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132章 恩科

第132章 恩科

    大管家将四千两银票交给顾和平,说道:“平爷,你以后好自为之吧!”

    顾和平接了银票,颤着声说道:“大管家,你帮我与母亲说一声,我想再见她。”

    大管家摇摇头道:“平爷,事已至此再见面又有何意义呢?还有,老太太现在是你伯母不再是你母亲了。”

    顾和平失声痛哭。

    失去了才知道珍惜。这些日子顾和平想起以前顾老太太对他的好,心里悔恨不已。

    大管家看着他这样心生不忍,不由多说了一句:“平爷,剩下的几百两银子你别再给其他人自己拿着吧!否则,你跟少爷姑娘真会流落街头的。”

    说完,大管家叹了一口气就走了。

    清舒知道银票都交给了顾和平,说道:“幸好我们明年就离开这个地方了,若不然他肯定还会求上门来的。”

    顾老太太笑道:“就算不去京城,我也不会再搭理他了。律法宗法上顾和平都已经不是我儿子了,丢开手不管也无人指责。”

    清舒摇头道:“话是这么说,可到底还是膈应。”

    不仅顾和平跟三房的人让人膈应,林家的人也一样让人厌烦。离了这里,她才能真正舒心。

    下午放学后,清舒回来看见顾娴面露喜意。不等她问,顾娴就高兴地说道:“清舒,朝廷要开恩科了,恩科的时间定在四月。”

    对寒窗苦读的学子来说,开恩科意味着多了一次考中的机会。

    清舒整个人僵住了。

    顾娴见她木呆呆的,问道:“清舒,你怎么了?清舒,你爹明年四月又要下场这颗是大喜事,你怎么还不高兴?”

    清舒回过神来,勉强笑道:“没有不高兴,我只是太意外了。娘,朝廷为何突然开恩科了?”

    顾娴顿了下,说道:“玉贵妃产子,皇上一高兴就下旨开恩科选拔人才。”

    清舒握紧了拳头,费了好大劲才稳住自己:“娘,我还要练字。娘,我先去练字了。”

    说完清舒就急匆匆跑去书房,她怕再留下来会让顾娴看出异样。

    顾娴忍不住跟陈妈妈抱怨道:“这孩子,练字难道比她爹的前程还重要?”

    陈妈妈笑着道:“姑娘这般勤奋,太太你该高兴才是。”

    顾娴苦着脸道:“按理来说是高兴,但这孩子……算了,爱学习总归是好事。”

    其实顾娴心里有些怕清舒的。只是这话她不好对任何人说,哪怕是信任的陈妈妈。这当年的怕女儿,太没面子了。

    清舒进了书房就将娇杏轰出去,然后坐在椅子上紧紧地抓着椅子的扶手。

    上辈子也是玉贵妃产子皇帝龙心大悦下旨开恩科,而林承钰就是在这次的恩科之中考中了进士。

    会试三年举办一次,今年五月会试那些落榜的举子大半都回去了。而开恩科的圣旨是腊月颁布的,像江南这边二月开始转暖,举子赶去京城不出意外还是能抵达的。可问题是赶了一个多月路,人还没恢复过来就要考试,连考九天有几人身体吃得消的。而北方那些天寒地冻的地方,三月雪都没化根本无法去京城赶考。林承钰才学并不出众,能考中进士全是运气好。

    清舒喃喃地说道:“难道这一切真的不能改变吗?”

    说这话,清舒摇头道:“不,外婆还活着,娘跟妹妹也都还活着。我也不可能再重蹈上辈子的命运。”

    这样想着,清舒也慢慢地冷静下来。

    顾老太太进屋的时候,看见清舒正在研磨:“清舒,你爹明年四月要下场这事,你娘告诉你了吗?”

    清舒看着顾老太太面露忧虑之色有些奇怪,外婆又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为什么一副担心的样子呢?

    清舒直接问道:“外婆,这是好事,怎么你一脸的担忧?”

    顾老太太摇头道:“清舒,这是祸不是福,又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见清舒看着她,顾老太太解释道:“皇上若是没儿子,现在得了儿子兴奋之下开恩科倒也能理解。可他已经有七个皇子,而且太子还是嫡长子名分早已定下,他这般做将来定会引来储位之争。”

    清舒觉得顾老太太料事如神。她进京的时候,几位皇子为储位就争斗得很厉害。嫁入忠勇侯府后几位皇子的争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朝中的大臣没几人能独善其身,大半都卷入其中,

    “清舒,你在听我说吗?”

    清舒回过神来,笑着说道:“外婆,爹就算考中也不过是个小官。等满了三年后就让他谋个外任,离京城远远的就是。”

    顾老太太闻言笑道:“你说得很对,是我杞人忧天了。你爹真考中了,到时候让他谋个外任远离京城的是是非非。好了,清舒你继续练字,外婆出去了。”

    外孙女将来可是要考文华堂,她可不能留下来打扰了她。

    看着顾老太太的背影,清舒面露忧愁。她其实并不担心朝堂上的是非,那离她们很远,她怕的是林承钰跟崔雪莹勾搭在一块。

    腊月十八这日,傅苒带着坠儿回府城。傅苒的父母还健在她每年都要回家过年,平日里回得并不多。

    见岳香香有些落寞,傅苒笑着说道:“香香,虽然先生明年不再教你,但你也不能偷懒了。每日都要写十张大字,再将《论语》背熟。还有我教的那些课程,你在家也要好好温习。”

    清舒很自律,平日里不用人督促她都很刻苦。所以,不用她提醒。

    岳香香点了下头。

    傅苒的马车很快消失在众人的眼中,顾老太太招呼两人进屋:“这里风大,赶紧进去暖暖身子。”

    清舒看岳香香没精打采的,握着她的手说道:“香香姐姐,老师正月就回来了,不过是半个月的时间又能见了。”

    香香摇头道:“可是明年我不能再跟先生学了。”

    被人嫌弃的滋味真难受。

    这个话可不好接,清舒笑着转移了话题:“香香姐姐,马上就要过年了,澜姨给你做了什么新衣服?”

    说起新衣裳,岳香香越发郁猝了了:“做了两套红色的衣裳。清舒你是不知道,我娘每年过年给我做的新衣裳都是大红色。”

    导致她对新衣裳一点期待都没有。

    清舒笑了起来:“我过年的衣裳也是红色的,外婆说过年就该穿的喜庆。”

    岳香香撅噘嘴道:“外婆每次给你做衣裳都是好几套地做,而且各种颜色都有。不像我过年只两套,而且还都是红色的。”

    清舒笑着道;“你可以跟澜姨提下,说做一套红色的就好。”

    岳香香摇摇头:“提了,没用。”

    所以她希望自己快快长大,这样她的事情就能自己做主了。

    ps:求下推荐票,也希望亲们多多留言,拜托了。另:今天有加更。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