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233章 离开(5)

第233章 离开(5)

    蓝蓝的天连一丝浮絮都没有,像被过滤了所有的杂色瑰丽地熠熠发光。

    清舒搂着顾老太太,哭这叫道:“外婆、外婆,我舍不得你……”

    她现在都后悔提出让顾老太太带顾娴离开府城了。若不然,也不用分开。

    顾老太太看她哭成不成样子,也是万分不舍:“清舒不哭,等你考上金陵女学外婆就回来看你。”

    清舒顶着一脸的泪珠:“外婆,你说的是真的?”

    “外婆什么时候骗过你?”

    清舒擦了眼泪说道:“外婆,雷州到这里上千里的路,车马劳顿你身体哪受得住,还是等假期我去看你。”

    顾老太太笑着点头:“也行。”

    顾娴欢快地说道:“清舒,等你来了雷州后我带你去看海船。我告诉你,那海船有我们现在住的房子那般大。”

    看着她没心没肺的样子,顾老太太不知道是该愁还是该喜。

    顾霖也是一脸不舍地看着清舒:“清舒,我可不可以留下来跟你一起?”

    顾老太太三天前派人去甘露寺将顾霖接了过来,昨晚他才到。顾霖原本见到清舒很高兴,结果只相处了一晚又要分离。

    清舒摇头说道:“不行,小霖,你必须跟外婆一起去雷州。”

    她不想让人知道顾霖的身份,只有离开最稳妥。若不然一旦被林家的人知道要带走顾霖,她也无力阻止。

    顾霖难过得眼泪都掉下来了。

    顾老太太看着他这模样,不由皱了下眉头。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动不动就落泪呢!不行,得好好教,一定要将这毛病改了才成。

    清舒哄着他说道:“小霖,我不能跟着去雷州,你帮我保护外婆跟娘好不好?”

    顾霖点头道:“你放心,我会保护好老太太跟太太的。”

    再不舍,也要分开了。

    顾老太太与傅苒说道:“傅先生,清舒我就交给你了。”

    傅苒正色道:“老太太放心,我一定会教导好清舒的,你就等着我们的好消息。”

    顾老太太面露笑意:“好,我等着。”

    看着马车渐行渐远,清舒真的很想追上去,可是理智让她迈不出这一步。

    祁夫人说道:“清舒,你若是舍不得就跟你外婆一起走吧!”

    清舒摇头说道:“不用了。我要跟着去外婆明年还得送我回来。她年岁大了,受不得这样的颠簸。”

    马车已经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了,祁夫人说道:“那你随我回去吧!”

    清舒摇头说道:“姨婆,以后我还是住自个的家……”

    祁夫人打断她的话:“这怎么成呢?你还这么小怎么能一个人住呢?明日起,搬到祁府来。”

    清舒不愿意:“姨婆,等我以后有空就去看望你。”

    她以后肯定会经常去看望祁夫人,可她却不愿住到祁府,做客跟寄居那是两回事。她有宅子有钱也有靠得住的人,何苦去看人脸色呢!

    祁夫人却不容着清舒:“不行,你一个小孩子家家的怎么能一个人住。清舒,你听话,跟我去祁府。”

    傅苒见两人各不相让,笑着说道:“祁夫人,我明日就会搬到顾家的宅子与清舒一起住,你不用担心她。”

    祁夫人有些不相信地问道:“真的?”

    傅苒失笑:“自然是真的了。我以前任教都是住到主家去的,这次自也不例外了。”

    话是这么说,傅苒以前都是在大户人家家里任教自要住到对方家里去。可现在清舒只一个人,傅苒愿意住进去那就完全是看情份了。

    傅苒既愿搬去跟清舒一起住,祁夫人也就不强求清舒搬到祁府了:“清舒,平日没事就来祁府陪陪姨婆。”

    清舒脆生生地应了:“好。”

    回到家里,清舒就与陈妈妈说道:“妈妈,将娘的房间腾出来给老师住。”

    因为不放心清舒,顾老太太将陈妈妈一家留下来照顾她。

    陈妈妈虽舍不得安安,但清舒也是她一手带大的。听到清舒留下没人照顾,她也不忍心拒绝。

    陈妈妈听到傅先生会住过来,高兴得不行:“好,我等会就去将屋子布置过一番。”

    清舒说道:“妈妈,以后家里家外的事都要靠你跟苗叔了。”

    原本顾老太太还要给清舒留几个护卫,但清舒没同意。她现在不过一个小孩,留那么多人太显眼了。所以除了陈妈妈一家跟娇杏,就只大管家的义子来喜了。

    当然,还有请来保护她的柳师傅跟关师傅。只是她们算聘用,不算在其中。

    陈妈妈笑着道:“姑娘放心,里外的事我都会给你料理妥妥当当。”

    顾娴是个不管事的,凡事都是陈妈妈在操劳。所以有她照顾清舒,顾老太太也不担心。

    清舒笑着点头道:“我自然放心。妈妈,我去书房看书了。若没特别急的事,等我出来你再跟我说。”

    陈妈妈知道她读书的时候不喜欢被人打扰,点头道:“我知道的。”

    这日晚上,清舒躺在床上。她原本以为自己会睡不着,结果修习完内功后躺下后就睡着了。

    天蒙蒙亮,清舒就起来练功。

    傅苒过来的时候没见着清舒,问了陈妈妈:“清舒呢?”

    陈妈妈笑着说道:“姑娘练功出了一身的汗,这会正在沐浴呢!先生,你的屋子我已经收拾好了。”

    将傅苒迎进屋,陈妈妈说道:“先生真是对不住,因为时间匆忙布置得比较简陋。若是先生哪里不满意,我再让人改。”

    傅苒然后指着架子上的摆件说道:“将这些都收起来,我要放书,其他的不用改。”

    陈妈妈忙点头。

    这日上午,傅苒并没有传授新的知识点,而是跟清舒温习以前的功课。

    午饭的时候,清舒看着傅苒蹙着的眉头歉意道:“我外婆吃习惯了祥婶做的饭菜,暂时离不得她。”

    祥婶的丈夫跟儿子也都跟着顾老太太去了雷州,不可能留下的。

    傅苒笑着说道:“这菜不难吃,只是有些咸了。”

    她并不是重口腹之欲的人。

    ps:兄弟姐妹们,六月需要你们的支持。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