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165章 失忆(5)

第165章 失忆(5)

    清舒靠在床边睡着了。

    顾娴半夜醒来,叫道:“夏月、夏月给我端杯水来。”

    清舒赶紧爬起来给她倒水。

    顾娴没接过水杯,反而瞪着她道:“你蹲在我床边做什么?不会是想害我吧!”

    清舒有些感叹,若是她娘在林家也是这性子该多好:“我若是有坏心,外、老太太又岂能让我住到内院来?你不相信我,你也该相信老太太呀!”

    顾娴想想觉得也对:“那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跟我长得这般像呢?”

    顾老太太从没骗过她,只是看到清舒还是让她起了疑惑。

    清舒心头一动说道:“我也是顾家的人。老太太看我得跟你长得很像,特意接了我来给你作伴。”

    顾娴现在这个样子她不放心,想跟着去温泉庄子上照料她。只要顾娴不排斥她,这事就能成。

    可惜,顾娴并不接受:“你从哪来回哪去,我不要你作伴。”

    清舒怕吵醒了顾老太太跟院子里的其他人,忙说道:“你别生气,我现在就出去。”

    顾娴晚饭没吃就睡了这会饿得不行,可见外面黑咕隆咚她又有些害怕,于是朝着清舒的背影叫道:“让夏月去厨房拿些吃的来,我饿了。”

    顾娴那么大的声音,惊醒了在隔壁房间睡觉的顾老太太。

    饭菜端进屋,清舒就被顾娴赶出来了。

    站在门口清舒听到顾娴抱怨说饭菜难吃,心情有些五味具杂。

    顾娴吃完饭又犯困了,她抱着顾老太太的胳膊说道:“娘,你陪我一起睡。”

    虽放心不下清舒,但顾老太太还是顺了她的意陪着她睡。

    站在外面半响也没听到房间有动静,清舒走到院子抬头望天。

    这晚没有星星,天空黑蒙蒙的没有一丝亮光,深邃昏暗得让人看了害怕。

    顾老太太等顾娴睡着走出屋,就看见清舒缩成一团坐在台阶上。那模样,说不出的孤寂与无助。

    将清舒抱回房,顾老太太说道:“清舒,有什么话别憋在心里与外婆说。”

    这孩子心思重,如今顾娴这个样子肯定会多想。

    清舒难过地说道:“外婆,不是说母女连心吗?为什么娘现在这般讨厌我?”

    哪怕没了记忆她们也有血缘的牵绊,她娘见到她应该觉得很亲切才对,为何会如此讨厌她?

    顾老太太笑着道:“若是换成是你,突然被一个比自个小五六岁的人叫娘,你会喜欢对方吗?”

    清舒神色一顿。

    顾老太太揉了揉她的头:“别胡思乱想了,赶紧睡觉,再不睡天就该亮了。”

    清舒练完功就睡着了。反倒是顾老太太睡不着,睁着眼睛一直到祁府来人。

    顾娴不愿一人去庄子上,硬要顾老太太陪着一起去。若顾老太太不去,她也不去。顾老太太无法,只得顺了她的意。

    清舒也想跟着去,可顾娴不喜欢她不准她跟着去,最终清舒只能留下。

    清舒为了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就练字,傅苒与她说过练字能让人平静下来。写了二十五张大字,手都抬不起来了她才平静下来。

    顾家在府城除了祁夫人外,也有一些朋友。这些人听闻消息来看望,清舒就以顾老太太生病需要静养为由婉拒。

    清舒不敢让自己闲下来,每日将时间安排的满满当当。

    祁夫人每日过来看望清舒,见她不是在背书就是在练字,再或者看棋谱跟画本。这日过来,她看到清舒竟在画画。

    看到清舒作的画,祁夫人很惊奇地说道:“清舒,你这牡丹画得真漂亮。”

    清舒上辈子在桃花村时就跟张氏与韦氏学了针黹。不过那时候,只学了简单的缝补。到了京城崔雪莹让她跟府里的绣娘学刺绣,这一学就是两年。嫁到崔家不用管家不用应酬,有的是时间,所以她就做些绣屏团扇等小物件送人。另外为了不让囡囡的衣裳逊色与人,她经常在衣裳上绣各种各色的图案花样,有时候还会绣小动物。

    绣各色的花以及动物都需要配色的,而这与作画有异曲同工之妙。所以清舒学画,学得很快。

    清舒摇摇头说道:“老师说我的画充满了匠气,可以作为消遣,但难有所成。”

    祁夫人笑着道:“傅苒这要求也太高了。你才多能画成这样已经很了不起了。”

    陪着清舒说了会话,祁夫人就回去了。在路上,她与李妈妈说道:“这丫头没人逼着竟能如此自律,真是不容易。”

    李妈妈说道:“林家的人那么一副德性,这孩子肯定早早就懂事了。”

    祁夫人有些庆幸地说道:“幸好我当年碰到了三娘,若不然还不知道现在什么样。”

    那白氏面上柔柔弱弱实则功于心计,若不然也不会笼络住老夫人跟她小姑子。也幸亏她当年想开了振作起来,若不然两个孩子还不知道受什么磨搓。

    顾老太太在庄子上待了九天才回来:“乖乖,我们明日就回太丰县。”

    清舒感觉到顾老太太的急切,心中一慌问道:“外婆,娘怎么了?”

    顾老太太也发现自己情绪不对,忙说道:“我刚得了消息,你爹考中了。”

    若顾娴没出事,林承钰考中进士当了官她以后也能得个诰命。可现在,顾老太太却高兴不起来。甚至,她非常担心。

    虽她总跟清舒说那不过是个梦,可潜意识她还是害怕,害怕这梦会成真。

    清舒疑惑地说道:“我知道呀!他就是今年考中的进士,考中没多久就娶了崔雪莹。外婆,这事我告诉了你呀!”

    她之前还想着断了林承钰的仕途之路,可惜没这个能力。

    顾老太太浑身的血液好像凝固了起来。清舒确实对她说过这事,可她下意识想不过是个梦,却没想到林承钰竟真考中了。

    推荐林承钰进白鹭书院那位先生曾说过林承钰资质并不出众,努力几年能考中举人但会试没什么希望,除非运气逆天。

    清舒推了推顾老太太,说道:“外婆、外婆你怎么了?”

    顾老太太回过神来说道:“没什么。我写信给你爹,让他尽快赶回来。”

    清舒摇头说道:“外婆,我爹就算要回来也得殿试以后。”

    在林承钰心中再没有比他前程更重要的事了,所以要回最快也得六月底了。

    顾老太太想到清舒之前说的话:“我们现在就回太丰县,回去以后将你娘的嫁妆全都收起来。”

    这些东西是要留给清舒与安安的,林家的人包括林承钰在内都休想碰。

    清舒摇头说道:“外婆,再急也不急这么半天的。现在都已经中午了,天黑之前赶不回太丰县的。外婆,我们还是明天清晨再回去吧!”

    顾老太太知道清舒被上次的事给吓怕了,点头道:“好,明早我们再回去。”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