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213章 怀疑(2)

第213章 怀疑(2)

    清舒买了《大明律》又挑了一本棋谱以及两本游记就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清舒靠在马车上眯上眼睛,脑子却是回想着刚才蒋方飞的话。

    去年八月认识的,一见面就芳心暗许,为此还让贴身丫鬟跟阿信打听消息。再想着许家违背常理的行为。越想,清舒越觉得不对劲。

    清舒以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巧合。”

    她现在严重怀疑她娘遭遇意外与崔雪莹有关。这个女人很可能为了嫁给林承钰,利用许家除掉她娘这块绊脚石。

    这个只是她的怀疑并没有证据,所以她暂时不打算告诉顾老太太。将来她去了京城再查,若真是崔雪莹要害她娘她一定要其偿命。

    一回到避暑庄子就到晚饭的时间,到吃饭的时候顾娴又没出来,而是让人端到她房间里去。

    回到自个屋里,娇杏小声说道:“姑娘,我听陈妈妈说太太中午陪着祁夫人跟老太太用午饭了。”

    清舒若有所思。

    老太太进屋将娇杏支走,坐下与清舒说道:“清舒,我准备让你娘回府城。”

    “外婆,万一爹寻了来。被他看到,那就糟了。”

    顾老太太笑着说道:“不住我们自个家,是去你姨婆的别院。”

    清舒虽担心林承钰找来见到顾娴,但她听了这话却觉得不妥:“外婆,万一娘要去逛街呢?这里地处偏僻,再有你跟姨婆看着,她也不会乱跑。可若是她独自呆在府城,那就说不定了。”

    顾老太太有些迟疑。

    清舒沉默了下问道:“外婆,是不是娘不愿与我呆一块,所以想要回府城?”

    顾老太太摇头道:“你别瞎说。”

    清舒笑道:“外婆,只要娘好好地活着,其他都不重要。外婆,既娘不想见到我,那我走吧!”

    顾老太太沉默了下说道:“也行,我带了安安与你一起回去。”

    清舒摇头说道:“不用的。外婆,你不记得了,老师说让我以后跟着她学习。”

    顾老太太叹了一口气:“你之前不是说怕你爹找来,让你娘避开一下吗?”

    人的想法,会随着形势而改变。之前她还想让顾娴隐姓埋名,可听了祁夫人的话她觉得和离再去福州更稳妥。这样,以后顾娴遇见合适的也能光明正大地改嫁。

    清舒说道:“这事外婆你拿主意就好。外婆,我等会写信给老师。”

    祁夫人听到清舒要去傅苒那,笑着说道:“傅苒的眼光很高,不达到她的标准哪怕是亲戚家的孩子她都不教。倒没想到,清舒竟得了她的青眼。”

    顾老太太说道:“这段时间多亏了傅先生,不仅帮着我照料清舒跟安安,还引导清舒没让她移了性情。”

    祁夫人听了心头一动,说道:“三娘,既傅苒如此看重清舒,不如就将清舒留下。安安还小,你去福州呆个三五年再回来倒没什么。可是清舒如今正是关键时候,她要在福州呆三五年可就错过考学的阶段了。”

    顾老太太正为这事纠结,迟疑了下说道:“容我再想想了。”

    祁夫人看看这她这个样子,笑着说道:“清舒虽年岁小,但我看出她很有主见。你与其在这纠结,不如直接问下她的意见。”

    孩子早熟有利有弊,不过回想起大儿子的成长经历她觉得还是利大于弊。

    顾老太太摇头说道:“等小娴的事处理好了,再问她吧!”

    傅苒回到家,过了一天清净日子又开始烦上了。

    听到傅太太又提到那位孙同知,傅苒很是烦躁地说道:“娘,我说了多少次,我不嫁人。”

    这孙同知去年来的平洲,他在知府家见过傅苒后就请了官媒上门。傅苒对嫁人没兴趣,被纠缠得不耐烦才跑太丰县去了。

    谁想这孙同知还是不放弃,听到傅苒回来就登门拜访。

    傅太太说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倔呢?这孙大人与你年岁相当,样貌也端正,又是五品的官员。你说,哪一样配不上你。”

    就这条件娶个黄花大闺女都绰绰有余,女儿要嫁给她都算高攀了。

    傅苒将书放下,说道:“娘,我跟你说了多少遍,我不想嫁人。娘,你要再这样我明日就走。”

    傅太太双眼垂泪:“我知道你嫌我啰嗦唠叨,可我这还不是为的你吗?我跟你爹这么大年岁,还能看顾你多久?等我们走了,你依靠谁去?”

    傅苒笑着说道:“娘,不还有大哥吗?难道我有事大哥会丢开手不管?”

    虽然跟嫂子关系不怎么样,但她跟兄长关系自小就亲近。

    傅太太顿了下,说道:“那你老了呢?你老了指靠谁呀?”

    傅苒也知道傅太太是为她担心:“娘,我有房子庄子。若是将来我与翰明翰广他们合不来,就搬庄子上去。”

    新儿在外说道:“主子,祁夫人给你送了一篓子的葡萄。”

    因为暂时不想让人知道顾老太太的行踪,所以就借用祁夫人的名头。

    除了葡萄,还有一封信。

    傅苒看过信后,笑着道:“请人先去吃杯茶,晚些请她带封信回去。”

    傅太太问道:“祁夫人特意给你写信,说的什么呀?”

    傅苒笑着道:“她邀请我去庄子住几日,我哪好去打扰她。娘,我准备去果庄住一段时间。娘,你要不要与我一起去。”

    这个果庄是傅苒名下的一个庄子,那庄子种了板栗柚子枇杷等很多种类的果树。

    这庄子上的庄头很擅经营,每年只卖果子就有好几百两。这收益,很不错了。

    傅太太看她这态度,就知道说服不了她了:“这家里一大堆的事,我哪走得开。你这次去果庄住多久?”

    傅苒也不确定:“看情况。也许下个月就回来,也许十月再回来吧!”

    那地方夏天凉快但冬天很冷,入冬之前肯定要会城的。

    傅太太说道:“中秋可要回来过节。”

    傅苒失笑:“娘,逢年过节年,我什么时候没回来过?”

    虽不耐烦傅太太唠叨她嫁人的事,但逢年过节她都会回家。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