人已经跟祁修然和离了,不再是她儿媳妇。纵然气得头冒青烟,她也只能忍着气回家了。

    清舒想着自家以前经历的事,有些担心地说道:“姨婆,若是白姨娘她们说不见她们就跪在门口,到时怎么办?”

    祁夫人笑着说道:“那就让他们跪呗,跪到地老天荒最好。”

    话刚落,李妈妈就过来说道:“夫人,二爷带着二奶奶来了。”

    清舒起身给两人行了礼。

    祁夫人看到祁望明就不由责备道:“不是让你安心在书院念书怎么又回来了?我跟你说,你明年下场再不中可别说是我儿子,我没这么笨的儿子呀!”

    祁望明考了两次都没考中,前年那一场病了没去赴考。去年恩科他没去,所以到现在还是举人的功名。

    祁望明笑着说道:“我正好碰上休假,你要没回城我明日就去庄子上看你了。”

    祁夫人笑着说道:“不用担心我,我过得很好。”

    看着面色红润精神抖擞的祁夫人,祁望明知道她说的不是假话:“娘,你一个人住在这里我不放心,让秀影留下照料你吧!”

    祁夫人扫了眼面容憔悴的闵氏,一口回绝:“不用,我一个人住得挺好的。熠轩跟熠涛在族学念书,需要秀影照料。”

    祁望明想也不想就说道:“娘,让熠轩跟熠涛也住到这里来。反正这里离族学也不愿,早晚接送就好。”

    祁夫人笑了下说道:“别折腾两孩子了,我这有清舒陪着不孤单。”

    祁望明知道祁夫人的性子,决定的事很难改变主意:“娘,我听祖母说祖父要告老还乡,这事是真的吗?”

    祁夫人嗯了一声道:“是真的。你祖父年岁已高,告老还乡也挺好的,总不能累死在任上。”

    “祖父年岁大了是该安享天年,可我担心会影响大哥。”

    祁夫人不由笑了起来:“你大哥不用你担心,反倒是你得多用功。明年会试要再不考上,你哥说不准会拿鞭子抽你。”

    祁望明面色一僵。

    清舒眨了眨眼睛,笑眯眯地说道:“姨婆,大表舅这般凶呀?”

    祁夫人一脸笑意地说道:“你大表舅经常说长兄如父,所以对他特别严厉。”

    祁修然并不管兄弟两人,所以祁向笛担负起这个职责。

    “娘……”

    祁夫人笑眯眯地说道:“想要面子呀?那你明年考中进士,这面子就挣回来了。”

    都有心思开玩笑,可见是将之前的事放下了。虽被调侃,但祁望明很高兴。

    用过晚饭,祁夫人就将夫妻两人赶回去了:“熠辉跟熠涛还在家,你们早点回去陪下两孩子。”

    祁望明没法,只得带着闵氏走了。

    清舒小声说道:“姨婆,二舅母气色很不好。”

    闵氏不仅气色差人也消瘦了不少,刚才几次她都想开口都被祁望明给制止了。其实不用说也知道,这段时间闵氏在祁府肯定过得不如意了。

    祁夫人嗯了一声说道:“我不可能护她一辈子的。”

    清舒抱着祁夫人的胳膊说道:“碰到姨婆,是表舅母的福气。”

    想想林老太太,不仅将儿媳妇当外人看待,还要他们在林家当牛做马。可祁夫人却是将闵氏当亲闺女一般待。

    也是她娘没福气,若不然嫁进祁家哪用受那些苦。

    闵氏坐在马车上,与祁望明道:“相公,家里的人都说祖父是因爹娘和离气病不得已才告老还乡的……”

    不等她将话说完,祁望明就冷着脸说道:“我之前怎么跟你说的?不要在娘面前说祁家的事。”

    闵氏委屈地垂下了头。

    以前祁夫人当家,她协助管家日子过得别提多舒心了。可祁夫人走了以后,她在祁老夫人那吃了不少挂落。

    祁望明说道:“回去后就称病,将管家权交出去。”

    祁夫人离开祁家他就让闵氏将管家权交出去,可惜闵氏不听。

    闵氏犹豫了下说道:“相公,我要不管家,祖母肯定会让白姨娘管家的。”

    祁望明说道:“爱谁管谁管,反正你不要再管了更不要再往里贴钱了。”

    在知道闵氏竟然拿嫁妆贴补公中,他差点给气死。他宁愿施舍给乞丐,也不愿让二叔跟白姨娘那些人占便宜。

    见闵氏没说话,祁望明道:“你若再不听我的以后受了委屈亏空了钱也没跟我哭诉,更不许到娘跟前说。我们不能在娘跟前尽孝已经很惭愧,哪能还让娘操心。”

    “好。”

    祁望明这才气顺了一些:“府里的事你都别管,专心照料孩子。你也不用担心,他们蹦跶不了多久的。”

    等祖父回来别说白氏跟祁玉衡他们,就是他爹都得吃排头。

    闵氏嗯了一声后又犹豫道:“相公,难道就让娘一直单独在外面住着吗?她这么大年岁了万一有个头疼脑热的,我们也顾及不上。”

    祁望明摆摆手说道:“这个你不用担心,哥让我年底带着娘一起去京城。”

    其实他很担心祁夫人到时候不愿跟他去京城,只是这话他不好跟闵氏说。

    闵氏微微点头:“这就好。”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