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119章 大明律(1)

第119章 大明律(1)

    练完功回来,清舒看着路边开得正盛的花朵忍不住哼起了曲儿。

    岳香香听到后,笑着问道:“清舒,什么事让你这般高兴?”

    狗剩这事不宜告诉别人,清舒笑呵呵地说道:“不告诉你。”

    “切,不说不说,我还不稀罕知道呢!”话是这么说,岳香香还是巴巴地看着她。

    清舒转移了话题,问道:“澜姨最近很忙吗?我娘昨晚念叨好久没见澜姨了。”

    岳香香点头道:“嗯,我祖母生病了。我娘这些天要去照料她。我原也想请假去伺疾,可我娘没同意。”

    清舒笑着道:“澜姨能照料好你祖母,你去干啥?你好好念书,你祖母跟澜姨都会很高兴的。”

    岳香香闻言,苦哈哈地说道:“我娘说那么贵的学费若不好好学习,就对不起她跟爹的辛苦。可是我已经很努力了,她却从来不夸我一句。”

    清舒笑着道:“我娘也从没夸过我,还总说不能骄傲自满。”

    “啥?姨母竟然没夸过你?”

    她可是知道清舒有多刻苦了。她觉得自己已经很努力,可跟清舒却没法比。

    清舒点头道:“大人都是这样的,你不需要介怀。不过我们是为自己念书的,不是为她们念的。所以,咱得好好学。”

    岳香香掐了一把清舒的脸颊,被清舒拍开以后哈哈笑:“清舒,明明你比我小一岁可有时说起话来老气横秋的,跟我娘似的。”

    清舒心头一跳,然后装成不高兴地说道:“你不喜欢,那我以后不说了。”

    岳香香赶紧哄了清舒:“你别生气嘛,我以后不说了。”

    两人说说笑笑地到了紫藤苑。

    上课后,傅苒各给了两人一本《论语》。傅苒说道:“今日开始,我们学论语。”

    岳香香捧着书一脸疑惑地问道:“先生,这《论语》是考科举的书,我们又不用考科举干嘛学它?”

    傅苒说道:“以后你们考学,也要考到四书五经里面的知识。”

    既是入学要考的东西,自然是要学的。

    岳香香不相信地说道:“老师,女学的入学考试有这般难吗?”

    傅苒问道:“县里跟府城的女学的入学考试不会这般难。”

    “啊……既不会考,为何还要学这个。”反正她是不喜欢学这些东西。每次听到她哥背《论语》,她就想睡。

    傅苒笑着说道:“我是是说县城跟府城的女学不会考这个。金陵女学以及京都女学,都会考到这些。所以除了《论语》,《中庸》《太学》这些以后都要学。”

    岳香香的脸顿时垮下来了。

    上完一节课,岳香香跟清舒抱怨道:“咱们又不考金陵女学,干嘛学这个?”

    刚才她听得都打瞌睡了,想到以后每天都要听这些课程她就觉得暗无天日。

    清舒说道:“老师既让我们学,肯定是这些书中有的东西对我们以后有用。”

    岳香香嘀咕道:“有什么用?半点用都没有,完全是浪费时间。”

    第二节课还是学的《论语》。傅苒看到岳香香无精打采的模样并没多说,她要教的是清舒,岳香香只是附带的。学得好,她也愿意多费心。不愿意学,也不强求。

    下午,头节课顾娴给了两人每人一本书。岳香香看着这书厚厚的,接过来一看竟然是《大明律》。

    傅苒说道:“要想写出一笔好字,关键还是得自己多练。以后你们碰到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私底下来问我。从今天起,你们开始学《大明律》。”

    岳香香听到这话觉得眼前一黑:“老师,我们做不了官判不了案也当不了状师,学这个干嘛?”

    傅苒看了她一眼,说道:“你若是不想学可以不学,我不勉强。”

    岳香香不敢说话了。

    傅苒这一节课,只讲了第一篇刑律里的《谋反大逆》。讲完以后,还举了前朝的两个谋反大逆的例子。

    下完课,岳香香拉着清舒的手说道:“清舒,这东西太难了,咱们一起去跟先生说咱不学了好不好?”

    这个东西比论语还难。

    清舒是成年人的思维,她觉得学律法比诗经书法这些都有用。所以哪怕《大明律》不好学,她也下定决定要学好。

    岳香香推了下清舒一下:“我跟你说话,你在发什么呆呢?”

    清舒回过神来,摇头说道:“我们去了也没用,老师不会改变主意的。”

    岳香香不高兴了:“试都没试,你怎么就知道先生不会改变主意呢?”

    清舒说道:“书法课老师每日也就指点下我们,老师教得很轻松。可这《大明律》晦涩难懂,我们觉得难,老师教得也一样不轻松。”

    “什么意思?”

    清舒道:“老师这般费心费力教我们,我们该珍惜哪还能嫌弃。”

    岳香香却是不高兴地说道:“可这些东西我们学了也没用,干嘛浪费时间。”

    有这时间还不如去玩,或者睡觉也成。

    清舒摇摇头道:“香香,老师不会教我们没用的东西。”

    岳香香见说不通清舒,很是气馁。

    两人并不知道坠儿就在她们后面不远处,等两人分开以后她才折回去。

    傅苒笑着道:“清舒当真是这般说?”

    坠儿点点头。

    新儿也有些奇怪:“主子,清舒姑娘才三岁,你让她学《大明律》是不是有些操之过急呀?”

    别说小孩,就是大人也很少有人会去看这书。不仅条文多还要咬文嚼字,不是一般的难学。

    傅苒反问了一句:“你看清舒不是学的很认真吗?”

    说完,傅苒笑了下道:“放心,若是她学不进去,到时候就停了这门课。”

    坠儿说道:“主子,我觉得姑娘会学好这门课程的。”

    “哦?你对她这么有自信?”

    坠儿说道:“姑娘身上有一股劲,一股狠劲。她既觉得这门课程有用哪怕再难她也会努力学好的。”

    新儿听了这话道:“有时候我真觉得她不像是个孩子,倒像是个历经沧桑的人。”

    傅苒淡淡地说道:“亲娘不靠谱,亲爹不是个善茬。身在这样的家庭再不早点懂事,将来母女几人都得被人生吞了。”

    虽然没见过林承钰,可透过林家的人也知道这人不是个好的。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