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90章 段小柔的恨(1)

第90章 段小柔的恨(1)

    卯时三刻,不用人催清舒就起来了。洗漱好,清舒拿了两个水煮蛋一边吃一边走。

    段师傅看着清舒有些心疼地说道:“姑娘,你该好好休息两天才是。”

    昨日顾娴难产,他知道后也很担心。一旦顾娴有个意外对顾老太太跟清舒都是严重的打击,好在最终母女平安。

    清舒说道:“师傅不用担心,我昨天很早就睡了,现在精神很好。”

    段师傅不是个多话的人,看清舒气色确实不错点点头道:“那你重温下之前学的。”

    清舒如以往一样先练了下腿功跟腰功,然后蹲马步。

    两刻钟以后,段师傅与清舒说道:“今日开始教你练拳。”

    清舒以为至少得练半年的基本功才能学功夫。再没想到现在就能开始学功夫了,这真是意外的惊喜。

    段师傅看她眉开眼笑的样子,好笑道:“基本功是根基,根基没打牢学的功夫也只能是花架子。所以基本功不是练半年,至少要坚持三年才成。”

    清舒疑惑了,那怎么现在就练拳呢!

    段师傅说道:“这套拳法能强身健体,等你练好了以后就不会总生病了。”

    清舒囧了。

    练完功清舒取了毛巾擦汗,就看见一个穿着蓝色棉布衣裳的女子,由娇杏扶着走了进来。

    娇杏说道:“姑娘,这是段姑娘。”

    清舒朝着段小柔福了一礼,笑着说道:“段姐姐。”

    姐姐这个称呼,她可不敢受。不过清舒这般叫,让她心情大好。

    段小柔笑容满面地说道:“我比你娘小一岁,你叫我姨母就好。”

    段师傅看着身体羸弱的女儿关切说道:“这里风大,有什么话进屋去说吧!”

    进了屋,段小柔朝着段师傅说道:“爹,你出去下,我跟清舒说会话。”

    段师傅点头道:“好。我就在外面,有什么事叫我。”

    清舒有些羡慕地看着段小柔。段师傅虽然看起来严肃,但却是个关心疼爱女儿的好父亲。再看看林承钰,咳,还是别比了,省得影响心情。

    段小柔与娇杏说道:“娇杏,你也出去下,我想与姑娘说说话。”

    娇杏看向清舒,见她点头这才出去。

    段小柔说道:“清舒,我听说听我娘说是你执意要将姑太太带回县城的,你祖母叔叔要拦着也没拦住。”

    清舒哑然失笑:“这事如今都传遍整个府邸了?”

    看样子很快就要传遍整个县城了。不过,她一点都不后悔。

    段小柔笑了下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但我很佩服你。清舒,当时你不怕吗?”

    “怕什么?”

    段小柔说道:“你忤逆祖母,打了叔叔,你不怕林家的人厌弃你?不怕外人对你指指点点吗?”

    清舒觉得段小柔的问题很奇怪,不过看在段师傅的份上她还是回答了:“我祖父祖母他们本来就不喜欢我,厌弃就厌弃了。至于外人,他们爱怎么说怎么说了,反正我又不会掉一块肉。对我老说,我娘跟妹妹才是最重要的人。”

    段小柔摇头道:“你还小,不知道流言蜚语的厉害。若别人都说你是一个目无尊长蛮横粗野之人,别人都会避着你疏远你。”

    清舒更奇怪了,说道:“你怎么会这么想?师傅知道了这些事也一样教我武功,我先生也知道这事,她还夸奖我呢!就是香姐姐香,我相信她知道这事也觉得我做得对。”

    段小柔反问了一句:“要万一她觉得你做得不对指责呢?”

    清舒笑着道:“我对香香有信心。不过,若她真如你所说,这个朋友不要也罢。”

    段小柔一怔:“你不难过吗?”

    她被毁亲时,听到镖局那些婶子说都是她不温柔长得也不好看董武才不愿娶她。那时,她难过得日日落眼泪。

    “有什么好难过的?道不同不相为谋,早些认清也是好事。”

    段小柔苦笑一声:“很多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她觉得若香香与清舒疏远,清舒肯定会很难过的。

    “做都没去做怎么就知道难呢?而且很多事真去做了,你就会发现其实并没想象的那般难,就如习武,我不仅没觉得辛苦,反而觉得很有趣。”反正现在,清舒是很享受这个过程的。

    段小柔竟然不知道怎么回清舒了。

    清舒犹豫了下问道:“我听说你被休时气得吐血晕倒,然后就一直病着,这事是真的吗?”

    段小柔有些难堪,但还是点头说道:“是。他们见我爹得罪温良泽,怕受牵连就将我休了。”

    说完,段小柔解释道:“这个温良泽是林巡抚宠妾的弟弟,仗着林巡抚的势欺男霸女为所欲为。有次调戏我们镖局一个镖师的女儿,我爹看到了打了他一顿。他怀恨在心,报复我爹。”

    清舒问道:“你有没有因此事儿怨恨段师傅?”

    这话问得有些犀利,段小柔沉默了下说道:“最开始有,现在没有了。”

    还算有救。

    打开了话匣子,段小柔说道:“我也知道自己应该放下。可是我放不下,我恨他们,恨不得抽他们的筋扒他们的皮。”

    “他们?”不应该只是前夫一人,怎么还变成两个人了。

    段小柔嗯了一声道:“我爹收了两个徒弟,大徒弟叫董武。收他为徒时就说好要做上门女婿的,可后来他叛出师门另娶他人。后来陶乐章上门提亲,求亲时发下毒誓会对一生一世对我好,若违背誓言死无葬身之地下十八层地狱。可我爹一出事,他就变了脸将我休弃。”

    “休弃?不应该是和离吗?”

    本朝与前朝不一样,除非是犯下大罪否则只能和离不能休弃。若不然,可以告官。

    段小柔说道:“是和离,不过是以无子不孝父母口舌和离的。我们不服告官,可因为温良泽从中作梗这官司我们输了。”

    说这话的时候,段小柔充满了恨意。

    清舒有些疑惑地问道:“你与我说这个做什么?”

    段小柔说道:“我只要一想到这些人活得好好的,我就恨得不行。可是以我的能力,根本无法报仇。

    清舒终于明白段小柔的目的,她是想让自己为其报仇。

    如她所预料的那般,段小柔说道:“清舒,只要你帮我报仇,我让我爹将毕生所学都传授给你。”

    清舒看向段小柔,摇摇头说道:“我不会帮你报仇的。”

    段师傅武功好,她是都想学。可为了习武搭上自己以及家人,那得多傻叉呀!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