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143章 林家分家(2)

第143章 林家分家(2)

    吃过散伙饭,顾娴就带着清舒回去了。这次还算顺利,没闹什么幺蛾子。

    两人到码头的时候看见了林承志。清舒奇怪地问道:“三叔,怎么刚分家你就要去县城呀?”

    虽然分家书上将桑地跟良田的位置跟田亩写得很清楚,但韦氏太难缠的。这些事,清舒认为还是早些掰扯清楚比较好。

    此时码头这边也没其他人,林承志也没瞒着清舒:“我想去县城看看有没有合适的铺子,有的话我就买下来。要没有,我就将钱先存到钱庄。”

    这么多的钱放家里太不安全了,还是早些用完或者存钱庄稳妥。

    清舒有些讶异,说道:“三叔,你想在县城开铺子呀?”

    林承志点头道:“是啊,总不能一辈子就当个跑腿的伙计。我也没想过赚大钱,只要能养活一家人就行。”

    清舒为林承志的改变而高兴:“三叔,你一定能行的。”

    顾娴说道:“三弟,若是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林承志婉言谢绝了:“不用了大嫂,这些事我自己能处理好的。”

    指望顾娴帮忙,还不如指望清舒。

    正说这话,有船来了。

    到了县城,林承志送母女两人上了马车他就离开了。

    顾娴有些感叹地说道:“清舒,你三叔变了很多,只希望这种改变是好的。”

    清舒笑着说道:“娘,你看三婶跟如蝶她们就知道三叔的改变是好是坏了。”

    想着面色红润的张氏以及越发活泼的如蝶姐弟两人,顾娴点了下头:“听你这么一说确实是好事了,不过你爹知道这事后肯定会很难过的。”

    清舒觉得有些讽刺:“有什么好难过的?难不成一定要三叔三婶在林家当牛做马爹才行。”

    见清舒变了脸,顾娴赶紧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爹重情重义,一直希望兄弟一条心兴旺林家。现在林家分家,他肯定会很难过。”

    林承钰重情重义?这是清舒迄今为止听到最大的笑话。不过她也知道,在顾娴心中林承钰就是完美的化身,跟她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

    清舒轻笑道:“娘,我觉得爹知道祖父给他添了个小弟弟,肯定会很欢喜的。”

    她说的这个是反话。林承钰知道这事,肯定会觉得脸上无光了。

    想起林老太爷说要将那对母子接回林家,顾娴皱着眉头道:“好在我们马上就离开这里,他们再闹也波及不到我们。”

    这话清舒爱听。

    下午清舒从紫藤苑回来,顾娴就与她说道:“你三叔刚才来找你,我原本欲让人去叫你回来,结果被他给拦住了。清舒,这是你三叔给你买的东西。”

    清舒笑着接了顾娴递过来的一个小盒子,笑着问道:“有没有送东西给安安?”

    顾娴点头说道:“有,送了安安一个拨浪鼓跟一对铃铛。”

    东西虽然不值几个钱但顾娴还是很高兴的,这表明林承志将女儿放在心上。

    清舒打开盒子,就看见上面放着两只雕刻着梅花的木簪。木簪下面,放着一堆的碎银子。

    看到银子清舒才露出了笑意。她不缺这点钱,可若林承志因此就不还钱那她就再不会帮他了。

    将银子放回盒子里,清舒与娇杏说道:“去请大管家过来一趟。”

    清舒请大管家帮忙打听县城可有人要卖铺子。大管家不仅对县城的熟,且他跟黑白两道的人都有打交道,请他帮忙事半功倍。

    大管家听到预算只有三百两银子,他心里就有了数。

    清舒笑着说道:“有了消息你直接告诉我三叔就行,不用再来回我。”

    过了几日,顾娴与清舒说道:“今日你澜姨派人送来帖子,她明日带香香过来。”

    清舒好久没见到岳香香,也很想她:“那我与先生请一日假。”

    第二日,清舒看到岳香香有些讶异:“香香姐姐,你怎么瘦了这么多?”

    岳香香大倒苦水:“你是不知道许家的饭菜有多难吃。那菜不是咸了就是淡了要不就直接水煮,一点味都没有。”

    清舒深深地同情了岳香香。

    巍澜却是笑骂道:“清舒,别听她胡言乱语。许家的饭菜味道还可以,只是没祥婶做得好。”

    香香不干了:“娘,我没胡说,那饭菜就跟猪食一样难吃得要死。你若不信,下次我将许家的饭菜带回来给你吃。对了,那饭菜不仅难吃得要死,还不干净。上次吃青菜许二姑娘就吃到了一条虫,我有次吃到好几根草。”

    清舒笑着道:“你要嫌她们炒的菜不好吃,让家里送饭菜过去就好了。”

    香香气呼呼地说道:“我也想,可我娘不准啊!”

    为这事,她还好几天没跟巍澜说话。

    巍澜解释道:“许家的姑娘都在那吃,我要送饭让许先生怎么想?再者,要真这么做许家的姑娘说不准还会排斥她。”

    融入圈子里很重要,为了岳香香巍澜也是煞费心思。

    清舒有些感叹,同样都是当娘的,怎么差距这么大呢!

    顾娴笑着道:“只要许先生教得好,这些困难你克服一下。”

    说到这个,香香又叫起苦来:“也不知道是谁说许先生会教孩子。她每日都是照着书本念然后让我们背,也不讲解。我问她书中的意思,她就说什么读书百遍其义自见。每次上课我都想睡觉。”

    她特别怀念跟傅苒学习的日子。傅苒不仅会给他们详细讲解书里的意思,还会举许多例子让他们加深理解。这样学起来就很容易了,不像现在学得特别痛苦。

    巍澜呵斥道:“你这孩子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你知不知道,为了让你进许家私塾我跟你爹费了多大劲。”

    她也想让岳香香跟着傅苒学习,可傅苒不愿教又有什么办法。

    香香苦着脸说道:“娘,饭菜难吃我可以忍,但许先生教的我真的听不进去。娘,你再给我换个先生吧!”

    巍澜没好气地说道:“你当我不想,可这好先生岂是那般容易找的?”

    香香见改变不了什么,拉着清舒的手说道:“清舒,先生今日在吗?”

    清舒摇头:“先生今日去逛街了。”

    傅苒喜欢钻研古玩字画,只要有时间她就会去书铺或者古董店看看。遇见喜欢的,也会买回来。

    听到傅苒出去了,香香高兴地拉着清舒的手说道:“清舒,咱们去花园走一走。”

    先生不在,就不用担心去花园碰见先生了。虽傅苒不再教她,但香香对她的畏惧之心半点没减。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