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有悍妻怎么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20章 甘露寺(2)

第20章 甘露寺(2)

    “咚、咚、咚……”

    悠扬浑厚的钟声传到一行人耳中。清舒惊喜不已,拉着顾老太太的手问道:“外婆,是不是快到了。”

    顾老太太轻笑道:“听着钟声觉得很近,可望山跑死马。要到寺庙,还得再走两刻多钟呢!”

    清舒笑着道:“望山跑死马,我又学了一个俗语了。”

    三刻钟后,一行人终于到了甘露寺。

    甘露在太丰县名气很大,来上香的人不少。这不,刚到寺庙外,就碰到熟人了。

    巍澜走过来说道:“伯母今儿个也带了红豆来上香呀,早知道就一起来了。”

    巍澜跟顾娴是闺中好友,以前经常来顾家做客。所以,与顾老太太也极为熟稔。后来巍澜听从家里的安排嫁给了岳晓峰,如今岳晓峰是太丰县的县丞。

    清舒叫道:“澜姨,香香姐。”清舒在家养病的时候,巍澜带了小女儿过来探望。

    “我也是昨晚才决定来上香的。”说完,顾老太太看向巍澜的小女儿笑道:“小香儿又长高了不少。”

    巍澜笑着道:“哪长高了,挑食得厉害,一丁点的肉都不吃,哪像红豆,胃口好什么都吃。”清舒是无肉不欢,而岳香香正好跟她相反,最讨厌吃肉了。为了让她吃口肉,巍澜是费尽心思。

    顾老太太摇头道:“自从生病后,清舒胃口也没以前的好。每次都只一碗饭,而且也不怎么爱吃肉了。”

    岳香香可是亲眼看到清舒吃掉半碗红烧肉,因为太震惊到现在还记忆犹新。这会说清舒不喜欢吃肉,她很怀疑:“你真不爱吃肉了?”

    清舒点头道:“不是,只是没吃以前那么多了。”她不是不爱吃肉了,只是有意识地控制了量。她可不想再像上辈子那样做个胖子,穿衣服不好看不说,走出去还要被人耻笑。

    岳香香很是不能理解:“肉有什么好吃的,腻得很,而且吃多了还容易长胖。你看你现在不怎么吃肉了就变好看了,不像以前跟个肉球似的。”虽没胖成肉球那般夸张,但清舒确实非常圆润。

    以前岳香香也说过类似的话,清舒都被气哭了。

    巍澜怕清舒又哭鼻子,瞪了岳香香一眼后赶紧宽慰清舒道:“红豆,你别介意。你香香姐口无遮拦,回去后我就教训她。”

    清舒摇头道:“澜姨,我没事。香香姐说得对,我以前确实太胖了。”

    这段时间,她瘦了许多。以前圆乎乎的脸,如今已经能看出轮廓了。减肥已经初显成效,不过想要变得漂亮,还需要继续努力。

    顾老太太哭笑不得,这孩子原来不是口味变了,是怕太胖不敢吃肉:“你还小,等以后抽条了就不胖了。”

    清舒才不相信这话。上辈子,她直到嫁人还圆乎乎的。

    岳香香不赞同顾老太太的话:“红豆妹妹,你以后别吃肉了,现在这样这样好看。”

    巍澜有些尴尬地看着顾老太太:“伯母,这丫头口无遮拦你别介意。”

    顾老太太好笑道:“童言无忌,有什么好介意的。”她的心胸还不至于这般窄。

    清舒看向岳香香,摇头说道:“肉还是要吃的,要不然以后长不高。”

    岳香香瞪大了杏眼:“谁说不吃肉长不高,这是哄你玩呢!”这不是摆明在说她以后长不高嘛!

    “贺爷爷说的。”

    岳香香哑口无言了。

    巍澜有些讶异,这孩子以前不大爱说话,怎么病了一场嘴巴这般利索了。不过,这种变化也是好事。以前的红豆,太腼腆了。

    一行人到了大雄宝殿外,就有知客僧迎了上来。

    跨入殿内时顾老太太特意看了清舒一眼,见她东张西望只有好奇没半点不害怕,顿时放下心来。

    知客僧取了香给她们。

    清舒接了三根香朝着佛主做了三个揖,然后跪在蒲团上拜了三拜。

    拜完后,清舒心里默默地念着:“佛主,求你让我的囡囡投个好胎,得父母宠爱嫁个好人家,幸福快乐地过一生。”

    拜完如来佛主,又到宝殿后面拜了观音菩萨跟弥勒佛以及众罗汉。而每次拜他们,清舒就将这话在心里默默地念了一遍。

    出了大雄宝殿,岳香香轻声问道:“红豆妹妹,你刚才念叨什么呀?”就看见清舒嘴巴在动,却没听到她在说什么。

    清舒笑着道:“希望佛主保佑我,以后不要再跟以前那般胖了。”

    岳香香扑哧一声笑出了声,主动拉着清舒的手道:“红豆妹妹,以前没发现你这么有趣!”

    清舒不懂这有什么好笑的。不过小孩子的想法,她也不懂就是。

    上完香,顾老太太提出想见方丈。虽然清舒刚才没表现出异样,但只有见了方丈才能打消顾娴的疑虑。

    方丈无尘大师平日都在后院参禅念佛,并不怎么见客,寺里的事由专人打理。

    刚才顾老太太出手阔绰,捐了一百两的香油钱。就冲出手这般大方,知客僧也没好拒绝:“施主稍等片刻,容小僧去回禀。”

    过了一会,知客僧笑容满面地说无尘大师愿意见她们:“施主,这边请。”

    顾老太太朝着巍澜道:“一起去吧!”

    让巍澜跟着去,也有她的私心。巍澜与顾娴两人亲如姐妹,平日走动呃也很频繁。若是顾娴到时候不相信她说的,可以请巍澜做个见证人。

    巍澜点了下头。

    一行人进了禅房,顾老太太跟巍澜都双手合什:“见过无尘大师。”

    清舒也学着两人的样子双手合起,恭敬地说道:“见过无尘大师。”

    她讨厌何仙姑跟狮子庵里的师太尼姑,是因为这些人借着神佛的名义牟利,对于真正的得道高僧清舒还是很敬畏的。

    无尘大师阿弥陀佛一声:“几位施主,请坐。”

    无尘大师慈眉善目,神态安详,说话的声音沉稳宽厚,让人听了特别安心。

    老太太坐下后,将清舒往前推了一步:“大师,我这外孙女半个多月前病了一场。病好后,她祖母也不知怎么的非说这孩子中了邪,还请了乡野的神婆驱邪。大师,还请你帮忙看看。”

    巍澜有些诧异。

    “孩子,抬头看着我。”

    清舒抬头看向无尘大师,她又不是孤魂野鬼自不惧任何人。

    无尘大师看着清舒,神色瞬间严肃起来了。这孩子的面相,他竟看不透。

    顾老太太担心得拽紧了手。万一无尘大师说清舒被妖邪附体,可如何是好。

    巍澜跟岳香香,也紧张起来。

    良久,无尘大师轻声道:“这孩子并非妖邪入体,只是开窍了。”

    见几人疑惑,无尘大师没有多做解释,只是道:“顾施主不用担心,这是小施主的福运。”

    既说是福运,那就是好事了。顾老太太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重磅推荐: 维基阅读网