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48章 竹篮打水一场空(2)

第48章 竹篮打水一场空(2)

    袁氏扑向了花妈妈。

    花妈妈早防备着袁氏撒泼,见不对劲忙往旁边躲开。袁氏想止步,可已经迟了。

    头撞到了门框上,袁氏眼冒金星。

    宣氏上前扶住袁氏,急问道:“娘、娘你怎么样?”

    袁氏捂着头,强撑着道:“我知道大嫂不喜欢姗娘,但你们也不能这么污蔑她。”

    花妈妈从袖子里掏出两个人偶扔到婆媳两人脚下:“这脏东西,是从那毒妇的床底下搜出来的。”

    宣氏吓得往后退了两步。

    袁氏头都快要炸了,可她还是强硬地说道:“不可能,这一定是有人栽赃陷害。”

    说完,袁氏大声叫嚷道:“对,一定是汤氏想要将家产留给顾娴,所以才用这般卑劣的手段逼走我儿。”

    姑侄两人,还真是一个德性。

    花妈妈说道:“我家老太太诅咒自己跟姑奶奶来污蔑袁珊娘?袁牡丹,你跟袁珊娘不愧是姑侄两人,都一样的恶毒不要脸。”

    “你这个下贱……”

    花妈妈可不怕袁氏:“你要再敢口出恶言,可别怪我不客气。”

    看着花妈妈旁边两个举着胳膊粗的棍子的家丁,袁氏怂了。

    宣氏小心翼翼地问道:“娘,现在怎么办?”看来,事情已经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袁氏头昏沉沉的,可她还是说道:“去秀水街。”

    花妈妈厌恶地看了一眼袁氏,然后俯身将两个人偶捡起来。

    秀水街的宅子是两进的,住一家人是绰绰有余了。

    顾和平正在搬东西,远远就看到袁氏跟宣氏两人:“娘、大嫂……”

    走近才发现袁氏额角肿了一大块,顾和平忙问道:“娘,你怎么了?”

    顾和平过继到大房,按理来说只能喊袁氏为三婶了。只是袁氏总是哭诉当初过继他是不被逼的,这些年她有痛苦多难受。顾和平是个耳根子软的,就开口叫了一声娘。有一就有二,开始还只是两人单独相处才这么叫,后来在外也这么称呼了。

    扫开顾和平伸过来的手,袁氏问道:“我听说你主动搬出来,这事是不是真的?”

    顾和平眼神顿时黯淡下去:“母亲要我休了姗娘,我不愿,母亲就说要我搬出来。”

    袁氏顿觉天旋地转。

    宣氏问道:“伯母说姗娘咒骂她还做了人偶诅咒她,所以才要你休妻?和平,这事是不是真的?”

    她跟袁珊娘也打了许多交道,深知对方的为人。袁珊娘恨毒了顾老太太,会做人偶诅咒老太太,她并不觉得奇怪。不过这事事关重大,还是得问下稳妥。

    顾和平矢口否认:“大嫂,这都是污蔑。我问过姗娘,她说没做过什么人偶。”

    宣氏发现这小叔子是个傻的,试想哪个杀人犯,会主动承认自己杀人的?

    以前婆婆笼络住了顾和平,她还非常欢喜。毕竟大房那么有钱,手指缝漏点就够他们好活了。现在,她却有些担心了。

    袁氏拉着顾和平的胳膊说道:“走,回去给汤氏道歉,然后搬回去。”

    顾和平不愿:“娘,既然她不稀罕我这个儿子,我也不上赶着。”

    袁氏吼道;“你是不是蠢啊?你现在出来,大房的一切就与你无关了。”现在去道歉,还有挽回的余地。

    顾和平不愿,都被赶出来,再求着回去他的脸还要不要了。

    见他执意不回去,袁氏气晕过去。

    “快去请贺大夫来。”

    宣氏却是说道:“还是送了娘去药铺吧!”她担心贺大夫不会来。

    顾和平没同意。宣氏拗不过他只得顺了他的意,将袁氏挪到屋子等候。

    老太太在太丰县的风评一直都很好,反倒是顾和平跟袁珊娘两人的名声不怎么好。他们夫妻搬出去,知道的人认定是两人做了什么让顾老太太容忍不了的事。

    就在这个时候,顾府的人就将袁珊娘做下的事宣扬了出去。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没半天这事就传遍了大半个太丰县。而顾和平,被众人深深地同情了。这得多傻,才会为了个毒妇抛弃万贯家财不要。

    贺大夫在铺子里忙活不知道外面的事,但不妨碍有人告知他。所以,他一口回绝了。

    等了半天小厮才回来:“老爷,贺大夫要坐诊来不了。说要看病,就去药铺。”

    顾和平恼了:“以前不都是上门看病,今日怎么就走不开了。”

    宣氏看了一眼顾和平,还真是个傻的。她这小叔子到现在还不知道,他搬出顾家意味着什么,又将面临什么。

    无法,顾和平又让人去请了个大夫来。

    把了脉,这位大夫与两人说道:“令堂是怒气攻心才晕倒的。人上了岁数的人受不得气,你们做晚辈的得顺着她点。”

    宣氏忙问道:“那我娘额头上的伤要不要紧?”

    大夫说道:“等会跟着我去铺子拿一瓶化淤青的药,涂上三天就好。”

    说完,这位大夫取了个棕绿色的瓶子出来。瓶盖一掀开,屋子就弥漫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味道。

    宣氏强忍着,才没吐出来。

    袁氏醒过来,就朝着顾和平说道:“去将袁珊娘叫来。”

    其实袁珊娘早知道袁氏来了,只是她不想被骂,所以拖着不过来。

    顾和平是个孝子,立即让人去将袁珊娘叫了过来。

    “啪……”一巴掌扇在袁珊娘脸上,白皙水嫩的脸现出了五道红红的手印。

    袁氏打完后还怒骂道:“你个祸害,你知不知道这样做会害死和平的。”

    袁珊娘心里恨得不行,但她不敢表现出来。没办法,顾和平是孝子:“姑母,我知道是我连累了表哥,可我也没办法。”

    顾和平帮着说好话:“娘,母亲她一直都不喜欢姗娘早就想让我休了她,这次不过是借着清舒的事发作。”

    袁氏怒气冲冲地说道:“她让你休,你就顺了她的意,等你继承了家产你想怎么做都没人拦着。现在好了,什么都没有了。”

    袁珊娘说道:“娘,大房就表哥一人,哪怕我们搬出来,家里的产业也都是他的。”

    “你个蠢货,和平被分出来汤氏完全可以再过继一个孩子。二房孙辈那么多,那老太婆定是想从他们那过继一个。”她十多年的谋划,就这么付之东流了。

    还真当她袁珊娘蠢呢,若是表哥顺了老妖婆。她前脚被休,后脚老妖婆婆就会给表哥再娶房媳妇,而她就成了下堂妇。那她别说什么荣华富贵,怕是连现在这样安稳日子都没有了。

    没等袁珊娘开口,就听到小厮进来说要拿银子去抓药。

    顾和平朝着袁珊娘说道:“去拿十两银子给阿钟抓药。”

    袁姗娘应了一声,转头却只给小厮五两银子。不过吃两幅药,哪就要十两银子。他们现在只有两千两银子。用一分就少一分,得省着点花。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