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139章 预知

第139章 预知

    清舒见林老太太爬起来要打她,撒腿就往外跑。

    林老太太抓起鸡毛掸子追了出去。儿大不由娘,她做不了小儿子的主难道还惩治不了这个臭丫头。

    等祖孙两人都跑出去后,顾娴这才回过神来。

    清舒跑到河边看见大金叔的船靠在岸边,赶紧跳上去说道:“大金爷爷,我祖母要打死我,大金爷爷你快开船。”

    见大金叔站着没动,清舒跑过去抢了浆板往水里用力戳了下,船就离了岸。

    林老太太站在岸边气急败坏地叫道:“你个死丫头,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清舒眼泪汪汪地说道:“祖母,你装病不让我跟娘回县城也就罢了,竟还骂我短命鬼。祖母,我哪碍你眼要你这般诅咒我?”

    今天大年初二很多人走亲戚,因为坐船方便所以码头上这会人很多。

    林老太太恼羞成怒:“大金,赶紧将船靠岸。”

    等这个臭丫头上来定要打一顿,不然她咽不下心中这口气。

    顾娴看到清舒拿着浆板乱划也有些害怕:“清舒,危险,你快上来。”

    若是一个人在船上清舒也会害怕,可这船上不还有大金叔嘛!

    清舒哭着道:“娘,我要上去了祖母会打死我的。娘,我不想死。”

    见清舒哭得可怜兮兮的,大金叔看了很是心疼地说道:“嫂子,你看这大过年的,就不要打孩子了。”

    跟上来看热闹的人也七嘴八舌地劝林老太太让她不要打清舒。大过年的该欢欢喜喜,闹得鸡飞狗跳的干啥。

    林老太太要这么好说话,清舒上辈子也不会被她像个犯人一样关在林家十多年。

    清舒眼泪汪汪地说道:“祖母,三叔不愿搬回来,你做什将气撒我身上?”

    林老太爷得了消息赶过来,当着众人的面呵斥了林老太太:“赶紧给我回去。”

    有道是家丑不可外扬,如今闹得整个村子的人看笑话,林老太爷深觉丢人。

    林老太太可不愿示弱,指着顾娴说道:“我告诉你,若是你敢回县城我就去衙门告你不孝,然后让承钰休了你。”

    顾娴面色一白。

    清舒却是扬声说道:“祖母,你要告我母亲不孝啊?那你尽管去告。你要不知道衙门在哪里,我可以带你去。”

    顾娴闻言颤着声说道:“清舒……”

    清舒朝着顾娴说道:“娘,你不记得了?当朝可没有休妻一说,过不下去最多只是和离。”

    她是巴不得顾娴和离,可惜她知道顾娴是不会和离的。

    说完,清舒看向林老太太说道:“祖母,我娘可没不孝,你若是去衙门那也是诬告。县令大人查明说不准还会打你一顿板子。”

    顾娴苦笑了下,她还真忘记这一茬了。

    大金叔皱着眉头说道:“清舒,你从哪里听到这乱七八糟的东西?”

    清舒说道:“你们要不信尽可以问祖父,看朝廷是不是不认可休妻。对了,若是女方没有过错和离,不仅能带走嫁妆跟孩子,男方还得给补偿。”

    林老太太还真不知道这一出,当下心头一慌怒斥道:“你少在这妖言惑众。”

    清舒清清嗓子说道:“祖母,大明律-户律之卷第六婚姻篇里第十七条写得清清楚楚。”

    大金叔笑着道:“清舒,你竟还知道《大明律》呀?”

    清舒擦了眼泪说道:“当然知道,我老师有教的。”

    大金叔想缓和气氛,故意问道:“那除了《大明律》,先生还教了什么呀?”

    清舒倒不介意宣传一波:“音律、算学、书法、四书五经这些都要学。我老师说,让我好好学将来考京都女学。”

    林老太爷听了心头一动,然后和颜悦色地与清舒说道:“清舒,快下船回家去。”

    清舒才不愿意回去:“祖父,我怕现在回去祖母会打死我。祖父,你让我回县城吧?祖父,我真的很想安安。”

    再闹下去对谁都没好处。林老太爷点头道:“那你们回去,元宵再回来。”

    正好陈妈妈拿了东西过来,母女两人带着丫鬟婆子乘船回县城了。

    如彤去找了韦氏,将刚才在码头上闹的那一出告诉了她:“娘,原来祖母那些话都是吓我们的。”

    韦氏这些天哪怕被骂得体无完肤也还忍着,就是因为她怕被林家休掉。

    听到这话,韦氏不相信地说道:“怕是他们糊弄你祖母呢?”

    她其实也恨透了林老太太,可没办法,谁让她是儿媳妇呢!有道是十年媳妇熬成婆,只能忍着了。

    如彤摇头道:“肯定是真的。娘,祖父听了都没反驳。”

    韦氏虽是个滚刀肉,但她也不是蠢人:“就算是真的又怎么样?我要离了林家,你跟你哥怎么办?”

    顾娴不怕和离是因为顾家有钱,而且顾老太太又只她一个女儿,真和离了她也能回顾家。而她要和离坏了韦家的名声,怕是爹娘会直接打死她。更不要说,她舍不下两个孩子了。

    在回县城的路上,顾娴训斥了清舒:“清舒,你怎么可以顶撞你祖母?”

    清舒反问道:“不跟祖母顶嘴我们就不能回县城了。娘,你不想回那你怎么不留在桃花村伺疾?”

    顾娴噎了下:“可你也不能往外跑,你刚的样子与乡野村姑有什么区别?”

    清舒觉得这话很刺耳,上辈子杜诗雅就经常嘲讽她是乡野村姑:“娘,我本来就是乡野村姑。娘,你该不会以为我是什么千金大小姐吧?”

    顾娴气得不行:“清舒,你看你像什么样子?不仅顶撞你祖母,如今连我也顶撞。清舒,你的教养呢?”

    人的忍耐是有限的,清舒气恼道:“祖母骂我是短命鬼要打死我时你在哪?我就不明白了,人家当娘的都会护自己的孩子,可你呢?你不仅不护着我还总是帮着外人来对付我,我真是你生的不是捡来的?”

    顾娴被清舒喷懵了,半响后她才抖着手道:“那不是外人,那是你祖父祖母。”

    清舒呵了一声:“父慈子方孝。他们不稀罕我,我何必热脸贴冷屁股。娘,你要回去当孝顺儿媳妇你自个去别拉上我,我可不想将命丢在林家。”

    顾娴哭着骂清舒:“你的书都念念狗肚子里了?连最起码的孝道都没有了。”

    清舒很疲惫,轻声说道:“你知道吗?我巴不得早我生下来时你就将我溺死,这样我也不用受那么多的罪了。”

    想起上辈子的种种,清舒的眼泪潸然而下。上辈子她过得凄惨是自己没用,可连累得女儿早夭却是她无法言之的痛。

    看着清舒单薄孤寂的背影,顾娴的喉咙仿若被人卡住,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一直回到顾家,母女两人都没说话。

    见到顾老太太,清舒冲过去抱住她:“外婆,我好想你。”

    顾老太太乐呵呵地说道:“我也想乖乖了,这几天在林家可好玩?”

    清舒摇头道:“不好,外婆,我以后再不去林家了。”

    不用问也知道定是林老太太又闹什么幺蛾子了,顾老太太看顾娴脸色寡白说道:“你也好几日没见安安,去看看她吧!”

    顾娴看了清舒一眼,这才去后罩房。

    摸着清舒的头,顾老太太问道:“你娘又做了什么不着调的事惹你生气了?”

    清舒什么都没说,只是将头埋在顾老太太怀里。

    顾老太太摸着清舒的头柔声说道:“别难过了,你娘人有些糊涂别跟她计较。”

    要跟顾娴计较,她早就气死了。

    见清舒没说话,顾老太太说道:“等去了京城就好了,这几个月暂且忍耐一二。”

    清舒心头闷闷的,说道:“外婆,就娘这性子去京城也未必能好。”

    母女哪有隔夜仇,刚才虽气恼但事气消了这事也就过去了。

    顾老太太笑着道:“到了京城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不会让她插手你的事。”

    清舒嗯了一声说道:“外婆,我祖母说祖父有个相好的。外婆,你派人去查下看看这事是不是真的?”

    若是真的,可以借此做做文章。

    顾老太太有些着恼,说道:“小孩子家家的不要管大人的事。”

    其他也就罢了,这种事顾老太太真不愿意清舒去接触。

    清舒沉默了下道:“外婆,你去查下吧。”

    见顾老太太看着她,清舒最终还是说了实话:“外婆,不知道为什么我最近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外婆,这种感觉来得玄妙,但我很怕。”

    顾老太太却坐起来一脸严肃地问道:“什么时候你有这种感觉?”

    清舒有些讶异:“外婆,你相信我?”

    顾老太太点了下头说道:“当年你外公在海口贩了一批货准备坐海船回来,可出发前一天他总觉得心头不安。他怕出事就将启程的日子往后推了三日,结果那一日出行的船只都遭了飓风。”

    清舒有些感叹,她外公打下这片家业也是历经艰辛。可惜顾和平太没用,几年就将家业败光了。

    顾老太太摸了下清舒的头说道:“清舒,外婆不会让人欺负你们姐妹的。”

    清舒环抱着顾老太太的腰说道:“外婆,等我长大了,换我来保护你。”

    顾老太太很欣慰。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