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55章 习武(1)

第55章 习武(1)

    顾老太太特别叮嘱清舒:“先生大概下旬会到。这段时间你要好好温习,别到时候掉链子。”

    虽只是叮嘱她好好温习,但清舒却明白话里的意思。这位先生会对她进行考核,若是不过关就不会教她了,毕竟人家也不会自砸招牌。

    清舒点头说道:“外婆你放心,我会好好温习,一定让先生收下我。”

    顾老太太笑着点头。一点就透,这么聪明的孩子傅苒若是不收那绝对是眼瞎。

    下午的时候,顾二太爷上门相求顾老太太:“大嫂,三弟要休妻。如今三房闹得不成样子,大嫂你过去劝下三弟吧!”

    中午的时候袁氏带了人去前河街,砸开了门将花娘打了个半死。不得不说袁氏的战斗力还是很彪悍的,那花娘干不过她。

    一向畏妻的顾老三,在那花娘的楚楚可怜的眼泪攻势下怒吼着要休妻。

    袁氏在家里一向称王称霸,听到顾老三要休妻大怒之下将顾老三挠了个满脸花。

    当时围观的人很多,顾老三觉得自己的脸面被袁氏踩在地上。盛怒之下真写了休书,若不是顾和光拦着袁氏都被赶出去了。

    顾老太太闻言很开怀,笑着道:“老二,我早就说过,我跟袁氏老死不相往来。”

    袁氏跟顾老三鱼死网破她都不会管,反正两个都不是好东西。

    顾老二苦着脸道:“大嫂,三弟这次也不知道吃了什么迷魂汤,竟死活要休妻。和光跟和平都求我过去劝说,可两人都不听我的劝。”

    顾老太太说道:“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他们家的事你也别管了,。你要觉得烦可以访亲探友!”

    “可万一休妻……”

    顾老太太轻笑道:“放心,老三什么人你还不清楚,他不可能会休妻。”

    顾二太爷回去后就收拾东西去了府城了,顾和光再上门来求已经找不着人了。

    清舒听到这个八卦,问了顾老太太:“外婆,三外公真的能休妻吗?”

    袁珊娘这个毒妇,就是袁氏这个居心叵测的人招来的。虽然没见过,但只透过身边的人以及她做的事就能猜测出是个贪婪自私的人。

    顾老太太摇头说道:“如今已经没有休妻一说,不想过了只能和离。三房的家财全都握在袁氏名下,若是和离他就得被扫地出门,以后吃穿都成问题。”

    老太太看得很明白,所谓的休妻不过是一场闹剧。

    清舒顿觉没意思了。

    顾老太太却是趁机教导清舒,说道:“乖乖,以后你一定把控住家里的钱财把。清舒,这钱放在自己手里才最安全。”

    正是因为手头有钱,她从不担心养老的问题,就是担心老了病了没人陪会孤单。

    清舒点头道:“外婆,我会的。”

    钱的重要性,清舒非常清楚。当初若不是她藏起来的那一大包首饰,她也不可能让那一帮乞丐协助她杀了崔建柏。

    见清舒将她的话听进去,顾老太太也就将三房的事丢之脑后了。

    这日下午段师傅就带着妻儿住进了顾府,因为顾老太太的要求他们对外是说来顾府当护院的。

    顾老太太见了段师傅,说道:“从明日开始,我家乖乖每日清晨跟下午跟你习半个时辰的武。”其他时间,清舒得读书练字。

    段师傅自然不会有异议。

    第二天清晨,段师傅看到打扮成小厮模样的清舒愣住了:“姑娘为何这般打扮?”

    清舒笑着解释道:“我娘若是知道肯定不让我习武的,所以还请师傅别对外说。”

    段师傅看着她一本正经的样子,当即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么大的事是瞒不住的,你还是如实与你娘说,争取得到她的同意。”

    清舒摇头说道:“我娘性子顽固说不通的。段师傅,只要你不对外说我娘她暂时不会知道的。”

    从主院到段师傅所在的院子并不远,绕近道很快就到了。不过就是中间要过两道门,这两扇门平日都是上锁的,要天亮以后才会打开。只要警告知情的人不让他们乱说就能瞒住顾娴。

    段师傅点头道:“你放心,外人都知道我来顾府是当护院的。”

    堂堂一个总镖头沦落到教一个小姑娘,这么没脸的事段师傅更不想让人知道。

    清舒满意地点了下头,说道:“师傅,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段师傅先教清舒压腿。

    清舒迟疑了下问道:“我听说习武是从站桩或者蹲马步开始的。”

    一听这话,就知道是门外汉了。

    段师傅笑着说道:“基本功包括腿功、腰功、肩功和桩功,我们先练腿功。”

    清舒问道:“练这个的作用是什么?”

    段师傅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说道:“等你练好以后,你就知道有什么用了。”

    不是装高冷不回答,而是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以前师傅怎么教他就怎么学,哪有那么多问题。

    清舒哦了一声,没再问了。

    段师傅说道:“第一步,正压腿。左脚跟放在木桩上,脚尖勾起两腿伸直,双手扶按在左膝上,上体立腰向前下方振压,用头顶尽量触及脚尖。”

    清舒照着做了。

    段师傅板着脸说道:“两腿都要伸直,不能弯,一定要伸直。”

    听起来以为很容易,等真正做起来才知道多不容易。腿要伸得笔直弯一点就得重来,腰立起来胸也得挺起来,稍微动一下又得重来。

    见清舒有些烦躁,段师傅说道:“来,照我说的,深呼吸,放松……”

    只正压腿,清舒就练了半个时辰。

    段师傅看着满头大汗的清舒,神色柔和地说道:“已经半个时辰,你可以回去了。”

    清舒给段师傅行了一礼,诚恳地说道:“辛苦师傅了。”

    她知道习武不容易,却没想到这般难。

    段大娘看着丈夫心情不错,问道:“这孩子资质很好吗?”

    段师傅摇头说道:“资质一般,不过忍耐力很强,比我预期的好得多。”

    习武的苦,他这个过来人还能不知道。

    段大娘问道:“你看她能坚持多久?”

    当初段师傅也准备教女儿武功,可段小柔吃不了这个苦,咬着牙坚持了三天就死活不学。因为是独女狠不下心来,所以习武的事就不了了之。

    段师傅沉默了说道:“这孩子身上有一股劲,应该可以坚持下来。”

    段大娘是巴不得清舒能坚持下来,这样也不用担心辞退了。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