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200章 三房出事(2)

第200章 三房出事(2)

    知道何传义是因为妻子落胎而报复他们家,顾和光说道:“娘当时也不知道她怀孕了,为这事报复我们也太没道理了。”

    宣氏听到这些话却是愕然,说道:“爹,不是说何家三老爷不能生吗?怎么她以前的妻子会怀上?”

    宣氏以前也会出门应酬,何家的八卦自也听说过。这何传义除了妻子,还纳的三房妾室,可到如今他膝下也没一儿半女。所以众人都说何传义身体有问题不能生。

    袁氏叫嚷道道:“对呀,何传义其他女人肚子都没动静,怎么就薄氏怀孕了。谁知道她肚子里的是谁的野种。”

    连死人都不放过,可见其刻薄了。

    顾老三没好气地说道:“薄氏后来又怀了两胎,只是伤了身没能保住。你说人家怀的是野种,难不成这三胎都是野种?你当何传义是死人不成?”

    当然,薄氏身体弱头胎就不大稳当,若不然也不会被气得落了胎。

    顾和光这下明白了,说道:“何传义是恨娘害死了薄氏让他没亲生的骨肉,这才报复我们。”

    顾老三嗯了一声道:“薄氏病逝后,他就算计过我。幸好那时你大伯父还在,他没成功。”

    宣氏闻言有些害怕,问道:“爹,大伯父不在了如今大伯母也不管我们了,那现在我们怎么办?”

    顾老三若有办法,也不会被打成这个样子了。

    第二天早上一家人正在吃早饭,饭还没吃完顾老三跟袁氏就倒在地上。

    大夫过来给他们诊脉说两人是中毒,经过一番彻查发现鸡汤里被人下了砒霜。

    宣氏吓得浑身打哆嗦。这何传义也太狠了,竟想要毒死他们一家。

    顾和光去衙门报案。

    因顾和光没有证据证明凶手是何传义,所以县令没传召何传义,而是先派人去顾家查下毒的人。

    汤海消息灵通,听闻这事后立即叫来了何传义:“顾老三跟袁氏中毒的事是不是你做的?

    何传义摇头说道:“不是。”

    “如今都差点闹出人命来,你最好跟我说实话。若不然让官府的人查出来,到时候我想救你都不成了。”

    何传义摇头说道:“不是。姐夫,顾老三家的香烛跟干货两个铺子的事是我让人做的,这砒霜的事真与我无关。我虽恨不得将顾袁氏碎尸万段,但不会蠢得为报复她将自己给搭上。”

    当时也是打听香烛铺子没人,这才让人放火的。只要没闹出人命,哪怕被对方查出证据最多也就赔钱。

    汤海为还是相信何传义的:“不是你就好。虽顾家三房的人厚颜无耻,但没必要为这些人脏了自己的手。”

    再者许家的人正盯着他们,若真是何传义所为他们肯定会咬着不放。

    衙门的捕快还是很厉害,只半天就查出下毒的是顾府的一个婆子。

    这婆子姓陈众人都叫她陈婆婆,是个很良善的老人。官差说她是下毒的人,顾府的人都不相信。

    袁氏指着陈婆婆,一脸恨意地说道:“说,是不是何传义指使你的?”

    今日早上袁氏没什么胃口只喝了小半碗鸡汤,她吃了大夫的解毒丸就醒过来了。顾老三就没这么幸运了,他喝了大半碗鸡汤到现在还没醒过来。

    陈婆婆一脸怨毒地看着袁氏,说道:“老天怎么这么不长眼,竟毒死你这个恶妇。”

    见袁氏还想对陈婆婆动手,官差拦住她说道:“凶手我们一定会查出来的,现在我们先将犯人带回去。”

    袁氏叫嚷道:“还需要审什么?肯定是何传义指使的。”

    为首的捕快脸色不善地说道:“若是你再拦着我们回去,我就以妨碍公务的罪名将你一起抓了。”

    顾老三狠狠地瞪了袁氏一眼,说道:“你给我闭嘴,你当现在还是十多年前吗?”

    他大哥在世的时候,走出门连县丞主簿都要尊称他一声三老爷。那些年他闯了祸得罪了人,也都有顾老太爷帮着摆平。

    后来顾老太爷死了,他就开始收敛起来同时也约束住袁氏。若不然,那些人早弄死他们了。

    顾和光将一行人送了出来,快走到门口他一个厚厚的荷包塞给为首的捕快:“几位官老爷,这是一点酒钱,还请不要嫌弃。”

    为首的捕快对他的识趣很满意,说道:“你放心吧,我们县令大人一定会查出幕后真凶的。”

    结果出乎意料,没人指使陈婆婆下毒,这毒是她自己下的,目的是为女儿报仇。

    这事闹得沸沸扬扬,连在家装病的顾老太太都听说了。

    大管家与顾老太太说道:“陈婆子以前是在灶上做活,她没儿没女就认了灶上的一个小丫头做干女儿。这丫头小时候长得不怎么样,长大后却出落得亭亭玉立。三老爷看到这姑娘就惦记上了,后寻了个机会强要了这丫头。三太太知道后说这丫头勾引三老爷直接让人杖毙了。陈婆子恨毒了三老爷跟三太太,一直寻机要为这丫鬟报仇。”

    顾老太太摇摇头说道:“袁氏心胸狭窄嘴又毒得很,年轻的时候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若不是老爷子护着他们,他们焉能活到今日。”

    可惜这两个畜牲从不记老爷子一点的好,只惦记他们大房的财产。

    顾老太太说道:“这事不用管。”

    欠下的债不管过了多少年,终究都是要还的。

    等大管家走后,花妈妈说道:“三老爷跟三太太还真不怕死,害死了人家的女儿竟还敢将人留在府内。”

    顾老太太说道:“这两人是私底下认的干亲,袁氏肯定不知道了。若不然,不会害将人留着。”

    袁氏确实不知道陈婆婆与那丫头认了干亲。不过出了这事她迁怒厨房的人,将一干人全都发配了。

    陈婆子因为上了年岁去了浆洗房,不过在府里呆了那么多时间她也知道顾老三跟袁氏喜欢喝鸡汤。以前是没机会到内院,可这段时间府里人心惶惶内院的管理也松散了。陈婆子趁夜摸到厨房,将砒霜放到灶上煨着的鸡汤里。

    花妈妈觉得有道理。

    对于这个结果袁氏怎么都不能接受:“怎么可能是陈婆子自己报复?不可能,一定是何传义指使她的。”

    顾和光说道:“娘,陈婆子说没人指使她,她就是恨你跟爹要为那丫头报仇。”

    说完,顾和光又道:“陈婆子还说她知道你跟爹喜欢喝鸡汤,我们早晨是不喝鸡汤的,所以她才将砒霜下在鸡汤里。”

    陈婆子只是想要顾老三跟袁氏的命,并不想伤及无辜。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